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姑娘今生不行善

作者:春梦关情 | 言情总裁

收藏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后变了个人,以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颜色变深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忸怩作态,羞涩很紧张。盛京百姓:懂了,故意地气三殿下的。福宁内殿龙床上,年轻的帝王惨白无血色的脸上眸却灿如星,诡异异常。。

姑娘今生不行善_第四十章 抢婚免费阅读

    郑皇后是派人去召裴清沅入宫说话的,可来的却是姜氏。含章殿内姜氏同郑皇后大眼睛瞪小眼,她也也不是看不出,郑皇后一惯和蔼的面容上,有几分隐怒,凤眸中含着薄愠。但她不能够不来啊。三娘那点心思,急切地的,明晃晃写在脸上,她把人钳住了问,他也老实坦白一切不瞒着。含章殿内姜氏同郑皇后大眼瞪小眼,她也不是看不出来,郑皇后一贯和善的面容上,有几分隐怒,凤眸中含着薄愠。。...

    郑皇后是派人去召裴清沅进宫说话,可来的却是姜氏。

    含章殿内姜氏同郑皇后大眼瞪小眼,她也不是看不出来,郑皇后一贯和善的面容上,有几分隐怒,凤眸中含着薄愠。

    但她不能不来啊。

    大郎那点心思,急切的,明晃晃写在脸上,她把人扣住了问,他也老实坦白不瞒着。

    姜氏心里很清楚,外甥女那张脸,她都这把年纪了,看了都觉得心动,何况大郎那傻小子呢?

    反正都跟韩家退了亲,要是阿沅住在郡王府这段时间能跟大郎看对眼,那亲上加亲,岂不比便宜了外面的要强上百倍。

    结果她还没来得及多叮嘱儿子几句,让他不许唐突,不许冒失,宫里就来了人,说中宫传召。

    郑皇后好端端的传阿沅说什么话?

    姜氏心思一转,鬼使神差想到了赵禹。

    他说,裴大姑娘看着弱不禁风,这样其实不好,该一同练武,强身健体。

    他说,河东裴氏家门显赫,冠裳不绝。

    然后她就来了。

    甚至没让裴清沅知道,宫里来了人传她进宫。

    郑皇后按着额边:“不是说刚跟着二郎他们去练武场回来吗?怎么一进家门就病了?”

    姜氏讪讪的笑:“她身子不是太好,从小就病怏怏的,可能是路上吃了风,一回家就开始咳,咳得厉害,有些起热。”

    她说的跟真的似的,郑皇后横了她一眼:“我怎么记得裴家那孩子幼时在京中小住,身体好得很?”

    “额……”

    姜氏哑然无语。

    心道你记性还挺好的。

    郑皇后冷哼了声:“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就把她叫到宫里来说说话,难道吃了你外甥女?你是不是根本就没让孩子知道我传她进宫的事儿,拦了含章殿的女官,就进宫来了?”

    瞒嘛是肯定瞒不过去了。

    打从一开始郑皇后就没准备信她的鬼话连篇。

    她嫁给郡王那年,皇后还不是皇后,连太子妃都还没当上,晋和帝彼时受封宪王,是以那会儿她同郑皇后走动也还算多,感情还行,彼此之间自是有些了解。

    “圣人,我能不能问问您……”

    郑皇后一抬手:“你聪明,我也不瞒你,本来是想把人叫到宫里来我见一见,官家的意思,若是我也可心中意,想给她和二郎赐婚。”

    谁?!

    怎么变成赵行了!?

    姜氏登时错愕:“圣人是说,二郎?”

    郑皇后拧眉:“二郎明年十八了,难道不该考虑他的亲事?”

    她又不是这个意思!

