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31章 被打

    “还杵着作甚?指望我给你盛饭?”老太爷边说边将菜搁在厅里的桌上,解了襜衣。四菜一汤,荤素皆有。许是闻着了香味儿,人未到声先至,太子迫不及待地来到跟前,“好香啊!”他眼中闪出馋意...

    “还杵着作甚?指望我给你盛饭?”老太爷边说边将菜搁在厅里的桌上,解了襜衣。

    四菜一汤,荤素皆有。

    许是闻着了香味儿,人未到声先至,太子迫不及待地来到跟前,“好香啊!”

    他眼中闪出馋意,却未动手,只看着老太爷。

    “净手用饭!”后者说道。

    声音落下,太子立马乖乖去净手,随后坐在桌子前。

    谢丕回过神,也去净了手。

    看着一桌子的菜,太子笑的合不拢嘴,宫里虽说也有菜有汤,可因他爹勤俭节约,一月里吃的最多的就是绿油油的青菜。

    到了这里,不但有鱼有肉,还有炖蛋以及松茸汤。

    这果然是个好地方啊!

    吃的头也不抬地太子心中想道。

    老太爷将最后一碗饭扒拉扒拉给太子,看着他已经用了三碗饭,心里啧了声。

    人不大,还挺能吃!

    圣上莫不是因为这个,才将他扔到自己这儿的吧?

    碗搁下,太子满足地摸了摸肚子,“这是孤吃过最好吃的饭了。”

    老太爷瞥了眼吃的干净光溜的碗盘,起身,意味深长地留下话,“今晚都早些睡。”

    说完,也不待两人回答,背着双手离去。

    太子奇怪,“谢先生,崔老先生为何让我们早些睡?”

    谢丕睨了他一眼,“老师说的话听着就是。”

    这时,外头有人通禀,谢家送来了衣物,他也不再管他,出了偏堂。

    对于府里多出一位贵人的事,除了零星几个人外,其他都不知晓,一切如常。

    隔日,卯时正,天儿也才微微亮起,老太爷便出现在了谢丕的房门外头。

    “嗯哼!一刻钟后到前院里站好!”

    屋里头,谢丕瞬间清醒,他没有多问,自个儿穿好了衣裳,洗漱完出了门。

    来到前院时,老太爷已经候着了,他穿着藏青色的袍子,腰间用麻布绳系着,只挂了一个香囊。

    看起来便捷又爽利。

    谢丕有股不好的预感,他垂眸看了眼自己大袖长袍。

    虽比起平日已精简许多。

    “那小子呢?”老太爷询问道。

    一旁的梁伯回应,“老奴之前已经叫了,许是里头睡得沉,无人应声。”

    老太爷看了看天色已经清晰起来,“哼!去拿铜尺来。”

    “是……”梁伯没有疑问,转身离去。

    临走前,老太爷睨了眼谢丕,后者犹豫了下,便跟了上去。

    太子房门前,老太爷背着双手,手里正握着根三指来宽的铜铸戒尺。

    谢丕想到什么,在铜尺上多看了两眼。

    只见老太爷推着门,一个用力便打开了,里头睡在榻上的内侍被惊醒,老太爷看也没看,“滚出去!”

    “这,崔老先生,您这是……”内侍忙地穿好衣裳,正想上前拦着,就见谢丕看向他。

    “再不出去,就没人救得了你了。”谢丕淡淡道。

    内侍心中咯噔一下,瞧见了老太爷手里头的铜尺,眼中不知想着什么,竟真的退了下去。

    老太爷来到床前,见太子袭衣半露,撅着屁股抱被睡得正香,登时一铜尺就对着那半边屁股下去。

    啪地一声。

    “啊……”太子被痛醒,半睁着迷糊的双眼,“何人敢打孤的屁股……”

    只见老太爷面无表情,低头看着他,“往后每日卯时正到院子里站好,迟一刻就挨三下。”

    说完,也不管太子是如何懵懂震惊,径自出了屋子。

    摸着火辣辣的屁股,太子总算是清醒了,“放肆,竟敢打孤屁股,孤要告诉父皇,让父皇……”

    “殿下!”谢丕打断他的话,“可知老太爷用来打你的铜尺是什么来头?”

    太子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哪里还管这些,“孤不管是什么,孤要治他的罪——”

    真是见鬼了!

    “那是先帝御赐给老太爷的铜尺,上头刻有上打昏君,下打馋臣,虽无銮驾,如朕亲临!”

    太子就是再蠢,也知道这是个什么意思。

    他惊愕又单纯地看着谢丕,“这是何意?”

    谢丕勾唇,“意思是,老师打你,你就得受着,莫说你,就是圣上来了也不得阻拦。”

    说完,他心情颇好地拂了拂袖子,优雅离去。

    徒留呆呆坐着的太子。

    到了院子里,老太爷看着谢丕,打量道:“平日可有锻身过?”

    “回先生,练过些时日。”

    “那今儿个就先扎马步吧!”

    “……是。”谢丕没有多问,一撩袍子扎在腰间,老老实实地蹲着马步。

    另一头,内侍伺候着太子更衣梳洗,他的动作要比平日里快上许多,隐隐还有些颤抖。

    太子看的是真烦。

    “你抖个什么,孤都不怕,你怕甚。”他恼怒地推开他,自己扣上腰带,“你现下就回宫禀报父皇,孤不待了,孤要回去!”

    “是,奴才这就去。”内侍忙地应下,眼中微暗。

    他以为这回只要能告上崔家一状,在太子面前就能更进一步,可他没想到自己会连东苑大门都出不了。

    守门的还是两个跟他们一道儿来的锦衣卫。

    他拿捏着腔调,“你们可要想清楚了,里头是太子殿下,圣上唯一的皇子,若出了什么事儿,你们担得起吗?”

    两个锦衣卫面无表情,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其中一人抬手,绣春刀便出鞘一半,霎时,一缕鬓发飘落下来。

    内侍身形猛地僵住,双腿止不住颤了颤。

    刀身在刚出来的太阳下,泛着冷冽的光芒,就照在他惨白的脸上。

    “圣上有令,没有崔老先生之命,你和殿下都不准离开东苑半步!”出刀的锦衣卫说道。

    太子是不会怎么样,他们也不敢怎么样,可他这小内侍就不好说了。

    两人眼中明明白白都透着这股意思,直把这内侍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他转身,走了一段路后,又回头看了眼那两人。

    瞧不起谁呢!

    都给他等着,总有一日,他得了权势,定要这群人跪下来当狗使。

    回到院里,太子正抱着头跳来跳去,见到他,双眼一亮,使了个神色。

    内侍暗暗摇头,隐晦地看了躺在竹椅上假寐的老太爷一眼,又指了指天上。

    太子瞪大眼睛,似是不敢相信。

    “偷偷摸摸,贼眉鼠眼。”

    两人一惊,就见老太爷已经睁开了眼,正盯着内侍,“你既闲得慌,就去挑粪泼地吧!”

    【新书期间,大家多多支持哦!感谢亲们,我这几天多多存稿,下周五一期间爆更两天!】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