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35章 打算

    用过早膳,崔九贞在院子里看了一圈,没有谢丕的身影。也不晓得这厮躲哪儿去了,她原还有些事儿想问问来着。没找着人,倒是之前瞧见的无礼矮子又回来了。瞧他脚步虚浮,神色焉焉,模样还...

    用过早膳,崔九贞在院子里看了一圈,没有谢丕的身影。

    也不晓得这厮躲哪儿去了,她原还有些事儿想问问来着。

    没找着人,倒是之前瞧见的无礼矮子又回来了。

    瞧他脚步虚浮,神色焉焉,模样还挺逗。

    崔九贞不由地噗嗤笑了出来。

    太子闻声,横了她一眼,也没了气势再放狠话。

    亏得今儿个端阳,崔老先生还算有良心,没再折腾他。

    听着那笑声还没停,太子往屋檐下一坐,怏怏问她,“臭丫头,你笑甚?”

    “笑你像根焉了的豆芽菜。”崔九贞走近两步,踢了踢他,“你是什么时候入的府,不认得我?”

    太子没力气跟她计较了,靠在柱子上,“要你管,我该认得你吗?”

    之前没在意,这会儿看崔九贞的衣裳和首饰,尤其是她腕上缠着的碧亚。

    哪怕对女子不了解,也晓得这该是府里的小姐。

    且,那串碧亚还是他熟悉的。

    看在这上,他便大人不记小人过,不与她计较了吧!

    “你、你帮我倒杯水来,我现下走不动了。”

    这刘瑾也不晓得去哪儿了,左右都没看到人。

    回头就治他一个渎职的罪。

    “哟,胆子不小,敢命令我?”崔九贞挑眉。

    “你……”

    太子鼓起脸颊,这丫头真不识好歹,若非不能暴露身份,他会受这气?

    瞧着有趣,正想再逗逗这小鬼,崔九贞就瞧见老太爷不知从哪儿端了碗黑乎乎的汤药过来。

    “把这喝了,回去睡一觉就好。”老太爷盯着太子。

    不情不愿地起身,嫌弃地看了眼那碗药,在老太爷凌厉的目光下,只得接过闭着眼几口灌下。

    见他喝完,老太爷拿过碗,嫌弃道:“偷嘴也能偷成这样,丢人。”

    太子脸色涨红,无从反驳,崔九贞听了掩唇直笑。

    他待不下去了,只得灰溜溜离开。

    “祖父,这是哪里来的小厮,瞧着倒是有趣,还没教过规矩吧?”

    “哼!”老太爷嫌弃道:“他家里养不起,就送我这儿来了,不怎么聪明,你少靠近些。”

    “原来如此。”崔九贞明白地点点头。

    难怪还会偷嘴,惹出这样的笑话来。

    找不着谢丕,她也没地儿折腾,只能抱着龙舟自己玩玩。

    另一边,已经出了府的王衍和崔元淑坐在上京最好的酒楼中。

    酒楼临江,江里此时热闹一片,声喧天。

    岸边围满了人群,为江山一艘艘龙舟呐喊助威。

    崔元淑与一个八九岁大的女童坐在一起,瞧了会儿江面,见着女童注意力都在外头,便朝王衍看去。

    目光流转,雪腮香红。

    王衍有些愣神,喉头微微动了动。

    原本的打算没能施行,虽觉着可惜,但现下倒是觉着也不枉此行。

    他做事谨慎,邀了崔元淑出来,也带了自家堂妹作陪,如此,旁人也说不得什么闲话。

    崔元淑借口更衣的功夫出了雅间,王衍坐了会儿,也不动声色地离开。

    隔间里头,崔元淑等到王衍,扬起一抹甜甜的笑意,“衍哥哥……”

    少女欲语还休,眉目如画。

    王衍上前几步,抚着她的脸颊,眸色渐深,“我的淑儿可真好看。”

    崔元淑羞红了脸,眼中多了分自信。

    她拿出一个绣着翠竹的香囊,递给他,眸光似水,“这是我亲手绣的,衍哥哥要日日戴着,不准摘下。”

    王衍接过,笑了笑,当着她的面将身上的香囊解下,换成她送的。

    手一扬,原来的直接从窗子扔到了江里去。

    崔元淑见此,主动投入他怀中。

    “谢谢衍哥哥,只要你喜欢,我便知足了。”

    “淑儿……”

    王衍揽住她,只觉得心都要化了,同时,也更坚定了自己的打算。

    都是崔家的小姐,大的或许因着嫡长的身份更尊贵些,娶她是最好的选择,可小的更招人喜欢,虽说身份不及前者。

    可,若崔家只有一个小姐。

    届时,这桩婚事如何选择,不就由他说了算么!

    这样的心思不是一天才有的,可却是今日更加坚定起来的。

    ……

    晚些时候,东苑里头热闹一片,梁伯给众人分着粽子,一人一大串。

    连刚刷完恭桶的刘瑾,也得了不少。

    他笑眯眯地看着接过粽子的内侍,“多吃点,往后好好干,老太爷今儿个还夸你呢!”

    刘瑾脸色青白,屈辱地阴笑了下,转身就走。

    谁要那个老东西夸啊!

    待他有朝一日得了权,他看了眼东苑这片地方。

    一定给他拆了。

    哼!晦气!

    “死奴才,你一个早上去哪儿了?”刚啃完的鸡腿骨头从他脑袋上滑落。

    刘瑾一个激灵,忙地上前诉苦道:“殿下,奴才,奴才刚刷完恭桶,他们简直欺人太甚……”

    “停,离我远点。”

    太子听到恭桶,捏了捏鼻子,刚吃饱的肚子,在想起他跑了一早上的更衣室后,有些不安分地鼓了鼓,忙地压下恶心。

    他道:“赶紧给孤滚远点,快!”

    刘瑾面色一僵,见到太子脸上的嫌弃,难堪地退了下去。

    见他离开,太子揉了揉肚子,喟叹道:“崔老先生看着不怎么样,可东西做的倒是不错,看在这份儿上,我就勉强再待几日吧!”

    他擦干净手,踩着八字步离开,准备回房钻研新得龙舟。

    老太爷只做了两个,原本是两个孙女玩儿的,只是被他硬磨了一个来。

    另一个则在崔九贞手中。

    傍晚时分,她蹲在池塘边将龙舟放入水中,手一划,龙舟便往前冲了一段。

    她拉着手中的线又拽了回来。

    老太爷就坐在不远处钓鱼。

    “要是这池塘够大,都能在这儿赛龙舟了。”崔九贞笑道。

    “那可不行,吓跑了我的鱼,往后吃什么?”

    “再买些来养着就是了。”

    “我的鱼可都是它祖祖辈辈留下的种,外头的怎么比的了。”

    老太爷颇为骄傲,这整个东苑所有的菜和鸡鸭鱼,哪个不是他亲手养的种的。

    可比外头的好多了。

    崔九贞听着,有些赞同。

    确实,老太爷这院子自给自足,不比世外桃源差。

    要不,她也搬进来住?不仅能欣赏这一园子的风景,还能欣赏美色。

    这么想着,她悄悄瞄了眼老太爷,虽未看她,可她的小动作却逃不过他的眼。

    “在打什么主意?”老太爷说道,见钩子动了动,手腕一转,甩了条鱼上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