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20章 麻烦

    “小姐莫哭。”菊叶急急道:“夫人是疼您的,便是您这回突然来温家,也是夫人连夜派人给舅夫人递了信儿,命人收拾出这院子来的。”“可她从不多看我一眼。”想到这里,崔元淑是真的...

    “小姐莫哭。”菊叶急急道:“夫人是疼您的,便是您这回突然来温家,也是夫人连夜派人给舅夫人递了信儿,命人收拾出这院子来的。”

    “可她从不多看我一眼。”

    想到这里,崔元淑是真的难过了。

    她不过也是想要母亲疼爱宠着罢了,可生为她的亲生母亲,她竟是从不多看自己一眼,更不曾抱过她。

    从她有记忆开始,身边围绕的除了丫鬟婆子,还是丫鬟婆子。

    而她的大姐姐若是什么时候病了,母亲却能衣不解带地连夜看着。

    她不懂,这是为何呀?

    难不成所有的东西,都要是她崔九贞的吗?

    想到这里,她掩下了眸子,看着茶碗中的浮叶。

    须臾,饮尽了还并未凉下的茶水。

    入口有些烫,却让她的心安沉了下来。

    晚间时候,温大老爷和温家两兄弟也到了老夫人院里。

    问过安后,温大老爷看着崔九贞询问了几句,得了回应,他便没有再多问。

    温家的两兄弟倒是对崔九贞颇多好奇。

    明着暗着打量多次。

    “贞表妹明儿个可要去我的兽园玩玩?”少年伸过头来,唇红齿白,瞧着模样倒是不错。

    崔九贞认出此人是温悸,温家幼子,她记得他还烧过原主的裙子。

    且是崔元淑的绝对拥护者。

    从前来过几次温家,原主哪次都被他欺负。

    这回说要去他的兽园玩儿,准没好事,不过一个院子养了些禽便敢称兽园了。

    啧,没见过世面!

    “我不喜飞禽走兽什么的,多谢悸表哥的好意了。”

    她拒绝道。

    温悸没有放弃,转了下眼珠子,“那咱们明儿个去游湖?”

    “出门算过,不宜近水。”

    “这个不去,那个也不去。”温悸淡下脸色,“贞表妹架子还真是大,莫非要我三跪九叩请你去?”

    闻言,坐在一起的温怡等人心中微动,默不作声地继续看着。

    崔九贞勾唇,早知道他那性子装不了多久,“你若真三跪九叩请我去,我便考虑考虑!”

    “你说什么?”温悸脸色沉下,就想站起来寻她麻烦,却被长兄温慆按住,“二弟,这是在祖母跟前,收敛点儿。”

    说着,又看向明显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温怡,“还有你,莫要挑事!”

    “关我何事……”温怡噘嘴,可一看自家大哥看着她,便歇了想要辩驳的心思。

    “贞表妹莫怪,二弟素来皮惯了。”

    “无妨,我怎会与他计较。”崔九贞神色淡淡,看似温慆在帮她,实则不过是不想引起长辈那边儿的注意罢了。

    若真想帮她说话,早在温悸为难时,就应该开口的。

    一个心有城府,一个纨绔无脑,崔九贞再扫了一眼温怡,还有一个傻白缺。

    怎么看都是麻烦。

    更别说,这群麻烦中还有个绿茶在搅和。

    “摆饭吧!”温大老爷扬声吩咐道,再看小辈那边已经歇了嘴。

    他素来话不多,一顿饭用的也是极为安静。

    在他面前的几人也都乖觉的很,没再搅出什么事。

    待用完饭,他吩咐徐氏留下伺候老夫人用完药再走,自己则是带了温慆离开。

    温悸还留在这儿,见这家的家主已经离开,他立即便没了正形,去歪在老夫人身边。

    “祖母有了外孙女,就不疼我了,攥着人家不放。”

    温老夫人正拉着崔九贞叮嘱,她年纪大,晚上睡得早,便提前询问外孙女的习惯,好跟着安排。

    这会儿听见温悸撒娇卖痴,不由地敲了他一下,“你贞表妹难得来这一回,你又闹什么,无事赶紧回去看书,莫来招惹你两个表妹。”

    “祖母小气。”温悸腆着脸笑道,就是不离开,“我也许久未见贞表妹,想与她说说话呢!”

    崔九贞飞了他一眼刀,不知这厮又想搞什么。

    “皮猴似的,快过来,莫缠着你祖母。”徐氏嗔怒了句。

    温悸自然不肯,“我不嘛,祖母,您就让贞表妹陪我们去玩玩嘛!我们就在偏厅打叶子牌,好不好?”

    老夫人禁不起他的胡搅蛮缠,被他晃得头晕,正巧她有些事儿要与徐氏说,便同意了。

    “不许欺负贞丫头,若教我知道了你又使坏,就罚你去跪地板。”

    “知道了,孙儿谢谢祖母。”

    温悸扬起大大的笑脸,只在她看得见的时候,带上了挑衅,“贞表妹,走吧?”

    崔九贞睨了他一眼,“外祖母,舅母,九贞先退下了。”

    “去吧,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温老夫人说道,吩咐洪嬷嬷去拿了一大袋子银锞子给她。

    没有推辞,她跟着脚步都带着得意的温悸离开。

    温怡见着人被带过来,高兴地与温悸使了个眼色,又暗中捏了捏崔元淑的手。

    “贞表妹,叶子牌也是我们常玩儿的,你没异议吧?若是不想玩,也可以去二哥的兽园看看,那里头晚上也有许多小灯笼转啊转的。”

    崔九贞扬眉,这是想骗谁呢!

    她垂眸看了眼桌子上的叶子牌,“叶子牌我都玩腻了,近日我学个新鲜的,不如我们来玩这更有趣的?”

    崔元淑觉得不妥,刚想否决,可温悸已经开口,“更有趣的?你还有更有趣的?”

    温怡也扬了扬眉,都是喜欢玩儿的祖宗,当然也就好奇起来这更有趣的是什么。

    “这更有趣的,叫炸金花,凭的是胆色和观察。简单来说,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哦?”温悸一听,便有了兴趣,“你快说说,怎么个玩法?”

    这会儿他已经忘了自己原本答应要整她的事,只记得这句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还有这样好玩的事儿?

    “这说法我从未听过,也只有大姐姐你一人会,不若还是玩叶子牌吧!”

    崔元淑提议道,见着温悸和温怡明显心动,有些不安。

    崔九贞嗤笑,“你怕什么,我将规则写下来,难不成你们还怕我出千?”

    温悸一听,翘起二郎腿,“敢在小爷面前出千,除非你这手不想要了!”

    这说的什么混话,一看就是没少在外头鬼混。

    崔九贞懒得理他,看向温怡,“如何,你们敢不敢玩儿?”

    【今天爆更了八千字,亲们不要忘记支持下呀!爱你们!】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