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25章 心思

    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依靠在花丛间的崔元淑脸色更红了。她眼睫轻颤,背过身去。“我当衍哥哥眼里只瞧得见大姐姐呢!”“淑儿何出此言,自见着你时,便只有你能入了我眼。”他上前...

    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依靠在花丛间的崔元淑脸色更红了。

    她眼睫轻颤,背过身去。

    “我当衍哥哥眼里只瞧得见大姐姐呢!”

    “淑儿何出此言,自见着你时,便只有你能入了我眼。”

    他上前两步,捻下她肩头落下的绯色花瓣,在手中反复揉搓。

    “是吗?”崔元淑轻声道,话音中带着甜蜜欣喜。

    她回过头,如水的眸子望进他的眼中,倾慕之色毫不遮掩。

    这般直白,仿佛在王衍心中沉沉一击,令的他心绪翻涌,不由地上前一步将她揽入怀中。

    “淑儿……”

    “衍哥哥?”

    崔元淑有些惊讶,却并未拒绝他的靠近。

    反而因他紧紧将自己拥入怀中,而体会到了他的爱意和珍重。

    她靠在他胸前,悄悄弯起了唇角。

    想要的,就去争取,不是么?

    “衍哥哥。”片刻后,崔元淑推开了他,仰着头道:“你我不能多待,若教人发现,就不好了。”

    王衍手臂紧了紧,却还是依言放开了。

    他凝着她的眸子,抬手撩起她脸颊边的碎发,低声道:“总有一日,我会让你光明正大地站在我身旁。”

    崔元淑眼中浮起水雾,有些黯然地垂下头,“你与姐姐的婚事,至多明岁就该操办了吧!”

    王衍捏起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等着我,我王衍想娶的人,至始至终都只有你!”

    “衍哥哥……”崔元淑落下泪来,咬唇道:“淑儿自知对不住大姐姐,可又舍不得放弃你,你说淑儿是不是很坏。”

    “我的淑儿不过是喜欢我罢了,怎会坏?”

    “可我……”

    “嘘!”王衍拇指按住她的唇,无意地摩挲了下,“一切交由我便好,淑儿不必为此烦忧。”

    崔元淑看着他,良久,才牵起唇角,点头应下。

    两人将要分开之际,崔元淑托了他一件事,“……嬷嬷从小看着我长大,如今被大姐姐赶出府去,又带着伤,我心中实在不忍,衍哥哥可能帮我照料着?”

    “这有何难,你只管安心便是,我回头就将她接到我的庄子里将养。”

    闻言,崔元淑笑了,“还是衍哥哥待我好。”

    “你呀!就是心善。”王衍刮了下她的琼鼻,尽管不愿意,可看着时辰,他到底不能再留。

    临走前,他在她额前落下一吻。

    崔元淑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直到小厮声音传来,她才理了理衣饰悄悄离去。

    晚些时候,王衍收拾妥当,新换了身衣裳,这才去拜见温氏。

    作为崔家主母,且又是未来岳母,王衍对她很是尊敬。

    作陪的是崔九贞,她本不想过来,可碍于温氏的面子,不得不来应付。

    毕竟,在未真正退婚前,他们还是未婚夫妻。

    一想到未婚夫妻这几个字,她就心底一阵恶寒。

    “贞儿,贞儿?”温氏叫了两遍,崔九贞这才回过神来。

    她眨眨眼,“母亲说什么?”

    温氏没有计较她的走神,只温声道:“过些日子端阳节,你可要出去走走?”

    “端阳?”崔九贞凝了凝神,不着痕迹地瞥了眼端坐着,模样温润俊秀的王衍。

    她抿唇道:“女儿不喜出门,母亲就不必操劳了。”

    出门,她出门做什么?好踏进他们的陷阱,让那张家风流浪子缠上,如了他们的意?

    “端阳热闹,城里必定集会满街,还可观龙舟赛事。”

    王衍说道,对她翩翩一笑,“我想带贞妹妹去瞧瞧,你若是觉着不妥,也可带上淑妹妹。届时,我多派几个护卫跟着,必定保护好你们。”

    温氏点头,“倒也不错,我已许久不曾出门,想必外头很是热闹,贞儿若是瞧见了有趣的物事,可要说与母亲听听。”

    若是从前的崔九贞,这几句话一说出来,她定然立马就答应了。

    可现在,她尽量压下想要嘲弄的嘴角,“我与母亲一般,不喜热闹,若您真想听,不若让妹妹去吧!”

    温氏一顿,看了眼王衍,“这怎么好,你做姐姐的不在,哪有让他带你妹妹玩儿的道理。”

    王衍却没有说话。

    崔九贞装作识大体地道:“正因我不在,才不好扫了兴,若妹妹替我去,也不算失礼不是?”

    她看着王衍,后者皱了皱眉头,似是无奈道:“贞妹妹就这般不喜与我在一块儿?”

    “怎会,我只是不喜热闹罢了,人多眼杂的,谁知道都有什么,弄脏了衣裙多不好。”

    “有我护着你,怎会让人脏了你的衣裳。”

    崔九贞心中冷笑,她就是怕他脏呀!

    这厮从心到肺都是烂的,他不脏谁脏?

    “不劳你费心了,我着实不喜,还是让妹妹去吧!她最是喜欢热闹,想必也愿意出去玩玩儿。”

    见着目的未达成,王衍眸子深了深,有些奇怪。

    在温府门前接她时便觉着有些不对劲,往日里总是衍哥哥地叫,如今却是一次也未听着了。

    他朝崔九贞看去,后者也不再总是闪避,而是大大方方地与他对视。

    眸子清透,眉目如画。

    心中一突,他有种仿佛被看穿了似的不自在,不过一瞬,先移开了眼。

    崔九贞够了勾唇。

    想骗她出府,也不看看那点儿小心思在她面前够不够看。

    什么样的热闹她没见过?有那个闲工夫,还不如和老太爷钓鱼去,这不比出去东奔西跑来的舒服?

    况且,她原本就打算往后的日子里多陪陪老太爷,原主没这么做,可并不代表没这么想过。

    她每回去东苑都能感觉到心里的松快。

    也可能是那么个田园般的地方确实教人感到闲适。

    总之,她是喜欢那儿的,也喜欢亲近那样的老太爷。

    厅内一时寂静,几人都未再开口,崔九贞正想起身告退,就听下人通报,崔元淑过来请安了。

    她扬了扬眉,又稳稳坐好,带着丝不易察觉的揶揄,道:“王公子不若问问元淑妹妹,她愿不愿意去?”

    王衍听着她的话,也不知是因为那声王公子,还是因为她话中的意味不明,紧了紧手指。

    香风拂来,一道绰约妍丽的身影走近,福礼道:“元淑给母亲请安,大姐姐,还有衍哥哥。”

    崔九贞听这称呼,勾起唇,目光流转间,看了眼温氏又看着王衍。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