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姑娘今生不行善

作者:春梦关情 | 言情总裁

收藏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后变了个人,以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颜色变深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忸怩作态,羞涩很紧张。盛京百姓:懂了,故意地气三殿下的。福宁内殿龙床上,年轻的帝王惨白无血色的脸上眸却灿如星,诡异异常。。

姑娘今生不行善_第二十六章 谁的错免费阅读

    许氏有私心,但她并不觉得这可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亘古不变的道理。她原是想着此事她家也是受害者,虽然她也生气恼怒,大郎今次着了魔一样,回了家就疯言疯语,说什么两三年内决计不...

    许氏有私心,但她并不觉得这可耻。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亘古不变的道理。

    她原是想着此事她家也是受害者,虽然她也生气恼怒,大郎今次着了魔一样,回了家就疯言疯语,说什么两三年内决计不会成婚,没必要耽误裴清沅,别说把国公爷轻的打他,她也气的不轻。

    可是能怎么样?她还不是要想法子替他兜着,把这婚先给退了再说。

    难不成真的等到明年两家过完明路定下婚期,临到成婚时他再闹一场,真把裴家得罪个彻彻底底吗?

    本来是私下能解决的事儿,外面那些人又浑说一通,弄得如今势成骑虎。

    顾家是去不得的。

    顾怀章护短出了名,根本就不跟人讲道理,他那个夫人也不遑多让。

    所以她想到了昌平郡王妃。

    郡王府的门楣多尊贵啊,可越是尊贵体面,越是叫规矩拿捏着。

    这面子总不能一点都不顾吧?

    再心软些,松了口,裴家那里自有姜氏替他们周旋,这是好事!

    许氏只是没料到姜氏会似现在这样冷脸,她只得越发放低姿态,拿出求人的态度来:“您说我也多倒霉。裴家的婚事,好不容易求来的,当初裴家大姑娘年纪尚小,两家没过明路,但我跟着国公府去一趟河东,盛京众人不也心知肚明,这些年我们不说,人家就跟我们心照不宣罢了。

    本来大姑娘及笄礼过,我就说先去下聘,裴家又说不着急。

    您是明白人,膝下也有儿子,我如今都叫大郎给气昏了头,说起话来语无伦次,可您体谅我些,也晓得我心里多难过。”

    姜氏听来只想发笑。

    他们要退她外甥女的婚,她还得反过来体谅他们。

    跑到她跟前来开玩笑呢?

    她一言不发,冷眼打量许氏。

    从前倒没觉得这位成国公夫人这么豁得出脸面。

    许氏见她不为所动,咬了咬牙:“武安伯府那个丫头,缺了大德了,一坑坑三家,活活打死了她我都不解恨!王妃,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大郎眼下魔怔了一般,说什么不肯成婚,他说拖上两三年,哪怕是孩子话,但这事儿他心里有阴影,短时间内好不了,一年半载的,裴家大姑娘也等不起不是?

    我是真喜欢那个姑娘,可大郎生来是个没福气的,总不能为了他,耽误了大姑娘的婚事。”

    退婚嘛,翻来覆去无非就是那些话。

    姜氏实在是不想再听了,冰冰的哦了一声:“说了这么多,你们家原是为我外甥女考虑,是为了她好,才要退她的婚,那我得多些国公夫人,等回头她到了京城,我带她去给许夫人磕个头,谢谢你?”

    她胸口堵着一口气,无论如何不会给许氏好脸色,但看许氏嘴角一动又要说话,便一抬手,示意她不必多言:“要退婚,我是做不了主的,你得去跟我妹妹妹夫说。不过你什么意思我明白,想叫我从中斡旋,免得伤了两家和气,看来成国公也不想伤筋动骨。”

    这话才说到点子上。

    许氏忙不迭点头:“正是王妃这话了。”

    她也顾不得姜氏那些阴阳怪气的嘲讽,只当没听见,双手做捧心状,哎哟哟直道:“我就说您是能明白我,也肯体谅的。这事儿大郎虽也是受了那小蹄子祸害,可真退了婚,为了堵盛京与河东悠悠之口,终归是我们家大郎的错失。这……这……”

    她支吾半晌,姜氏索性把话接过来:“背信弃义的是成国公府,毁人姻缘的也是你们成国公府。

    许夫人今天既然来开了这个口,我心里有数了。

    你家既不愿再把这桩婚事放在心上,我外甥女也不是寻不着好人家的郎君,非嫁你家大郎不可。

    你放心,就算我妹妹妹夫不晓得盛京诸事,一时不同意,我也一定从中斡旋,劝他们夫妇退婚,绝不叫清沅入你成国公府门楣!”

    许氏闻言脸色骤变:“王妃……”

    “可有一样。”姜氏掀了眼皮乜她,“你们家打算怎么补偿我外甥女?”

    “这……王妃这又是何意?”许氏确实是叫姜氏这话问愣了,脱口而出反问回去。

    正这时候,姜莞从外头回来,径直提着裙摆进了堂中来。

    她今儿身上是条间色裙,茜红间着凝胭色,红的张扬耀眼。

    许氏一看她来就先皱了眉。

    长辈们谈正事,她一个小姑娘家总要请个安就出去的。

    否则她今天丢脸真是丢大了。

    连晚辈也看她笑话!

    她哪里知道今日事本就是姜莞一手策划,哪里肯走。

    姜莞那里同姜氏请了安,也转头与许氏见了礼,非但不走,反而往姜氏身边踱步过去。

    姜氏心气儿不顺,但她得自持身份,不能骂到许氏脸上去,转念一想,顺势揽上小姑娘手臂,真就把人留下来了。

    许氏彻底无语了:“王妃,咱们的事情还没说完,阿莞在这儿……不大方便吧?”

    姜氏只冷笑,姜莞咦了声,歪头看她:“姑母许我留下来,我以为是我可以听的事情,原来竟不是吗?”

    她撇了撇嘴,作势要起身:“是我失规矩了,国公夫人别见怪。姑母,您和国公夫人谈事情,我过会儿再来……”

    “走什么?自己家里,倒要你避着她不许听了?”姜氏按住了人,没叫她动,“许夫人来是同我说要跟你清沅表姐退婚的事,你没什么不能听的,坐着吧,也长长见识。”

    反正她早晚要知道。

    小姑娘迟早得长大,有时候想想,她们做长辈的,也不能真把人放在温室里护一辈子。

    将来经历不得风霜可怎么好?

    也该叫她听一听看一看,这世上还有这等不要脸的人家,免得以后遇上了,束手无策,给人拿捏揉搓去。

    许氏脸色也不好看起来:“王妃,此事若真要论,也实不是我家过错,您若实在气不过,我还是明日一早备下厚礼,和国公爷一道登门,再谈此事吧。”

    她见状不对就要跑,姜莞哪里给她这样的机会。

    她靠在姜氏身边,不阴不阳,好似真的不懂一般,软软道:“韩家当年登门求娶,我小姑父与小姑母见国公夫妇心诚才点头,如今我表姐就要进京了,你们家说要退婚,怎么反倒不是你家的错呢?我年纪小不知事儿,夫人,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