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姑娘今生不行善

作者:春梦关情 | 言情总裁

收藏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后变了个人,以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颜色变深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忸怩作态,羞涩很紧张。盛京百姓:懂了,故意地气三殿下的。福宁内殿龙床上,年轻的帝王惨白无血色的脸上眸却灿如星,诡异异常。。

姑娘今生不行善_第十六章 抓现行免费阅读

    韩沛昭面色不佳,酒杯束之高阁一直这样,声也有些冷冽:“这是我赔……”周宛宁就见严禁这对儿兄妹这幅嘴脸。她捏了下姜莞的手,端起姜莞面前那杯酒,站站起身往来前一送,一抬手仰起头,一饮而尽:“她病才好,又从来不不爱喝酒,这一杯我替她喝了,你也切记反正什么赔不赔罪她捏了下姜莞的手,端起姜莞面前那杯酒,站起身来往前一送,抬手仰头,一饮而尽:“她病才好,又从来不爱饮酒,这一杯我替她喝了,你也不要再说什么赔不赔礼的话,像是谁跟你妹妹计较似的。”。...

    韩沛昭面色不佳,酒杯搁置下去,声也有些清冷:“这是我赔……”

    周宛宁就见不得这对儿兄妹这幅嘴脸。

    她捏了下姜莞的手,端起姜莞面前那杯酒,站起身来往前一送,抬手仰头,一饮而尽:“她病才好,又从来不爱饮酒,这一杯我替她喝了,你也不要再说什么赔不赔礼的话,像是谁跟你妹妹计较似的。”

    周宛宁年岁要小些,连声兄长也不肯称,敬语更是半个也无,最后那句话里满是嫌弃,一点面子也不给韩沛昭留。

    可她母亲出身范阳卢氏,姨母又嫁博陵郡公为正妻,便是韩沛昭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赵行见小姑娘算是出了口气,韩沛昭面上也没光,才朗声劝和:“小姑娘家拌个嘴,到此为止吧。”

    他添满一盏要跟韩沛昭喝,韩沛昭气血上涌有些上头,饮下一杯后,恍惚之间觉着他好似被人灌了酒,一杯接着一杯,席间也不知吃了多少杯酒,后来便觉得天旋地转,饭没吃完,他就先醉了。

    ·

    韩沛昭兄妹出了丑,姜莞和周宛宁心情都不错,可两个姑娘又都不想跟那群墙头草一起去泡池子,免得要听她们聒噪。

    于是饭后叫人守住绿腰小院,就在后院里泡小池。

    小池露天,但水是温热能蒸腾起层层白雾热气的,所以即便是这样的时节,泡在里面也不会觉得冷。

    姜莞圆润白皙的肩头露在水面上,乌缎般的发丝散落下来,柔极顺极。

    周宛宁手里还提着个银制缠枝莲的小酒壶,脸上红扑扑,鼻尖挂着的也不知是汗珠还是池子里的水珠。

    她就着酒壶往嘴里倒了口酒,磨磨蹭蹭往姜莞身边挪靠过去,玉臂长揽,拥上姜莞肩膀,玉肌赛雪,娇嫩顺滑。

    周宛宁嘿嘿笑着摸了两把,按住了姜莞不让她躲。

    姜莞别了下身子:“撒开我,不会摸你自己吗?”

    周宛宁越发往她身上靠:“你身上又香又软,说来也真是奇了,咱们两个一道练武,凭什么你练了这些年还是这样软绵绵,娇滴滴的呢?”

    她怕不是有些吃醉了。

    姜莞黑着脸去夺她手里的酒:“别喝了!你要撒酒疯,我可把你扔出去!”

