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姑娘今生不行善

作者:春梦关情 | 言情总裁

收藏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后变了个人,以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颜色变深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忸怩作态,羞涩很紧张。盛京百姓:懂了,故意地气三殿下的。福宁内殿龙床上,年轻的帝王惨白无血色的脸上眸却灿如星,诡异异常。。

姑娘今生不行善_第三十二章 习武免费阅读

    事情毕竟有,但好张口。上一次他派人来散布柳明华放印子钱,也没敢说大兄。真的不不愿意挨批。都这么大的人了,谁想整天被兄长规则约束父母管教啊?之后跟大兄曾说几次,更有甚者在母后面前告了大兄一状,却并也没效果。大兄习惯管着他了。他出生于那一年,大兄三岁多点,正懵上次他派人散播柳明华放印子钱,也没敢告诉大兄。。...

    事情当然有,但不好开口。

    上次他派人散播柳明华放印子钱,也没敢告诉大兄。

    实在不愿意挨骂。

    都这么大的人了,谁想天天被兄长约束管教啊?

    之前跟大兄说过几次,甚至在母后面前告了大兄一状,然而并没有效果。

    大兄习惯管着他了。

    他出生那年,大兄三岁多点,正懵懂的年纪,也还不知道什么是天家兄弟,反而庆幸于自己多了个同胞弟弟,将来能一起掏鸟摸鱼,跟人家打起架来,也有亲兄弟做帮手。

    真等到他大一些,大兄已经进学,文治武功,皆为上品。

    于是就开始抓他的课业,抓他的规矩与体统。

    大兄在外与人打架斗殴,但从来不许他跟人动手。

    当年珠珠追着他喊二哥哥,引得她嫡亲二哥生气,非拉着他打了一架后,大兄见他身上带伤,二话不说把姜元瞻捉来痛打一顿,被父皇抽了五个鞭子,说他带坏弟弟。

    想起从前许多事,赵行实在心有余悸。

    大兄待他好,并不是百姓口中天家无父子,更无兄弟情深那一说,那番话,只适用于大兄与赵奕之间,或者是,他和赵奕之间。

    不过大兄管教他也是真的严。

    希望他长成皎皎君子,朗润清舒。

    他骨子里不是,但要装作是,不想让大兄失望寒心。

    故而为了给小姑娘出头而动这些手脚,这点子理由在他这里足够他去杀人,在大兄那儿却站不住脚。

    他也不想连累珠珠。

    于是赵行顾左右而言他,索性往别的上面扯:“还有王尚书——大兄,听说他宠妾灭妻,还养了七八个外室,嫡子整日招猫逗狗,不务正业。他是礼部尚书,掌礼仪教化事,大兄不打算管一管吗?”

    赵禹眯眼打量他:“哪里听来的?”

    他耸肩:“坊间传言纷纷,朝臣之间也偶有议论。”

    可没有人闹到明面上,更无御史言官参奏。

    赵禹嗯了声,声略有些沉:“所以胡明德也是如此?”

    “差不多吧,横竖都是蛇鼠一窝不干净。”他敷衍过去,又问王家事,“大兄确然不管?”

    赵禹眉宇间平添些凛冽:“叫你去听夫子讲学,看来你只去一日,还是不能受教!往后一月去五次,逢十日我要抽查你的课业!”

    赵行眼皮跳了跳,头疼得厉害,却只是扶额应下。

    他如何不懂?

    王家于盛京立身三代,世代官宦,清流人家,根基复杂,姻亲众多。

    且王尚书本人,除了作风问题,以及教子无方外,于朝堂政务上从无差错,甚至可以说是做的相当好。

    有些遮羞布,不是一定要揭下来。

    他那些破事,未必无人知晓,连父皇恐怕都有所耳闻。

    不追究,是因为不想追究,也没有那个必要。

    像王尚书那样的人,在任期间不犯错,到了年纪辞官致仕,还能得个恩封,将来养老,挂个二品虚衔是情理中事。

    只要他不犯糊涂,别把他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往人前推,那么大家相安无事。

    赵禹是看他肯受教,火气才往下压了压,意识到方才话说的有些重,缓了缓:“二郎,你年纪也不小了,朝廷六部,真不想去担个职,替父皇,替我分忧吗?”

    赵行不假思索拒绝他:“我如今这样自由自在,清闲松散惯了,况且我不去当差,不是也替大兄分担许多吗?”

    譬如之前送到他手上的账本。

    赵禹拿他没办法:“那你自己看着办吧,可最多也就再纵着你这一年。明年你都十八了,收收心,先担了差事,历练两年,我跟母后商量着,给你选个好姑娘,往后成家立业,才是正经的事。”

    赵行垂着眼,眸色复杂,这话却没有再应。

    正好赵然换好衣服打马过来,听见最后那几句,眼中闪过狐疑,犹豫着瞟了赵行两眼。

    真拿他亲表妹当妹妹看呢?

    虽说这十几年大家都是这样认为的,但他怎么就觉得哪里不对劲,有些怪怪的呢?

    赵禹见他抽着眼角一直看赵行,黑着脸一夹马肚子:“既然下场比试,认真些,你老看二郎做什么?你先与我打过!”

    赵行方才有些出神,闻言回敬赵然一眼,赵然的疑惑收的不及,落入他眼中。

    那头赵禹已经提枪攻来,打了赵然一个猝不及防。

    赵行没理他,拉紧缰绳往旁边退开,暂且将“战场”让给他二人,心内细细捉摸了一番赵然方才那个眼神,而后视线飘到了西侧看台上去。

    ·

    姜莞今日穿了件豆蔻底葡萄花鸟纹的褙子,衬着一条柿红裙,温婉清新,发髻上又系了根桃红发带,飘飘然垂下,随风飘动,发带上异色满绣的牡丹花似有了生命一般,美的惊心动魄。

    看台与场下距离算不上特别远,能将对阵看得一清二楚,不过到底有些距离,若是再想把人脸上神情看真切,却是不能够了。

    她能感受到赵行投来的目光,却不知他因何看来,又在想什么。

    回望过去,可须臾他又看向了别去。

    姜莞撇撇嘴,赌气似的捉了自己发带尾端,不许它再飘动。

    裴清沅看她鼓着腮帮子,也不知好端端的又赌什么气,戳戳她肩膀,试图拿话题哄她放下心中所想:“昨日问你你神神叨叨不肯说,今日来了练武场,我再问问你,好好地,真就只是为了看大殿下与二殿下对阵,跟着跑到这荒郊野外来吗?”

    这哪里算是荒郊野外啊,不也挺好的。

    姜莞挽着她胳膊,头靠在她肩膀上:“我想跟二哥哥学功夫。”

    她可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裴清沅闻言差点儿没跳起来:“这又是什么古怪想法?我劝你快快打……”

    打住没说完,她自己先闭上了嘴。

    二殿下对她有求必应,她又自幼练武,那是舅舅许的,说沛国公府军武立家,便是女孩儿,也该勤加练习,不能做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身处太平盛世,要居安思危,倘或有朝一日山河破碎,战火四起,沛国公府哪怕只剩下老弱妇孺,也要能提枪上马,安邦定国。

    她想跟着二殿下练武,何必要费这个劲……

    倏尔想通什么,裴清沅眸中闪过震惊,心口突突跳起来,死死按着姜莞手腕:“你该不是想要一会儿下场,与大殿下对打,得大殿下首肯,然后去跟二殿下学功夫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