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23章 辞别

    温氏弯起嘴角,灯火下,依稀美人如旧。“您莫忘了就好,妾身就不打搅您了。”说着,她福了福身。崔恂回过神来,命人将她送出去。人走后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灯芯晃了晃,炸了个火花,他才搁...

    温氏弯起嘴角,灯火下,依稀美人如旧。

    “您莫忘了就好,妾身就不打搅您了。”说着,她福了福身。

    崔恂回过神来,命人将她送出去。

    人走后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灯芯晃了晃,炸了个火花,他才搁下半干的笔。

    案边的那碗汤已经没了热气,他却鬼使神差地端了起来送到嘴边。

    入口是极为熟悉的味道,他手一抖,便打翻了碗。

    顾不得被淋了汤水的书案,忙地起身奔出了书房。

    “兰清——”

    廊下,披着白荷披风的女人转过身来,灯火明暗中,她的脸露了出来。

    崔恂加快脚步朝她走去,一把握住她的双肩,“兰清,是不是你?”

    温氏垂下眼帘,“老爷,是我……”

    这几个字仿佛一根闷棍,登时敲醒了崔恂。

    他倏地放开了手,神色渐渐冷静下来。

    看着面前温婉娴静的女人,面色复杂。

    片刻后,他转过身,淡淡道:“回去吧!”

    温氏抬眼,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中的晶莹终是顺着脸颊落下,在地上晕开了花。

    夜里静的像是将所有的声音都放大了般。

    她听到心底有个声音在说着什么。

    至此,无法抑制!

    几日后,崔九贞收到了崔恂命人送给她的东西。

    是一些全新的账册和地契田契,此外还多了几个山庄别院。

    比之原主母亲的陪嫁要多了些,她知道,这是崔恂给她的补偿。

    从这些里挑出仆从的身契,她看完信后,将身契都给了玉烟。

    “寻个日子将人都卖了吧!”

    “这么多,小姐都要卖掉?”

    玉烟惊讶接过厚厚的一叠契纸。

    崔九贞的声音有些冷,“这等早已有了二心,对我无用之人,留着作甚?”

    也不知这话是说的这些卖身契上的人,还是也说给她们听。

    屋子里从崔家跟来伺候的的几个丫鬟,皆是不敢多言。

    玉烟拿着这些纸,只觉得无比烫手。

    回头定又是一番清洗了。

    这日用完饭,崔九贞陪着温老夫人与徐氏说话,趁机提出了辞行。

    “这才过了几日,怎么就要回去了?”徐氏说道:“可是你悸表哥欺负你,你说来,舅母教训他去。”

    崔九贞摇头,经过上次后,温悸天天拉着人磨炼牌技,倒是没再寻她的麻烦。

    温怡和崔元淑她就更没放在眼里了,固然结下了不大不小的梁子,但也没费什么事儿。

    “……还有许多事未打理好,您也知道,我母亲的陪嫁出了问题。”

    听她这么说,徐氏便不阻拦了。

    温老夫人听着,一时也未说话,不知在想着什么。

    就在崔九贞想安抚几句时,老夫人开口了。

    “你与他和和美美的便好,莫要给自己添忧,你妹妹她……也是孽缘呐!”

    “老夫人!”徐氏慌忙地看了崔九贞一眼,吩咐下去,“老夫人发病了,快将药端来。”

    一屋子里丫鬟婆子忙碌着。

    温老夫人似乎并未听到她们的话,只去拉着崔九贞的手,眼中神伤,“这都是我的债,我欠她的,她怨我也是应该……”

    “老夫人!”徐氏扶着她,不让她再说,“贞丫头,你外祖母这老毛病又犯了,这儿恐怕一时也顾不得你。”

    崔九贞颔首,“舅母且忙,我先下去候着。”

    徐氏胡乱答应,也没空管她。

    临退下时,她回头看了眼坐在众人中间,仿佛这一屋子忙乱都与她无关的温老夫人。

    目光相对,崔九贞怔了怔,温老夫人在对她笑,不再是之前神色哀愁,而是充满了包容和溺爱。

    她眨了眨眼,再看时,已经被众人挡住,来来回回的丫鬟婆子,还有一屋子的药味儿。

    崔九贞没有再犹豫,转身离开。

    温老夫人似乎确实是病了。

    回到院子的崔九贞开始命人收拾行囊,至多一两日便打算回府。

    茗香规整好行李后,询问道:“大小姐,二小姐那儿可要说声,您来时未曾一道儿,若回去还分开走,怕是要被人说道姐妹不和。”

    崔九贞摆摆手,“你去说声便是,若她跟我一块儿走也成,不走就随她。”

    原本就不和,她也懒得在人前与她装模作样。

    茗香懂她的意思,应诺下去操办。

    听到她要走的消息,温家兄弟和温怡反应皆不一样。

    早先听说了老夫人给她私房的事儿,原本还要讽刺她两句的温怡刚开口便被大哥温慆喝住。

    作为长子,也作为兄长,他自然要拿出该有的气度。

    “二弟和小妹给你添麻烦了,贞表妹见谅,回头我好好教训他们。”

    “那就多谢大表哥了。”

    崔九贞没有客气,也不相信他会真的教训他们,但是不妨碍她应下啊!

    果然,温怡瞪着她,“崔九贞,你要不要脸?”

    “怡儿!”温慆愠怒,看着他脸色沉下,温怡也不敢再挑事,只气的撇过头去。

    “你怡表姐不懂事,多担待。”

    “好说!”崔九贞笑道:“我自然不会与她计较。”

    说着,她看了眼不知在想着什么的温悸,笑道:“二表哥若日后有机会到府上做客,九贞定也好好招待你。”

    被她盯得有些发毛的温悸背后一寒,不自在地哼了声,“你们家有什么好玩儿的,我才不去呢!”

    让他去做客,定是打着什么坏心思,都当旁人和她一般傻?

    温悸这么想着,可他忘了,前几日他口中这么傻的人还将他们几个耍的团团转,差点连裤子都输了。

    翌日,已经准备好的崔九贞辞别了温家长辈,在温老夫人不舍却又不能多作挽留的目光下,与崔元淑一同离开。

    送她们出门的是温家兄弟,温怡许是被她气到了,便没前来。

    几人刚到门口,便听见一阵马蹄声奔来。

    坐在马背上的是个少年,身穿宝蓝色锦绣袍子,白色内衫,墨发玉面,星眉朗目。

    似是赶得急了些,脸颊上浮出淡淡汗意。

    见到崔九贞与崔元淑,他松了口气,一个漂亮的翻身下马,落在两人跟前。

    崔九贞扬眉,目光在少年身上扫过,心中有了猜测。

    一旁的温悸不满地哼了声,哪里来的骚狗子般的家伙,在他门前叫浪。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