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33章 戏弄

    内侍忙地点头,“奴才一脑袋担保,他们确实如此说的。”太子皱着眉头。尊敬是一回事,若皇权受到挑衅,可就不太让人高兴了。还不待他再想,谢丕就出现在眼前,他淡淡地睨了眼已然噤声的...

    内侍忙地点头,“奴才一脑袋担保,他们确实如此说的。”

    太子皱着眉头。

    尊敬是一回事,若皇权受到挑衅,可就不太让人高兴了。

    还不待他再想,谢丕就出现在眼前,他淡淡地睨了眼已然噤声的内侍,道:“梁伯让你去找他。”

    内侍一颤,也不知方才的话他听了多少,是以不敢再说,只得应下。

    “是……”

    他离去后,谢丕也转身,“该去上课了。”

    “谢先生!”太子不情愿地站起来,“你可知晓,咱们被关在崔家了?”

    谢丕没有回头,“这是圣上下的令。”

    “什么?”太子脸色一变,追了上去。

    “我爹为何要关住我们?”

    “自然是为了教导殿下。”

    “可是,教我的不是谢先生你吗?”

    “有老师在,何须我。”

    谢丕可不觉得自己能与老太爷相提并论。

    见着太子的想法已经被带回来,他询问起那个内侍,“殿下身边的人可用的惯?若不喜他,我可请圣上换一个。”

    “不必了。”太子恹恹地说道:“刘瑾还算机灵,有他伺候就够了。”

    听到这个名字,谢丕眸子动了动,隐下一抹暗光。

    “看来此人颇得殿下青睐,瞧着倒是机灵。”

    “那是,刘瑾不仅机灵,懂得也多。”

    听他夸起自己的人,太子也扬起了下巴,与有荣焉。

    不一会儿,便倒豆子般地将刘瑾里里外外说了个透。

    谢丕耐心地听着,偶尔还回上一句,就这么,一路到了老太爷书房。

    书房里已经安排好了位置,两人坐下,约摸一刻钟后,老太爷便背着手过来了。

    太子忌惮地看着他手中的铜尺,咽了咽口水。

    完了,这几日忘记背书,之前背的也早已忘了。

    若是考起,该如何答?

    “嗯哼!我要教的,是帝王之术,殿下,这对你来说至关重要!”

    这太子看着就不太聪明,若是还不会识人用人,那江山危矣。

    你可以蠢,但你的臣子不能再蠢,否则都蠢到一窝,只怕太祖都要爬出来抽死他们。

    若是能善用能人,不求他能像当今圣上一般励精图治,但好歹也能凭借这些能臣稳固朝堂,从而做到天下太平。

    老太爷不是个吝啬的,既然教了,就定会尽心尽力。

    无论是太子还是谢丕,他都没有藏私。

    许是不用背书,老太爷引用历代朝史说给他们听,倒是真让太子听进去了几分。

    至于他懂不懂,那都是后话。

    下课前,老太爷布置了课业,在太子苦着脸下,施施然离去。

    明儿个端阳,他物色好的鸡该准备准备开宰了。

    想到里头两个,明儿个恐怕要多宰一只。

    老太爷啧了声。

    半大小子最为能吃!

    翌日,因着端阳节,阖府上下早早地就开始上下打点。

    处处门窗也都挂了满菖蒲艾叶,崔九贞难的起了个大早,去上房请安。

    比她更早的是崔元淑,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对方今日称得上是盛装打扮。

    嫩绿色的撒花刻丝褙子,水青色渐变波纹下裙,妆容浓厚相宜,纤纤柳眉便可传情,樱桃小口莞尔便能惑人。

    单这张脸,崔元淑确实称得上殊色难得。

    崔九贞想着,微微挺了挺身子,好在她今儿个也浓妆淡抹了几许,不至于输掉阵仗。

    “母亲!”她行了个福礼,一身青紫的衣裙随着她的动作浮动间,带着些许暗香。

    温氏看着眼前的少女,明眸善睐,肤白貌美,身形绰约有致,与一旁的元淑相比,竟也不输分毫。

    亦如她们当年!

    她眨了眨眼,敛下神思,“坐下吧!今儿个王家会派人过来,贞儿,你就留在我身边……”

    “怕是不成呢!”崔九贞说道:“我今日要去东苑陪祖父。”

    温氏一顿,抬眸道:“东苑禁了,老太爷嫌府里吵闹,不准人过去。”

    “这个母亲不必担心,梁伯早上派人来说过,祖父准我入内。”

    崔元淑不太高兴,她其实来上房前就过去请安了,可东苑的门都未让她进。

    老太爷只让小厮传话,这几日都不必过去。

    现在居然准许崔九贞入内,分明就是针对她来了。

    心中难受,她红了眼眶,好在这时候有人通禀,王家来人了。

    王衍带着节礼登门拜访,崔家自然也要拿出主人家的气度招待,毕竟阖府上下早已将他当成了半个自己人。

    看着这一应的阵仗,备茶的备茶,上点心的上点心。

    崔九贞撇撇嘴,看了眼一脸绯红,眼中尽是隐晦期盼的崔元淑,只觉得索然无味。

    她也不需与她争什么,总归这桩婚事她都是要退的,是以无意在这上浪费精力。

    起身对温氏道:“母亲,祖父还在等我,我就不陪您了,想来有妹妹在,定能好好招待贵客。”

    她意有所指。

    崔元淑眸子轻转,柔柔道:“姐姐有命,妹妹自当遵从,定会替你好生招待王公子。”

    “那就多谢妹妹了。”崔九贞心中嗤笑,福了一礼就准备离去。

    温氏张了张口,却瞧见崔元淑看向她,一时想说的话便没再开口,任由她离去。

    出了上房,崔九贞加快脚步离去,堪堪与到来的王衍错开。

    对方只看到她纷飞的衣角,接着一转便消失了。

    东苑前,崔九贞舒了口气,她今儿带的是玉烟和如云,两人跟着进去,并未受到阻拦。

    她瞧着东苑,虽说也插了菖蒲艾叶,可比起府里其他地方,要冷清许多。

    院子里,崔九贞脚步徒然顿住,她睁大眼睛眨了眨,确信自己没有看错后,眸光徒然一亮。

    这是吹得什么风,竟然把这厮吹来了。

    偏偏这样浑身透着矜贵的世家公子,此刻竟然在院子里稳稳地扎着马步。

    她弯起了唇角,和着天边金色的朝阳,眉目瑰丽无双。

    “哟,这不是谢二公子嘛?”崔九贞双手置于身后,脚步轻快地来到谢丕跟前。

    余光扫了眼,谢丕随即目不斜视。

    “怎么,谢二公子连话也不想同我说了?”崔九贞见他眼角都没分给她一个,便倏地转到了他面前。

    不瞧她,她偏要给他瞧。

    幽香袭来,谢丕眉尖跳了跳,立即侧开脸,太近了。

    “大姑娘自重!”

    “自重?”崔九贞眉眼弯弯,故意道:“在谢二公子面前自重,九贞着实有些做不到呢!”

    声音甜腻又恼人。

    说着,她又凑近了些,红唇轻启,“不如……二公子教教我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