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30章 训斥

    “孤就是不聪明,是以学士们教的东西,怎么学都学不好,不若老先生教孤做木舟吧?”太子非但没有生气,还煞有其事地说道。他不说还好,这一说,老太爷气的胡子直抖,拂袖道:“身为储君,不想...

    “孤就是不聪明,是以学士们教的东西,怎么学都学不好,不若老先生教孤做木舟吧?”

    太子非但没有生气,还煞有其事地说道。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老太爷气的胡子直抖,拂袖道:“身为储君,不想着江山社稷,倒想这些玩意儿。”

    “崔先生不还做这个玩意儿吗?”

    “哼!”

    老太爷没理会他,拍了拍身上的木屑,睨向他手里的龙舟,“还抱着作甚?”

    太子闻言,手中一紧,“这龙舟与孤有缘,既被孤瞧见,就送了孤吧!”

    “不问自取是为盗,放下!”

    老太爷神情严肃,并未因着他的身份而有什么优待。

    太子犹豫了下,瞧着他,因他身份尊贵,自小身边就全是讨好奉承之人。

    敢训他的,除了当今皇帝,还真没其他人。

    即便之前有教导他的学士,也都是小心翼翼。

    可眼前这个老头子却与他们都不一样,没有奉承讨好,没有小心翼翼,只有就事论事的严肃。

    他思量了番,出于对帝师的尊敬,颇为不舍地放下了龙舟。

    若是旁人,他抢也就抢了。

    见他放下,老太爷紧皱的眉头微微松开。

    还算听话!

    他瞥了眼外头隐隐露出的身影,鬼鬼祟祟的一看就恼人。

    “圣上既然将你送到我这里,你就在这儿待上一段时日,信也看过了吧?知道该怎么做?”

    他低头看着太子。

    “知道。”太子咧嘴笑道:“爹说了,一切都听您的,不可在此滥用私权,也不可泄露身份,就当我是寻常人家的孩子。”

    到这里,他还颇有些好奇,寻常人家的孩子,是个什么样儿?

    老太爷点点头,“你既都知晓,我也不再多说,只一个要求,平日没我的准许,不准随意出这东苑。”

    “啊?”太子犹豫了下,见老太爷扬眉,立即应下,“好,孤不随意出去就是。”

    老太爷定定地打量着太子,瘦不拉几,也不知宫里怎么养的。

    还没有他养的鸡仔讨人喜欢。

    “在我这儿没有那么多人伺候,你的内侍可以让他们回去了,护卫我会让他守在东苑里。”

    “啊?内侍监不能留下吗?”

    太子身份尊贵,习惯了身边有人伺候,可老太爷却不是个会惯着他的。

    袖子一挥,“送走!”

    太子急了,忙看向谢丕,“谢先生……”

    正巧谢丕想到了什么,于是顺水推舟道:“老师,太子到底年幼,不若留下一个内侍,也好给您干干杂活。”

    老太爷闻言,看了眼一厅里的木屑,又想着,用自己的人干活确实不如用别人的人干活舒服。

    他应了这一点,随即对梁伯吩咐,“去收拾几间屋子出来,东苑暂且不许他人进来,你回头亲自去文山那头说一声,府里该干嘛干嘛。”

    梁伯一一应下,提醒道:“那大小姐呢?若是过来,可要放行?”

    听到这话,谢丕眼睫动了动。

    老太爷想了想,这都答应好了,龙舟也做了,要不是来了个意外,他也不至于封院。

    “不必拦她!”终究是对长孙女多疼爱些的。

    梁伯笑着应诺,退了下去。

    谢丕上前:“这段时日,就叨扰老师了。”

    “哼!”老太爷甩袖,“自个儿找地方睡吧!”

    眼看着天色就要暗下,小厮前来掌灯,屋里又是一番通明。

    谢丕也下去帮着安排落脚之事,他在人群中扫了一眼,很快便找到了先前那个内侍。

    走到跟前,他淡淡道:“你留下,往后照料殿下起居。”

    说完,也不管那内侍惊喜的目光,以及其他人的艳羡,径自走开。

    眼尖的小五点完灯出来,麻溜地提着八角灯笼跟了上去,“谢二公子,可是找屋子住?”

    谢丕原本只是想在周围看看,熟悉下地儿,见他如此热情,便顺势点头。

    小五双眼一亮,看了看周围后,悄声道:“小的给您找。”

    说着,他先一步带头,嘴里还不停地说着,“其实咱们老太爷怪看好您的,就是嘴上嫌弃罢了,想您这样的公子,拜在老太爷门下,哪个先生能不喜欢?”

    谢丕勾了勾唇,“哦?可我看先生他并不喜我。”

    小五一拍大腿,回头笑道:“哪里是不喜您,让您自个儿找地儿睡,这正是将您当自己人看待呢!”

    旁的人进他们东苑,除了个别,就连府里的夫人也是小心翼翼守着规矩。

    谢丕笑了笑,愈发觉着这小厮机灵,“你倒是会说。”

    “嘿嘿,小的说的可都是实话。”

    像谢二公子这样长得好看,人又好的,他小五自然乐意亲近。

    走了一会儿,小五在一处面临假山流水,背靠竹林的几间屋子前停下。

    指着道:“这处是从前老夫人带大小姐住的,隔壁那几间原是老太爷歇息的地儿和书房,如今搬到前头了,这处也不用,您就住这边可好?”

    谢丕就着他的灯看了眼,此时天儿才算黑下,倒也模模糊糊能看出这是个不错的地方。

    “有劳了!”他朝小五颔首道。

    小五忙地摆手,“不敢不敢,这都是小的应该做的。”

    说着,将他引了进去,掏出火折子,将屋里的灯点燃。

    谢丕这才看清,屋子里打扫的干干净净,没有多余的点缀,一应摆设皆朴实又精致。

    不难想象出老太爷的性子。

    见着他满意,小五又说起东苑的规矩:“您也知道,咱们东苑是没几个人伺候的,小的和几个兄弟们平日里也都是帮着做杂活儿。”

    他说着,看了眼谢丕,“是以,除了那位小公子外,您这儿也不会有人伺候,起居都得您自个儿打理。”

    谢丕讶然,“何事都得自己做?”

    原来崔老先生都是这般过着的么!

    “倒也不是。”小五解释道:“洗衣扫地还是由小的们来做的。”

    谢丕点点头,大抵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知道了。”

    见他明白,小五松了口气,“那小的就先退下给您准备用具,一刻钟后二公子记得去前头用饭。”

    谢丕颔首,表示记下了。

    因着来时他已派人知会了家中,是以衣物什么的,并不用他操心。

    待他看完了屋子,依时去前头用饭,瞧见老太爷和梁伯两人端着菜,身上还系着襜衣。

    谢丕一时有些怔楞!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