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38章 撞上

    回想这些日子崔九贞做的,她心里头有些发寒。这究竟想做什么,不会真的将这婚事给退了吧?一想到这个可能,玉烟整个人都慌了。屋里头,如云从外头进来,在崔九贞耳边悄声说了几句。她抬...

    回想这些日子崔九贞做的,她心里头有些发寒。

    这究竟想做什么,不会真的将这婚事给退了吧?

    一想到这个可能,玉烟整个人都慌了。

    屋里头,如云从外头进来,在崔九贞耳边悄声说了几句。

    她抬起眼,点了点她眉心,“就你聪明,万一给人瞧见了,看你怎么解释。”

    如云捂着额头,露齿一笑,“有大小姐在,奴婢才不怕。”

    “嘴甜!”崔九贞笑骂了句。

    “大小姐。”如云盯着崔九贞,“您不会真喜欢那谢二公子吧?”

    “嗯?你说呢?”

    “这……奴婢不知啊!”

    如云颇为苦恼,她这个年纪,着实看不出来,也不大懂。

    “我若真喜欢那谢家的公子,你当如何?报与老太爷知晓?”

    如云摇头,“奴婢不敢,奴婢既是您的丫鬟,便只听您的。”

    “是么!”

    崔九贞笑了笑,对这话还是满意的。

    只是,她是不是喜欢谢二公子,答案肯定是喜欢的。

    那样好看的人,谁不喜欢?

    不说别的,她就看是看脸,就是肤浅。

    至于王衍那那厮,总归是要踹的,定了亲事又如何,只要没成亲,她想喜欢谁便喜欢谁。

    这渣渣,还是留给她那妹妹比较合适!

    用了两天时间处理完账本,崔九贞的心又往东苑飞去了。

    不仅早起好生打扮了番,还换上了新衣。

    她挑的是白紫相间锦绣刻丝上衣,下身白缎印花罗裙,不盈一握的腰身被紫色的绣花束腰束起,坠着禁步香囊配饰,看起来身姿曼妙,弱柳扶风。

    茗香原要跟着出门,可崔九贞却让她留了下来,这些日子,她愈发看重如云这个小丫头,出门也只带上她和玉烟。

    今日崔恂休沐,崔九贞先是去正房同崔元淑一起请安,陪着他们用完早膳说了会子话,这才准备离开去东苑。

    崔恂直到人走了,也没好开口问她跟王衍的事情。

    而坐在一旁吃茶的崔元淑想到什么,垂下了眼帘,异常沉默。

    路上,崔九贞心情颇好,连带着园子的花都顺眼了不少。

    到了东苑,她在鸡圈前找到老太爷,“祖父,您在这儿做什么?”

    她提裙走了过去。

    老太爷回头看了眼,“当心些,别弄脏了衣裳。”

    “无碍的!”崔九贞笑道,与他站一块儿伸头看着鸡圈里的鸡。

    “今儿个有几只破了壳的鸡崽子,得瞧紧了,免得被压死。”

    “还能被压死?”

    老太爷吹了吹胡子,“哼!那只母鸡太蠢了。”

    崔九贞偷笑,又看向那些个鸡,有些心动,“祖父,您那日做的鸡真好吃……”

    老太爷睨了她一眼,自然明白她的心思。

    示意她走开些,自己开了篱笆进去,左右挑了挑,抓了只不大不小的鸡出来。

    “走吧!中午就给它炖了。”老太爷提着咯咯叫的母鸡离开,崔九贞忙地跟上。

    这东苑里头好东西太多了。

    抱着一碗樱桃吃的正欢的崔九贞如是想道。

    就是没瞧见谢丕,少了些颜色。

    此时,正在院子后头那片菜地里翻土的谢丕直起身,看了眼不远处磨蹭着的太子。

    “你若再不赶紧的,当心中午又没了饭吃。”

    太子立即抬头,“你到底是哪边的,怎的总帮着老先生欺负我?”

    “话多!”谢丕懒得理会他,临近中午,他干完已是一身汗,一撩袍子转身,准备回去沐浴更衣。

    至于太子,随他作!

    见他不理自己,太子哼了哼,到底是加快了速度。

    毕竟不给饭吃就太为难人了。

    前院里,谢丕一身清爽地过来,半干的发丝随意地挽在脑后,将将要走过去,就瞧见廊下坐着一道身影。

    白衣若仙。

    葱白的纤纤玉指拈着一颗颗殷红的樱桃,缓缓放入嘴里,脸颊鼓了鼓,不一会儿,香舌微动,再从红唇间吐出核来。

    许是得到好吃的,那张娇艳的脸上扬起笑意,眼波流转,尽是满足。

    呼吸微沉,谢丕眼睫颤了颤,片刻后,终是移开了眸子。

    刚转身,就见太子也走了过来,他伸手将人提溜回去。

    莫名其妙地被拎回去,太子愣了愣,遂大惊,“快放开孤,孤都干完了,要去用饭呢……”

    “今儿个回屋里吃。”

    “为何?”

    “崔大姑娘在,你我不便前往。”

    太子懂了,原来是那个臭丫头又来了。

    “哼!崔老先生有了孙女就忘了孤,着实过分!”他甩开谢丕,臭着脸道。

    “再废话,一会儿我就多拿几本字帖给你描。”

    “谢先生,你这胳膊肘往外拐。”

    他不满地嚷嚷着,一看谢丕目不斜视,又不回应他了。

    哼,气人!

    厅堂里,崔九贞净了手,看着桌子上散发着香味儿的几道菜,满心欢喜。

    “祖父,我要是天天儿来吃,会不会把您养的鸡都给吃光了?”

    老太爷笑眯了眼,“你要是有这能耐,不妨试试。”

    崔九贞眸子一亮,“这可是您说的,往后我天天来。”

    见着目的达成,她高高兴兴地用了饭。

    午后,谢丕出了东苑,小五在他前头带路。

    “这天儿热,小的带您走小道吧!去老爷的书房虽远了些,可路上都是树荫,舒服点儿。”

    谢丕颔首,没有拒绝。

    总归也不急,取了字帖回来不迟。

    一路上,小五指着地儿便说上两句,谢丕虽觉着话多,却也没阻止。

    他目光随意瞥了几眼,忽地顿了顿,看向前头带路的小五,“我忘了带样东西,你回去替我拿来,这是要交给你们老爷的。”

    小五一听,自然应允,“是何物,小的这就回去拿。”

    “就放在我房里的桌子上,你进去就能瞧见。”

    小五忙地应下,回身又折了回去。

    见他走远,谢丕扫了眼周围,提步朝一处走去。

    有声音隔着花丛传来。

    “……放心,这回一定成,以他的风流性子,遇见你姐姐那样的美人必会撩拨两句,届时……”

    “你也觉着姐姐美吗?”

    “你更美,否则,我眼中怎会只有你?”

    “哼!衍哥哥真讨厌……”

    谢丕听到这句话,顿了顿,从花丛间的缝隙看了过去。

    眸色倏地冷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