    周宛宁这才老老实实退开些:“不逗你了还不行,真是长大了不识逗,摸两下又不少块儿肉。”

    她嘟嘟囔囔,看姜莞虎视眈眈瞪她,她怕姜莞上来挠她痒痒肉,讪笑着打岔:“你说二殿下平日里多雅正清贵的一个人,席上灌起韩沛昭酒可真是一点儿都不手软啊。”

    “那是他活该。”姜莞见她肯老实,才卸去一身的力气,又靠回到石壁上去,“明知道我最不爱喝酒,酒量又差,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逼我酒,就算替他宝贝妹妹打抱不平,也太卑劣了点。

    这兄妹俩真不愧是一母同胞,全都养的一个德行。”

    她突然没了兴致,且白日里泡池也不宜太久,饭后回来下了水,至今也有小半个时辰。

    姜莞作势要起身,长安早早取了宽大的袍子在池边等她。

    她刚一出水,长安拱着身子给她裹起来。

    周宛宁眼前一片雪白一闪而过,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她撇嘴不满:“怎么不泡啦?”

    姜莞赤脚上来,踩在青色石头上,因汤池之故,那块石也是暖的:“一会儿泡晕你,栽进去可没人来捞你,还不出来?”

    她说着就使坏,抬腿去踢池子里的水,拿脚尖往周宛宁身旁拨。

    周宛宁这下也泡不成了,正待要起身,长宁匆匆过来,她眼神好,瞧见长宁面上的慌张,顿时没了动作,又坐回了池子里去。

    长安还在给姜莞拧头发,长宁小跑着近前叫姑娘:“姑娘,出事了。”

    姜莞心下咯噔一声,隐隐有个猜测,长眉微拢,示意她说。

    长宁抿紧了唇角面露难色,小脸儿更是比周宛宁的还要红些:“韩大郎君他……他可能是酒刚醒,还晕晕乎乎的,李六娘子刚好支使身边的云黛去拿什么东西,路过依山外,被韩大郎君给……给……”

    她急的一跺脚:“韩大郎君把她给扯了进去,就在院子里差点儿把云黛给糟蹋了!”

    果然是这事!

    也怪不得前世会被悄无声息的压下去!

    现下才饭后不到半个时辰,小娘子们约着去泡池子,郎君们各自去醒酒,外面走动的人本不多。

    韩沛昭住的依山,刚好又不是去汤池的必经之路。

    长宁口中所说的李六娘子出身武安伯府,不过她母亲是继室,上面有嫡姐,下面又有幺妹,她在家中不算受宠,从小性子就软的要命,根本就是个任人揉搓的面团。

    今年汝平之行,她阿姐没来,只有她堂兄带着她和她幺妹一道。

    出了这样的事,韩沛昭不知如何说服了她堂兄息事宁人,她当然不敢闹,那个小的今年才不过十二,更是什么都不懂了。

    周宛宁早在听闻这样骇人之事时就从水里起了身,这会儿裹着袍子拉上姜莞回屋:“这青天白日的,他未免也太——”

    她咬牙切齿,可白日宣淫四个字她无论如何说不出口,于是转了话锋急急问长宁:“眼下呢?眼下怎么样?这事儿谁发现的?云黛人呢?”

    姜莞迅速冷静下来。

    进了屋暖烘烘,丫头们伺候着她二人换上干净衣裳,她一面问长宁:“你方才说差点儿,那就是云黛无事对吗?”

    长宁连连点头:“二殿下知道他醉酒,正好派人到依山去再给他送一碗醒酒汤,就在院子里撞上这个,死命把人给拉开了!

    云黛……云黛好像已经寻过一回死,二殿下吩咐了行宫里的嬷嬷去看着她。

    这会儿行宫里传遍了,韩大郎君的酒算是彻底醒了,各家小娘子们被郎君派人寻回各自院中,二殿下就在依山处置此事。”

    姜莞暗暗松了口气。

    无论是谁遇上这样的事,都是一辈子的噩梦。而且姜莞知道,韩沛昭那个混账事后是没有负责的!

    云黛不知是死是活,现在仔细想来,她在后来的日子里,的确再也没有在李六娘身边见过那丫头。

    赵行说他会安排好,他永远不会叫她失望。

    还好,总算是暂时救下个无辜的小姑娘,且抓了韩沛昭一个现行。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