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29章 好事

    “父皇的恩师?”太子皱起稀疏的眉毛,想了想,“是,崔元老?”谢丕颔首,“端阳朝中无休沐,既是帝师,殿下何不代圣上前去探望一番。”这样一说,太子立即跳了起来,他看着谢丕,“还是先生有主...

    “父皇的恩师?”太子皱起稀疏的眉毛,想了想,“是,崔元老?”

    谢丕颔首,“端阳朝中无休沐,既是帝师,殿下何不代圣上前去探望一番。”

    这样一说,太子立即跳了起来,他看着谢丕,“还是先生有主意,孤这就去向父皇请旨。”

    说完,他一溜烟儿地就跑了出去。

    谢丕慢条斯理地整理好案上书籍、纸张,瞧见那宣纸上惨不忍睹的字,弯着的嘴角又沉了下去。

    朽木不可雕!

    他冷哼一声,将纸揉成一团扔到了纸篓里。

    东阁内,太子变着法地讨好皇帝,又是捏肩,又是奉茶。

    直抢了内侍监们的活计,偏偏还无人敢说什么。

    “……父皇,我保证不再捣乱,您不放心可派谢先生看着我,再不行,崔老先生总该让您放心吧?”

    皇帝眯着眼享受,听他说完一通,笑了起来,“这主意是谁给你出的?”

    太子闻言一顿,滴溜溜地转着眸子,“我自个儿想的,这不端阳了,您没空子,我就想着替您尽尽情分不是。”

    皇帝笑哼了一声,哪里还不知道这主意是出自何人。

    看来谢家的小子这些日子没少被折腾。

    他睨向太子,“你近日可是又皮了?”

    “怎会,我不知多乖觉。”太子鼓着脸颊,想到自己根本整不到谢丕,有些丧气。

    以往在其他人身上百试百灵的法子,到了他面前竟是一点儿用没有。

    不过,看在他给自己出主意的份儿上,他暂且就不计较了。

    皇帝确实认真考虑了下这件事,觉得还真的可行。

    虽说有些对不住自己的恩师,但,他也不想头一回能坚持教导太子半月以上的谢丕再跑掉。

    于是,当即拟了两封书信,其中一封印上他的私印,交给内侍,命他送给谢丕。

    “谢谢父皇!”太子看也不看地拿过自己那封,得逞地笑道:“父皇,我一定替您多探望几日。”

    皇帝点头,眯着眼,“不用急着回来,我给你安排些护卫过去,你这就收拾收拾,带些平日里惯用的去罢!”

    太子一听,更高兴了。

    还有这好事?

    “我这就去,父皇您继续忙。”说完,他就拿着信跑了。

    一出东阁就立马吩咐身边内侍回去加紧收拾物什。

    皇帝窝进椅子里,仿佛整个人都飘了。

    太子还是太天真啊!

    能做他老师的人,手段又岂是常人所能及?

    今儿起,宫里没有这小子,他总算能清净一些日子了。

    想着,他望向崔家的方向。

    这个时辰,去了正巧能赶上晚膳呢!

    太子得了御批出宫,火急火燎地拉着谢丕就跑,傍晚时分便到了崔家门口。

    因着是便装出行,连仪仗都没有,直到敲开了崔府大门,里头的人认出谢丕。

    “谢公子,您今儿个前来可是有事?小的给您通报一下?”

    “去给老太爷通报,就说我……带御令求见。”

    门房一听,立即施礼将人请了进来,一瞧,后头还跟七八人。

    不说前头那衣饰朴素的矮子和小白脸,就说他身后那几个周身阴沉的人,他也不敢多问啊!

    急急忙忙地去东苑禀报,过了好一会儿,身上还沾着木屑的梁伯过来,见到谢丕,再瞧瞧他身后的人。

    登时,心里一阵打鼓。

    “您这边请!”梁伯这声叫的不知是谢丕还是他身后的人。

    “多谢!”谢丕颔首,先行跟了上去。

    太子自打进了府,双眼就没停过,来看崔老先生是借口,可进了府里,多玩玩也无妨。

    “殿下,您下榻此处,崔家竟然连个迎接的主子都没有,未免太不将您放在眼里了。”

    他身边的一个内侍小声说道。

    太子闻言,皱了皱眉,刚想说话,就见前头的谢丕停了下来。

    他回过头淡淡地扫了眼那个内侍,是平日里未见过的。

    “先生乃是两朝元老,圣上帝师,莫说您,就是圣上来了,也是自个儿去见先生,可见对其敬重之意。”

    说完,他隐晦地记下这个内侍。

    被他看的有些慌乱,那内侍急忙退到后头去了。

    “先生说的是,既然我爹也这般敬重崔老先生,那我也定要如此。”太子点头说道。

    谢丕看着他,见他眼中确实没有不豫之色,这才放下心来。

    太子虽说贪玩成性,混了点,但是却是个孝顺的孩子,只要好生引导,也许还有的救。

    一行人来到东苑,老太爷正坐在厅堂里的地上埋头雕着一艘龙舟。

    龙舟不大,约摸手臂长短,舟身比一般木舟看着细些,地上都是木屑,一旁还放着已经完工的另一艘龙舟。

    几乎是见着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太子奔到老太爷跟前,蹲着身看他手中的龙舟。

    “这龙舟可真好看。”

    老太爷似乎并未听到声音,手中不停,连头也没抬起来过。

    若是往日,太子定然早就发怒了,可这回,他不但主动挥退了想要上前的锦衣卫和内侍,竟然也跟着老太爷学,席地而坐。

    目光紧紧盯着那完工的龙舟,虽未上色,可龙头龙尾精致无比,栩栩如生,活像宫里头的一般。

    伸手拿过,他抱在怀里细细品看,梁伯有意提醒,可想到他的身份,又住了嘴。

    终于,在老太爷雕完手中的龙须后,梁伯立即出声道:“老太爷,谢二公子来了,还有,一位贵人。”

    老太爷闻言一顿,这才抬起头,注意到身旁的人。

    约摸十岁上下,有些面善,瘦不拉几的,勉强算上清秀,此刻正抱着他的龙舟,两眼放光。

    “哪里的小子?带到这儿来?”老太爷皱眉,看向谢丕。

    见到他,更头疼了。

    谢丕上前恭敬地行了一礼,“昳中见过先生,这是从宫里出来的,圣上还有封信让学生交于您。”

    说着,他递上信。

    老太爷有股不好的预感,宫里出来的,他扭头又看了眼那孩子,再打开手中的信,一目十行看完。

    好家伙!

    “你们干的好事,当我这儿是什么地方!”塞一个不够,这回干脆来了俩。

    没有用权,却用了情。

    圣上竟然以一个学生的身份请求他收留这孩子。

    老太爷这一口气梗得不上不下,憋的难受,看了眼低头摆弄龙舟的太子,嫌弃道:“看着就不怎么聪明。”

    怎么就非要送到他这儿来?

    【日常求一波支持,感谢亲们,你们的喜欢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加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