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40章 显露

    两个婆子闻言,想到之前李嬷嬷的例子,脚下一软,便跪了下去。“大小姐饶命,奴婢知错了,奴婢不敢了……”“你们是自个儿跟我走,还是要我派人来接你们?”崔九贞转身,“想清楚了。”“崔...

    两个婆子闻言,想到之前李嬷嬷的例子,脚下一软,便跪了下去。

    “大小姐饶命,奴婢知错了,奴婢不敢了……”

    “你们是自个儿跟我走,还是要我派人来接你们?”崔九贞转身,“想清楚了。”

    “崔九贞!”王衍叫住她,沉着脸,“不过是件小事,你何须如此为难下人?”

    两个婆子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为难?我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个外人来置喙了?”

    崔九贞不给他一丝面子,直接吩咐,“带走,若是听见一点儿声音,就先敲碎了牙。”

    两个婆子头一晕,差点没吓过去。

    如云走到她们面前,带着笑意,“走吧!奴婢年纪小,可没有力气押着你们走。”

    “王、王公子……”两个婆子把希望寄托在王衍身上,可对方只看着崔九贞的背影,根本不理会她们。

    完了完了,进了大小姐的院子,如何还有命走出来?

    远处,谢丕收回目光,睨了眼小五,“今日之事,该晓得怎么说了?”

    小五回过神来,忙地点头,方才那边传出的声音不大,可也隐约听了些。

    虽说大小姐与王家公子低语的几句没听见,可瞧着前者那脸色,必然不是什么愉快的事儿。

    竟敢欺负他们家大小姐,着实可恶。

    谢丕深深地看了眼王衍,遂转身离去。

    小五如何将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与老太爷听暂且不说,而梧桐苑里,现下已是紧张一片。

    崔九贞坐在廊下,身边摆着冰盆,如云在一旁打扇。

    茗香和玉烟则是领着几个粗使婆子看着跪在地上的三个人。

    “我脾气不大好,若是不想吃苦头,就老实交代,何人吩咐你们做的,否则,李嬷嬷就是前车之鉴。”

    崔九贞的声音不大,可却如同惊雷般落在她们耳里。

    花房的黄妈妈整个人抖得跟个筛子一般,哭求道:“大小姐,奴婢说的都是真的,奴婢只是吩咐找几个人过来,她们就来了。”

    “奴婢也句句属实,确实是有丫鬟来唤奴婢,奴婢们才过去的。”

    “那你说说,是哪个丫鬟唤的你,长什么样,穿着什么衣裳,多大年纪。”

    “这……”

    两个婆子相视一眼,其中一个磕磕绊绊道:“约摸十五六岁,长得还算周整,穿着……桃红衣裳……”

    她额角落下汗来。

    “桃红衣裳,十五六岁?”崔九贞状似想了想,“浆洗房的小翠倒是符合,难道是她?”

    “对对对,好像是就是浆洗房的小翠,奴婢见着她往浆洗房去了。”

    “混账东西!”

    崔九贞扔了茶碗,砸向她们脚边。

    碎渣划破了其中一人的脑门,吓得她们又伏了下去。

    “大小姐息怒,奴婢说的都是真的,奴婢……”

    “浆洗房根本没有什么小翠。”崔九贞讽刺地看着几人变色的脸。

    笑了笑,她幽幽道:“你们吃着我崔家的,用着我崔家的,到头来却帮着外人做事,想要损我名声,真是好大的胆子。”

    说完,她看向已经等候着的梁大管家。

    “梁管家,你可听到了,这几个奴才嘴巴太严,又满嘴谎话,我是撬不开了。”

    梁管家带着人上前,先是朝她恭敬地行了一礼,道:“老爷吩咐了,招不招都打三十个板子发卖出去。”

    说着,不给几人说话的机会,直接命人堵了嘴拖下去。

    院子里登时清净下来。

    崔九贞抿着唇,“父亲还有什么话?”

    “老爷说,必会替您做主。”

    “那就多谢父亲了,你告诉他,我今儿个很委屈,也受了惊,这桩婚事,也不想要了。”

    在场的人皆是一怔。

    梁管家也大惊失色,抬头想规劝两句,却见崔九贞红着眼撇过头不再看他。

    到底是看大的姑娘,哪里能不心疼。

    忙安抚了两句,匆匆带人退下。

    等他们走后,崔九贞转过脸,眼中是明晃晃的笑意。

    茗香神色复杂,“大小姐,奴婢觉得……”

    “你若现在就想从我这院子出去,就继续说下去。”

    崔九贞冷冷地扫了她一眼,起身带着如云回房。

    玉烟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她一眼,“你这是自毁前程,何必呢!”

    茗香垂下眼,心中只觉酸苦。

    前院里,梁管家回来,在崔恂耳边低语了几句。

    “混账东西!”他拍桌指着跪在地上的王衍,“你真是好本事,莫不是对这桩婚事有所不满?既如此,我这就写信退了它!”

    王衍动了动嘴,没有立刻反驳,见此,崔恂怒火更甚!

    “好,好,真是好!”他气笑了。

    王衍低头,终是解释道:“崔叔父息怒,小侄的确不知此事为何如此,贞儿妹妹对我误会颇深,还请明鉴。”

    崔恂走到他跟前,“旁的我不问你,我就问你,这桩婚事,你可是不满?”

    “小侄不敢,若能娶贞儿妹妹为妻,是小侄之幸,可贞儿妹妹好似并不喜我,也不听我解释。”

    他明白,就算要退婚,也不能是他的错,更不能显露出来。

    毕竟往后还要做亲家,不能将人得罪了!

    崔恂听他这么说,再想到崔九贞近日对他的态度,怒气稍稍收了些。

    但无论他是不是无辜,这件事他都有错。

    “我会亲自写信告知你父母,你知道,若敢在我崔家耍什么把戏,后果会如何!”

    王衍抿紧唇,“小侄明白!”

    “出去吧!”崔恂看着他,心中不知在想什么。

    待他离去后,崔恂才问向梁管家,“贞儿是当着院子里若有人面儿说的?”

    梁管家点头,“是,大小姐着实伤心,这明显就是个局,想坏咱们大小姐名声呢!”

    崔恂当然明白这一点,只是他不明白王衍到底有没有掺和其中,又是谁主使的。

    若他没有,可九贞的态度如此,若有,他既不想退了婚事,这又是为何?

    “那几个人可看好了?”

    “回老爷,都看好了,您可要亲自瞧瞧?”

    “走!”

    崔恂说走就走,去了刑房。

    天儿黑下来之前,崔府出去了个人,匆匆隐入人群。

    东苑内,崔恂过来请安,老太爷看了他一眼,不予理会。

    “父亲,儿子已经将事情处理了。”说着,将来龙去脉说了遍。

    老太爷这才开口,“内宅如今是温氏操持着,却出了这样的疏忽,你告诉她,若是没那个精力,就趁早将权交出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