    可赵禹他不是……

    那都不重要。

    姜氏心思转过,话比脑子更快些:“这恐怕不成。”

    郑皇后心头一沉:“怎么说?是那孩子有什么……”

    “阿沅很好。”

    郑皇后迟疑的一瞬,姜氏就把话给接了过来:“我今日进宫也是为这个来的,然哥儿也看中了阿沅来着。宫里来人说圣人传召,我思来想去觉得不大对劲,您要想见她,她抵京第一天您就传她进宫了,也不会等到今天。

    她刚与韩家退了婚,我估摸着,您或许动这个心思,所以没叫她来,我自己进宫来见您了。”

    郑皇后一脸的尴尬。

    这事儿可真是叫人无语。

    官家叫李福来说,她也细细问过,听官家的意思是,二郎平白去找胡家麻烦,恐怕是为了给裴清沅出头,可李福又说,二郎在福宁殿时一口回绝,说他绝非裴清沅良配。

    郑皇后心里想着,二郎也很可能是为姜家小姑娘出头的,不过总归还有个裴清沅在里面,也许真是为了人家姑娘,然后被亲爹揭穿心思,不好意思了呢?

    是以还是觉得把裴清沅召到含章来见见。

    谁知道召来这么个事儿——

    郑皇后脸色不大好看:“然哥儿亲口同你承认的?”

    姜氏说当然:“我一眼就看穿他心思了,留了他问话,他承认了!”

    那……

    “那你怎么个意思,想叫官家赐婚吗?”

    姜氏连连摇头说没有:“阿沅还未……”

    糟糕,差点儿说漏了嘴。

    她一咳嗽,改了口:“孩子们自己的事,就不麻烦官家了。阿沅这不是才刚退了婚吗?等再过些时日。她今年要在盛京过年,明年开春后才回河东,我准备带上然哥儿,亲自送她回去,正好同裴家说说。”

    说个屁。八字没一撇的事。

    但总不能说她准备顺其自然吧?万一郑皇后就是看上了阿沅,非要抢她当儿媳妇呢?

    这种事,谁先占着算谁的,就算是官家圣人,也不能从她手里抢儿媳妇!

    万一将来阿沅看上的真是赵行,那大不了她来含章殿给圣人请罪,把儿媳妇还给圣人就是了。

    郑皇后眸色暗了暗,面上掩不住的失望:“看来两个孩子倒彼此中意……可那……”

    她正想问可那终究不是还没说定,含章殿的女官掖着手进了内室来回话:“二殿下听说郡王妃来了,说来给郡王妃请个安。”

    郑皇后眼皮一沉,不太想让他进来。

    姜氏却笑呵呵说好啊:“圣人,正好二郎来,不然您当面问问二郎,他要真是对阿沅有心,我也好帮着您一块儿劝劝他。毕竟君子不夺人所好,他总不好同他弟弟抢的吧?”

    郑皇后真想让她赶紧走人!

    姜氏这张嘴啊,就是从小被老国公和国公夫人惯出来的。

    姜护袭爵之后,天下无人不知那是个最护妹的,大姜氏和小姜氏两个,小的那个从小乖巧倒还好,大的这个却自幼娇纵豪横,被宠的越发天不怕地不怕。

    成婚后昌平郡王更事事顺着她来。

    这张嘴真是烦人!

    ·

    赵行是听说他一走李福就去了含章殿,没多久含章的女官出宫去,然后姜氏就进宫了。

    他越想越不对劲,恐怕是他父皇压根儿没把他拒绝的话放在心上。

    母后派人去传裴清沅,结果召来了皇婶。

    他如何在殿中坐得住,换了身方便见人的衣服,急步往含章而去。

    入了殿内,赵行眼神匆匆掠过,见他母后神色虽如常,但隐有烦躁,想是皇婶那张嘴,不知说了什么,把她给气着了。

    但也正因如此,赵行竟松下一口气来。

    姜氏见他来,是真不怕彻底惹恼郑皇后,笑呵呵径直就问他:“二郎,听圣人说,你喜欢阿沅,想娶阿沅做你未来的正头王妃,是吗?”

    郑皇后一记刀眼扔过去,直接改口:“是你父皇让我叫裴家姑娘进宫来见见的。”

    赵行一脸无奈:“儿臣不喜欢裴大姑娘,在福宁殿内跟父皇说过的,母后您怎么不来问问儿臣,就听了父皇的。”

    他提步往郑皇后身边去,温声问她:“您就这么急着要给儿臣定门亲事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