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姑娘今生不行善

作者:春梦关情 | 言情总裁

收藏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后变了个人,以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颜色变深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忸怩作态,羞涩很紧张。盛京百姓:懂了,故意地气三殿下的。福宁内殿龙床上,年轻的帝王惨白无血色的脸上眸却灿如星,诡异异常。。

姑娘今生不行善_第二十九章 跪下谢罪免费阅读

    小姑娘家贪玩儿爱热闹的场面,嘛姜莞是从来不在家里闲不住的性子。裴清沅数年将近盛京来,再端庄大方老成持重的人离了亲爹亲娘,有了年纪相差不大的姊妹在一旁撺掇,多少也生起些贪玩儿的心思来。长辈们不拘着,姜莞拉了裴清沅就出了郡王府,她带给的行李和奴仆,皆有姜氏替她打点妥裴清沅数年不到盛京来,再端庄持重的人离了亲爹亲娘,有了年纪相仿的姊妹在一旁怂恿,多少也生出些贪玩的心思来。。...

    小姑娘家贪玩爱热闹,反正姜莞是从来在家里闲不住的性子。

    裴清沅数年不到盛京来,再端庄持重的人离了亲爹亲娘,有了年纪相仿的姊妹在一旁怂恿,多少也生出些贪玩的心思来。

    长辈们不拘着,姜莞拉了裴清沅就出了郡王府,她带来的行李和奴仆,自有姜氏替她打点妥当,根本就用不着她自己操什么心。

    一路出府往茶楼,路上裴清沅也听得见那些嘀咕声。

    说是小声议论吧,可百姓们见着沛国公府马车,又根本就没打算压低声音,是以字字句句钻入裴清沅耳中。

    她面容爬上惘然,眼底掠过晦涩,与姜莞玩笑的心,也收了七七八八。

    姜莞是故意的。

    她来了,这些躲不掉,早听到晚听到,结果都一个样。

    还不如趁着今天刚来,见了姑母与舅母,心情不错,听了这些也好开解。

    是以什么都没说,只握紧了裴清沅的手。

    ·

    “退婚的事情我知道,父亲飞鸽传书,要我到了盛京,一切听姑母安排,也劝我不要太把韩家放在心上。”

    裴清沅执盏未饮,茶当然是她素日里爱的峨眉白芽。

    二楼雅间靠窗的位置,姜莞最喜欢把窗户支开,看着楼下往来不绝为生计而忙碌的百姓,瞧着这人间百态。

    也正因如此,楼下的议论纷纷,糅杂在一众叫卖声中,清晰入耳。

    裴清沅脸色仍旧没有多好看,语气却很平和:“我才十五,并不急着要成婚嫁人,如今离了河东,到了姑母身边小住,同你一处,也玩闹些时日,松泛松泛,横竖没有人约束拘着我。”

    姜莞细细琢磨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变化,慢慢放下心来。

    她果然是个豁达女郎,很能想得开。

    那些话虽然伤人,裴清沅也的确为此而不开心,但不至于过分放在心上。

    “表姐能这么想才最好不过,如今又得了韩家赔给你的那些,好好着人打理着,都是你的私产,往后你财大气粗,自己想做什么不成?”

    姜莞把盈盈笑意挂在脸上,托腮看她:“姑母说了,没了成国公府,天下的高门士族数不胜数,来日定为表姐寻门好亲事,找个好郎君。

    我那日也见了成国公夫人,实在不成体统,那样的人家,简直虎狼窝,退了婚才更好,免得你将来受苦,难不成成婚之后受了委屈再和离?还不如眼下这般呢。”

    裴清沅让她一番话逗笑了:“你小姑娘家家,动辄把成婚呀和离呀挂在嘴边,不像话。”

    姜莞才不在意那个。

    姊妹两个坐了有小半个时辰,商量着要到首饰铺子去逛一逛,给裴清沅买几件京中如今最时兴的首饰,便携手出了雅间门。

    但天底下真就有这般巧合的事。

    更有那等死不悔改的人——

    “河东裴氏嫡长女又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叫人家退了婚,脸上无光?”

