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姑娘今生不行善

作者:春梦关情 | 言情总裁

收藏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后变了个人,以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颜色变深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忸怩作态,羞涩很紧张。盛京百姓:懂了,故意地气三殿下的。福宁内殿龙床上,年轻的帝王惨白无血色的脸上眸却灿如星,诡异异常。。

姑娘今生不行善_第十八章 善后免费阅读

    午间绵绵云团早以化开,薄弱环节金光自明瓦窗斜入屋中,将众人神情窥视个非常干净。周宛宁脸上的愤怒的,姜莞眼中的薄愠,除了韩家兄妹的无措。姜莞拉了周宛宁一把,挥手示意她无须如此,转向去看赵行:“二哥哥,云黛幸好吗?”韩沛昭闻言先冷了脸。赵行才点了头还没来及周宛宁脸上的愤怒,姜莞眼中的薄愠,还有韩家兄妹的无措。。...

    午后绵绵云团早已化开,薄弱金光自明瓦窗斜入屋中,将众人神情窥探个干净。

    周宛宁脸上的愤怒,姜莞眼中的薄愠,还有韩家兄妹的无措。

    姜莞拉了周宛宁一把,示意她不必如此,转而去看赵行:“二哥哥,云黛还好吗?”

    韩沛昭闻言先冷了脸。

    赵行才点了头还没来得及说话,韩令芙软着嗓子赶在他前面道:“云黛受了惊吓,眼下有人在陪着她,她一切安好的,阿莞,这件事情……”

    “一切安好?”

    姜莞嗤着反问一句,冷冰冰的扫去一眼,却连第二眼都不愿再看韩令芙。

    姑娘家的名节是最要紧的,就算今天韩沛昭没能得手,但此事沸沸扬扬,闹的人尽皆知,云黛清誉受损,往后也很难抬起头做人。

    这若是她的婢女,她绝不会善罢甘休。

    韩令芙敢有恃无恐这样说话,不过是瞧着李玉棋软弱好欺。

    姜莞心头那团火烧的愈发旺,她只问李玉棋:“你难道也是这样想,所以才一言不发,不肯为云黛出头?”

    李玉棋瘦弱的肩膀一直在抖,啜泣声音也始终没从众人耳中抽离。

    她抬头时候红着一双眼:“我不……可是我又能……”

    哽咽着的声音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

    姜莞和周宛宁却都气得不轻。

    周宛宁又要横跨上前,大有指着李玉棋鼻子骂的架势。

    那头李存愈已经护在自家妹妹身前:“阿莞——”

    “我不是要逼她,也不与你说。”姜莞见他又要出头,没耐性的一挥手,心里实在觉得这对儿兄妹也够烦人的。

    本来李家也算半个苦主,李存愈他又想护着妹妹,又不真正替妹妹撑腰出头,还不叫别人问。

    也是有毛病。

    她强压下心中怒意,缓了半晌,才终于能心平气和的叫李玉棋:“三年前永宁侯府百花宴,你弄脏了裙衫去更衣,路过花园时候不知道打哪里窜出来一只白猫,发了狂似的朝你扑过去,要不是云黛手脚快,挡在你身前拦下那只猫,你的脸就完了!”

    姜莞垂在身侧的手指微蜷,其实还是有些气性带出来的:“她身上留了疤吧?是为你留的吧?李姐姐,我知你自幼是个温软的性子,说话都从不大声半句,可云黛今天出了这样的事情,她是你的贴身女婢,你还是要这幅模样,不肯替她要个公道?”

    李存愈黑了脸:“阿莞,你这话过分了。”

    赵行剑眉微蹙:“过分?”

    李存愈听他语气不善,一咬牙,又退回到李玉棋身边,低头安抚:“六娘别怕。”

    韩沛昭是没有资格开口的,只能拿眼神去示意韩令芙。

    韩令芙本就听不得姜莞这样挑唆的话,简直就是在煽风点火,察觉到她兄长的示意,底气便足了些:“阿莞你这又是什么意思呢?事情发生了,咱们想法子解决才是正经,你却一再煽风点火,怂恿着六娘同我们家闹,这又是什么居心?”

    周宛宁冷呵着整个人挡在了姜莞身前:“你说这话亏不亏心啊?难不成还要我们息事宁人,替你哥哥粉饰太平啊?”

    她骂完了韩令芙不算完,还想去骂不争气的李玉棋。

    却不想李玉棋突然起身,连李存愈都叫她吓了一跳。

    姜莞眯着眼按住周宛宁,手上的劲儿也大,死死攥着周宛宁右臂,分明是不让她再开口的意思。

    李存愈抿紧唇角刚要叫六娘,韩家兄妹一颗心也倏尔提起来。

    那头李玉棋横出来两三步,对着赵行揖礼道:“此事,二殿下能为我们做主吗?”

    赵行挑眉:“我既在这里,自然给你们做主。”

    李玉棋小脸儿还是红扑扑的,软糯也没从眼底褪去,但她好似是被鼓励到,一咬下唇,温声说道:“云黛从小跟我一起长大,她今日受辱,我亦面上无光。

    韩大郎君许是醉酒,许是无心,但不管怎么样,事情你做了,云黛名声有损,你无可挽回。”

    韩沛昭登时头疼不已。

    他根本没把李家兄妹放在眼里,觉得为难的只有姜莞方才不依不饶那股劲儿,说要退婚。

    可眼下李玉棋显然是被姜莞给刺激到了。

    他咬牙切齿,双目猩红:“是,此事是我的错,你意欲如何只管说,或是等来日大婚后,我抬云黛入府为……”

    “很是不必的。”李玉棋压根儿没让他把纳妾的话说完,柔声打断,“韩大郎君因此事面上无光,你家与裴家的关系也恐怕受到影响。这虽非云黛之过,乃是你咎由自取,可难保韩大郎君将来不把这笔账算在云黛头上。”

    她稍侧身,目光再不往韩沛昭身上落:“何况成国公府门第太高,云黛她高攀不起。

    韩大郎君真有心弥补,就给云黛一笔钱吧。

    她若还想留在盛京,就请大郎君于京中置办铺面,京郊购置田产,尽归云黛名下,保她后半辈子衣食无忧。

    她若不肯留在京城,大郎君便按商行市价,折了现银给她。

    余下的,便就与你韩大郎君再没有任何干系。”

    闻言周宛宁回身看姜莞,姜莞眸中也有欣赏溢出。

    李玉棋性子虽然软,头脑却清楚的很,也晓得目下怎样的盘算才是对云黛最好的。

    她并不是指着李家与韩家撕破脸大闹一场,只是看不下去李玉棋怯生生的要委屈云黛的样子而已。

    韩沛昭却长松了口气:“既如此,就依你所言,此事待回京之后,我一定办妥。”

    李玉棋再不理会他半个字,稍顿须臾,抬头去与赵行道:“事情闹得大了,行宫里的人都知道,可我想麻烦二殿下,等回京后能不能抹去云黛的名字,否则她是真的不能留在盛京了。”

    她知道众口铄金的道理,又怕赵行不肯为了这种事情多费心思,是以话锋再转,人也挪到了姜莞身边去,牵了姜莞一只手,眼巴巴的看她:“行吗?”

    姜莞见她总算真心替云黛考虑,也放下心来,拍了拍她的手,叫她安心。

    赵行见状,明白姜莞意思,于是应承下来:“我会吩咐下去,不叫他们多嘴,你放心。”

    李玉棋心里念着云黛,且此间又没了她李家什么事,便拉了李存愈同赵行告礼,兄妹二人一路退出去寻了云黛不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