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19章 私房

    崔九贞不知这话是何意,有些谨慎地接道:“只是些小心思罢了,无伤大雅就好。”温老夫人看了她一眼,“你也莫与她计较太多,总归都是我欠下的债。”“外祖母这是何意?”“无甚,我听你...

    崔九贞不知这话是何意,有些谨慎地接道:“只是些小心思罢了,无伤大雅就好。”

    温老夫人看了她一眼,“你也莫与她计较太多,总归都是我欠下的债。”

    “外祖母这是何意?”

    “无甚,我听你父亲说,账册有问题?”温老夫人摸着她的头发,“铺子和田庄我都派人去查看了,确实亏损太多。”

    “您查过了?那那些账可对?”

    “近年的倒也对的上。”

    这话也就是说,往年的查不出来了。

    原主母亲死了这么多年,祖母也死了有六年,这要是做手脚,必然也找不出多少痕迹。

    “亏损的那些,外祖母替你补上,往后就都交给你自个儿打理,若有不懂的,就多问问……你祖父吧!”

    温老夫人说道:“你祖父是个能干的,有他在,你也可放心。”

    “您这儿我也放心,只是没想到出了家贼罢了。”

    “外祖母老了,许多事开始糊涂,帮不了你。”

    “外祖母哪里的话。”

    崔九贞抿唇,看这样子,外祖母也有些隐瞒。

    她也没有多问。

    这些东西从前不在她手上,往后可得紧紧抓住。

    无论哪里,都少不了钱财二字。

    又说了几句,崔九贞伺候温老夫人午歇,等人睡得沉了,这才离开。

    送她出来的是老夫人身边的洪嬷嬷。

    “大表姑娘见谅,老夫人她其实已经许多事记不大清了。”

    “记不大清?”

    崔九贞抿唇,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二表姑娘来的那日,老夫人还将她认成了从前的大小姐。”

    “这……”

    洪嬷嬷叹了口气,说起别的,“大小姐的陪嫁产业,确实是我们这儿疏忽,那些铺子田庄亏损最重,明明地段儿都是好的,可客源却被常年分走,甚至有几个私吞压货的。”

    她领着崔九贞去府里给她安排的院子。

    “……田庄也没见着收成,多数赔出去,老夫人已经交给姑爷了,想来等您回去就能接手一个干净的产业。”

    “这些年来,你们真的从未发现过这些问题吗?”

    洪嬷嬷摇头,“老夫人早几年便糊涂了。”

    她看着崔九贞,有些发黄的眼中似是含了千万句话,说不出口。

    “洪嬷嬷……”崔九贞皱起眉头,“您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一语惊醒,洪嬷嬷抹了抹眼泪,摇摇头,深深地看着她,“这是老夫人给您准备的,您收好,万不可让旁人瞧见,您记着,仔细看好了!”

    她偷偷从袖中拿出一个巴掌大的红漆木盒,塞进崔九贞的袖子里,让她拢好。

    “奴婢便送到这儿了。”洪嬷嬷退开行了个礼,躬身离去。

    崔九贞神色复杂,袖中的异物感让她警了警神,还好身边有茗香和玉烟早先就懂事地遮挡着。

    到了暂居的院子,她进了厢房挥退温家派来伺候的丫鬟,打开了那个木盒。

    里头不是别的,皆是地契田契,总共十几张。

    这可不是小手笔,就这样交给她了。

    崔九贞原本以为温老夫人待她这个外孙女即便有疼爱,也不会太多,毕竟书里原主出事她也没露过面。

    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她所想的那般。

    将盒子重新盖上,她递给玉烟,“收好,我这里不经过同意,不准任何人进来。”

    玉烟紧张地捧着木盒,“奴婢遵命,奴婢这几日就一步也不离开地看着。”

    崔九贞笑了笑,看向茗香,“你有空避开人偷偷打听下老夫人的病,多久了,都是个什么症状。”

    “是!”茗香一一记下。

    “如云暂且跟在我身边伺候吧!”

    崔九贞想了想又说道。

    闻言,茗香一顿,看了她一眼,有些犹豫,“如云年纪还小,对温府也不熟,不若让她守在屋里吧!”

    “跟着学学伺候人罢了,哪里需要她跑东跑西,再者说,不还有你么!”

    “……是!”

    另一边,温怡坐在临床的罗汉床上安抚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崔元淑。

    因着哭过,脸颊鼻头都带着微红,瞧着竟有些可爱。

    崔元淑羞怯地接过温怡递来的帕子,软软道:“让表姐见笑了。”

    温怡嗤笑,“我见笑什么,其他人见笑才是。”

    “对不住,我也不知怎么的,就是忍不住……”

    “成了,瞧你被欺负的样儿,除了哭还能作甚?”

    “表姐……”

    崔元淑有些羞恼,温怡见此也不再逗她,想到崔九贞,她带了几分嫌弃,“怎么许久未见,她跟变了个人似的,以往从不敢与我大声说话,今儿个倒是会呛声了。”

    “大姐姐在父亲母亲面前还是很好说话的,也就是不喜我罢了,才会连累表姐,都是我不好。”

    温怡摆摆手,“哪有你的事,我从前便不喜她,唯唯诺诺,如今换了脾气更讨人厌了。”

    崔元淑眸子轻闪,“父亲母亲都喜爱她,事事以她为先,表姐为何不喜她呢?”

    “这就是你为什么轻车简从灰溜溜地来我家的缘由?”

    温怡斜睨着她,崔元淑咬唇,低下头去,“我就是难受罢了,若是父亲母亲多喜欢我些该多好。”

    “唉……”温怡替她抹去了又滚到脸颊上泪珠,“想要就去争取,凭什么她能有你不能?”

    崔元淑立即摇头,眼睫颤动,活像蝴蝶扑扇着的翅膀,“不行的,母亲说得敬着大姐姐。”

    “你敬着她,她可顾过你?”

    “我……”

    “真傻,凭什么好处都得让给她?你也是嫡女,比她差哪儿了?姑姑也是,竟然帮着外人踩踏亲闺女。”

    她说这句话时,只想到了崔元淑与她是亲表姐妹,哪里想到,崔九贞与她也是一样的。

    “怡表姐,我真的可以吗?”崔元淑望着她,“若是父亲父母怪罪可生是好。”

    “怎会怪罪,届时喜欢你还来不及。”

    温怡笑道,心中已经有了思量。

    她又安抚了几句,见着崔元淑没事了才离开。

    隔着窗子,人声散去,崔元淑将手中的帕子随意扔在一旁,“外祖母可午歇下了?”

    菊叶奉上茶,回应道:“是,大小姐一刻钟前便离开了,奴婢看到老夫人身边的洪嬷嬷似是揣了什么东西给她。”

    崔元淑一顿,咬唇道:“恐怕是什么私房吧,也没见着外祖母这般喜爱我,他们都偏心!”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