    “听闻裴清沅神仙妃子一般的人物,模样身段便连姜莞也比她不过,韩大郎图个什么?还真叫个下作丫头吓破胆吗?”

    “你懂什么,那是根本就没瞧上裴清沅,寻了借口要退婚罢了。若真喜欢,巴不得早早娶回家拱着,哪有这么多说辞。”

    “听说国公夫人去商量退婚的事情,姜莞就杵在旁边听,还插嘴,这沛国公府的教养,说来也堪忧的很。”

    “一对儿表姐妹,双双退了婚,真是合该她们两个做姊妹,上辈子就积下的缘分吧!”

    ……

    不堪入耳的又何止是出自楼下过往百姓口中。

    出得门来,拐过转角,另一雅间中的哄笑调侃,那样漫不经心的指摘,全都落入姜莞与裴清沅二人耳中。

    裴清沅一向好脾气,也黑头了一张脸,更不用说姜莞。

    那屋里的声音也熟悉。

    尤其是说她二人合该做姊妹的那道——上次就是他,大言不惭,说她踹开小郎君的门,好没体统。

    姜莞咬紧一口银牙。

    这些人背地里说她,她可以轻轻揭过,只把人送去京兆府,叫他们爹丢个脸上京兆府卖情面领人。

    可怠慢到裴清沅头上,却不大成。

    姜莞发了狠,已然提步至紧闭的雕花门前,正似那日一般无二,一抬脚,踹开了房门。

    裴清沅甚至来不及拉住她。

    屋中人吃了一惊,待要骂人,转脸看见立于门口的姜莞和裴清沅二人,登时面如死灰。

    那蓝衣圆脸的小郎君,是真喜欢蓝色衣裳,换了个款式花样,颜色却还是那个颜色。

    礼部尚书家的嫡子,便是这般好教养。

    也敢大言不惭说她沛国公府教养堪忧。

    姜莞连冷笑都不肯给,眸中掠过肃杀与阴鸷:“王六郎似是不长记性,你阿耶掌管礼部,本该最重礼数,却教得你背后说嘴,论人是非,就凭你也配对我表姐说三道四,扬言沛国公府教养堪忧,真是可笑至极。”

    她冰冷的眼神一一扫过屋中三人:“还有你们——上一回往京兆府走一趟,回了家中,看来各位大人皆没当回事,不曾好好约束管教。”

    王六郎闻言上下牙齿打了个颤:“你又……又待如何!我们说的也不过是实话,谁叫你们两个小娘子听人墙角?了不起……了不起我们道歉!外面那些百姓也都这般说的,难不成你一一问责去吗?”

    裴清沅也是想不到,这人还敢大放厥词。

    她也是气得不轻,又心想该护着姜莞些,于是上前,把姜莞拉到身旁来:“寒门百姓无知便罢,诸位小郎君世代官宦人家出身,幼承庭训,皆该识礼重教,难道也无知无畏,什么话都敢说吗?

    何为实话?是指河东裴氏女没什么了不起,还是指沛国公府教养堪忧?

    我依稀记得,表妹与三殿下退婚是圣心独裁,天子金口,会为我表妹另觅佳婿,诸位言下之意,此乃官家的不是。

    我与韩家退婚,国公府直言乃他家之过,这才补偿银钱充作我的私产。

    怎么到了你们嘴里,竟是我们姐妹的过错,这是谁家道理?”

    她还是讲道理,字字珠玑,一针见血,但终究说的不够厉害,也不是骂人的话。

    姜莞看她回护的样子,心中动容,反握上她的手。

    三个小郎君面面相觑,一面惊艳于裴清沅那张脸,一面又讶然于她这番话。

    姜莞同她比肩而立,姿色竟有些落了下风。

    “这……我们原是一时多吃两杯酒,酒后失言,满口胡说,裴大娘子大人大量,还请宽宥则个。”

    绿衣那个倒识趣,紧着开口讨饶。

    要赔礼很简单。

    姜莞没再给裴清沅开口机会,拦在她话头之前沉声道:“宽宥则个不是不行,我表姐大人大量,我却小肚鸡肠,你们跪下与我表姐谢罪,今日事我就揭过不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