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21章 下套

    “有何不敢的?”温怡最是受不得挑衅,尤其还是崔九贞的挑衅,“你写,我们等着!”她倒是要瞧瞧,崔九贞能耍出什么花样儿来。“不急,还要先制牌。”这事儿并不难,温悸吩咐下去,没过一会儿...

    “有何不敢的?”温怡最是受不得挑衅,尤其还是崔九贞的挑衅,“你写,我们等着!”

    她倒是要瞧瞧,崔九贞能耍出什么花样儿来。

    “不急,还要先制牌。”这事儿并不难,温悸吩咐下去,没过一会儿便有人准备好了。

    崔九贞看了眼对方,心里有了肯定。

    这温悸确实是个不学无术的。

    要不然,后头也不会跟太子投缘去。

    花了些时间将牌画好,抬头就看温怡和温悸拿着几张牌在瞧。

    她指了指桌子上,“规矩都摆在这儿了,你们若是输了,可别耍赖。”

    “哼!你还是担心你自个儿吧!小爷玩牌就没输过。”温悸扔下牌说道。

    那桀骜的模样,即便配上他这张长得不错的脸,也莫名让人手痒。

    崔九贞翻了个白眼,直接将干了的牌拿过来洗了。

    温悸睨了她一眼,虽说这个表妹如今顺眼多了,可这说话却是比从前刺耳。

    还有这洗牌的手法,真是怪异。

    很快,赌局开始,崔元淑再怎么不情愿,也还是被推着上了。

    温悸拿起牌看了眼,注意到崔元淑的犹豫,安抚道:“淑儿表妹放心,有我在,不会教你输的。”

    崔九贞看了眼手中的牌,自信一笑,“当心打脸!”

    说完,她拿出一个银锞子押上。

    其他人见此,跟了一圈儿。

    就连崔元淑也是如此。

    直到桌子那堆银锞子越来越多,没有一个人甘愿放弃。

    “再押十个。”崔九贞扔了一把银锞子上去。

    温悸几人面色沉下,看着已经堆了一堆的银锞子,他咬牙,“你疯了?”

    “你管我?有本事你开我啊?”崔九贞毫不留情地怼了回去,仿佛打定他不敢开的模样。

    温悸是个聪明的,已经理解了那句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意思。

    他看着那青葱玉指压着的几张牌,再看着崔九贞自信地笑容,将面前的银锞子都推了过去。

    “开你!”

    “悸表哥确定吗?”

    崔九贞笑道,没想到第一局就收获颇丰啊!

    “废话少说,翻开!”温悸不耐烦道,先行将自己的牌摊开了。

    三个十,这样的牌确实已经算很大了。

    温悸将规则记得很清楚,也认定这都是崔九贞在装腔作势,可事实却打了他一巴掌。

    崔九贞将牌一张张翻了过来,刚好比他大,“悸表哥,承让了!”

    “这不可能!”

    温怡瞪大眼睛,自己的牌连翻都没有必要了。

    她刚想说她出千,可一对上崔九贞戏谑的眼神,她又咽下了话。

    看着那一堆银锞子,脸色不大好。

    温悸始终都盯着她,自然也知道她出没出千。

    愿赌服输,这点儿勇气他还是有的。

    “这局便是你赢了。”说完,他示意继续。

    不过第一局而已,能试试崔九贞的习惯,倒也值得。

    接着,温悸摸了一把好牌,正想着通吃的时候,却见崔九贞干脆地扔了牌。

    他眼皮狂跳,咬牙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牌烂,不跟,怎么着?”崔九贞指着规矩,“上头写的很清楚,不想跟就扔牌。”

    温悸憋屈,“你……”

    “哦~我知道了。”崔九贞笑道,眸中带着一丝狡黠:“悸表哥的牌似乎很好呀?”

    闻言,温怡也扔了牌,“我也不要了。”

    白送银子她才不干呢!哪怕对方是自己的亲哥哥。

    崔元淑看了眼温怡,又看了看温悸,犹豫着没有扔下牌。

    都已经到这个份儿上了,温悸自然也不屑于赢崔元淑的。

    狠狠地扔下牌,死盯着一脸轻松的崔九贞。

    这丫头着实可恶!

    又开一轮,他看了眼其他三人,也学着上局扔了牌。

    温怡眸子一亮,看向崔九贞,哪知她也扔了,顿时憋的难受。

    到了后头,针锋相对不是没有,就是崔元淑都赢过一两次,几人袋子里的钱也跟着越来越少。

    当然,这不包括崔九贞。

    温老夫人派人悄悄来看过,见着几人玩的高兴,便回了话。

    她年事已高,熬不得,与徐氏说完话便去歇下了。

    偏厅里头,原本想叫住几人的徐氏想到老夫人的嘱咐,再看看他们确实没闹出什么不快,便随了他们去。

    “没钱了?”崔九贞将满满一带银锞子扔给如云,看着其他人,“没钱了,用其他的抵押也成啊!”

    这事儿温悸没少干,解了项圈上的玉坠扔到桌上。

    “不必还,谁赢就是谁的。”

    “哼!”

    温怡拿下一朵珠花,崔元淑也拔了跟步摇。

    崔九贞扬眉,见着他们都押了自己身上的,便也摘了手腕上的金累丝链子放上。

    屋里伺候的几个丫鬟有些汗颜。

    这几位主子押得是越来越大了。

    一轮定输赢,温悸翻开自己的牌,是豹子。

    再看看其他人,没有一个有他大,顿时,之前憋着的气都顺了。

    他拣起那个手链晃了晃,笑着塞进荷包里头,“承让了,贞表妹!”

    而崔元淑的步摇和温怡的珠花则是原原本本地还给了她们。

    温怡挑衅一笑,“贞表妹那个手链似乎是麒麟阁的东西,可不多见呢!”

    崔九贞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身外之物罢了。”

    再者说,不先给点甜头,他们怎么会心甘情愿上钩呢!

    下一局,崔九贞押了镯子,其他人也押了各种物件儿。

    这次是崔元淑赢了,她倒是会做好人,将东西全还给了他们,看的温怡直戳她脑袋。

    除了崔九贞外,温怡温悸自然都没要。

    两人又是鄙视了番。

    不用猜都知道他们想的什么,崔九贞也没计较。

    就在温家兄妹越来越觉着赢得无趣时,就见崔九贞将身上所有的配饰都拿了下来。

    “贞表妹三思啊!别叫旁人说道我们欺负人,还是拿回去吧!”温悸挑眉笑道。

    这炸金花也不过如此,崔九贞也不过如此。

    “是啊!别回头又去祖母那儿告状。”温怡也跟着附和,捅了捅崔元淑。

    “大姐姐就收手吧!再这般下去,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崔元淑说着,看了温家兄妹一眼,绕着手指,“实在不行,我的都给你!”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