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姑娘今生不行善

作者:春梦关情 | 言情总裁

收藏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后变了个人,以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颜色变深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忸怩作态,羞涩很紧张。盛京百姓:懂了,故意地气三殿下的。福宁内殿龙床上,年轻的帝王惨白无血色的脸上眸却灿如星,诡异异常。。

姑娘今生不行善_第四十二章 我喜欢姜莞免费阅读

    “这是真的吗?但是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说要给二兄赐婚呢?”“这种事我诓你做什么?少咋咋呼呼的!”屋内赵然的声音里满是惊诧,姜氏语气中却无可奈何更多人些。母子二人心思各异,连屋外的姜莞,也其中别的想法。她并不是故意地要听墙角的。她明白姑母是入宫去了,所母子二人心思各异,连屋外的姜莞,也另有别的想法。。...

    “这是真的吗?可是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说要给二兄赐婚呢?”

    “这种事我诓你做什么?少咋咋呼呼的!”

    屋内赵然的声音里满是惊愕,姜氏语气中却无奈更多些。

    母子二人心思各异,连屋外的姜莞,也另有别的想法。

    她并不是故意要偷听的。

    她知道姑母是进宫去了,所以听说姑母从宫里出来,才特意过来看看。

    结果屋外廊下也没人当差值守,她还四下扫了两圈儿,疑惑着姑母把丫头们打发去了哪里。

    等提步上了垂带踏跺,正准备打帘子进门,结果隔着明瓦窗,听见屋内的谈话。

    姜莞愣在原地,不留神就把姜氏母子的谈话听了个一字不落。

    她心绪有些复杂,便没打算再进门去,轻手轻脚的自廊下退到月洞门外,拖着略显沉重的步子回了自己院中。

    前世赵行的赐婚是在明年。

    他十八岁生辰之后,赵禹奏请官家,让他到吏部去历练一番,在朝中领了差事,婚事才被官家圣人提上章程来。

    起初圣人的确是最中意柳明华,但最后是她被指婚给了赵行。

    大约是赵奕的手笔。

    那是因为……裴清沅当年来京,没有发生与成国公府退婚之事。

    这些是被她亲手打乱的。

    姜莞不太能理解。

    她原以为一切按部就班,她不用着急,也不必操心。

    等明年赵行生辰后,她及笄礼也已经过了,官家赐婚,礼部选定吉日,她安心待嫁就是。

    现而今看来,并非如此。

    裴清沅过来的时候她还盘腿坐在罗汉床上发呆。

    屋里地龙烧的旺,可她连身上的披风都没脱下去。

    从外面回来她神色不好,长安和长宁要上来伺候,都被她冷冰冰的打发了出去。

    这会儿居然不嫌热。

    裴清沅拧眉上前,动手替她解开披风的系带。

    姜莞突然回神,一把钳了裴清沅手腕。

    因走神,她也没留神何人进门,稍稍带了些力道。

    裴清沅诶地一声:“我可没有一身好武艺,连大殿下也能打赢,你再这么掐下去,我的手要断啦。”

    姜莞忙卸力,面上闪过歉意:“我在想事情,不知道是表姐。”

    裴清沅说没事,已经替她脱下披风,而她鬓边挂着汗珠。

    她无奈摇头,取了帕子替她擦干净:“这样出神,到屋里连披风也不脱掉,再把你捂出热症来可怎么好?”

    等替她收拾干净,裴清沅才在她对面坐下去:“珠珠,是遇上什么事儿了吗?”

    其实她也不是突然要过来。

    长宁伶俐,见姜莞半天不出来,也不叫人进门伺候,怕她有事儿,又不敢贸然去回长辈,便到她院子里告诉了一声,她这才匆匆赶来的。

    姜莞心里隐隐有个想法,但有些许犹豫。

    她盯着裴清沅看了很久,压了压声,问她:“表姐,我要是去跟姑母说,想嫁二哥哥,姑母会不会生我的气?”

    裴清沅万万没料到,她只是怕小表妹遇上不开心的事情,想来开解一二,结果从她嘴里听到这样叫人震惊无措的话——

    嫁给二殿下吗?

    但是姜莞先头是被指婚给三殿下的人。

    她即便是身在河东,也听阿耶阿娘说起过一些,说这门婚事也算不错,至少珠珠心里是欢喜的。

    怎么现在又……

    裴清沅眼中的震惊刺痛了姜莞的眼。

    这事儿难就难在这里。

    她刚跟赵奕退了婚都没那么棘手。

    问题是所有人都还是觉得,她心里是有赵奕的。

    她贸然说要嫁给赵行,恐怕连官家圣人都要觉得她是小姑娘家赌气行为。

    别再把圣人给惹毛了。

    姑母进宫去跟圣人“抢”这桩婚,圣人再大度,心里多少也会不高兴。

    赵行是她最宝贝的儿子,婚事又被她这个小姑娘拿来赌气,不气死才怪。

    说来说去都怪她自己是个蠢货!

    跟赵奕蹉跎了五年时光,弄得自己现在张不开口。

    她就莫名其妙说了那么一句,再没有后话了,裴清沅心里害怕,拽着她的手,颤颤问她:“珠珠,你……你想干什么?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我看二殿下拿你当妹妹一样,你……你跟三殿下他……”

    “我跟赵奕什么事儿也没有。”姜莞并不想在这件事上过多解释,长叹了一声,“表姐,你也觉得我说这话很离谱是吧?我想嫁二哥哥,听起来跟赌气似的,对吧?”

    裴清沅不想刺激她,怕她冲动之下做傻事。

    可她又这么坦率直白。

    率真的让人舍不得拿好听话哄她。

    裴清沅在姜莞脸颊上轻轻捏了一把:“你去跟姑母说,她也不会生气,因她觉得你在赌气,在撒娇。珠珠,你自己心里不是都清楚吗?所以这话就不要说啦。你遇上什么不高兴的事情,跟我说说,我哄哄你,咱们就过去啦。”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姜莞总算是明白了。

    心头升起浓重的无力感,还有挥散不去的烦躁。

    但她又没办法跟裴清沅解释更多,于是只能摇头:“没什么,刚才走神,胡思乱想了一通,表姐当没听到吧。”

    ·

    赵禹住的承义馆跟赵行的观德堂也不算远。

    他在赵禹门前站了好半天,惊动了里面伺候的小太监。

    匆匆去回了赵禹,又出来迎他。

    赵行长叹口气提步进宫门,赵禹已经从书房迎了出来。

    一看他那副愁眉不展的模样,下意识拧眉:“事情不都替你解决了?怎么还苦着个脸。”

    赵行心说那点麻烦算什么麻烦,眼下的才棘手。

    兄弟二人入了正屋东次间,赵禹看他一脸有事跟你商量的表情,吩咐奴才们全都退了下去,不叫人在跟前侍奉。

    “说吧,你还在外面干什么了?”

    赵行眼皮跳了跳。

    类似于这样的话,十五岁之后,就只在大兄这里听到过了。

    他习惯了,大兄好像……也很习惯。

    所以没必要藏着掖着。

    赵行沉声,直截了当跟赵禹说:“我喜欢姜莞。”

    “咳……咳咳嗽——”

    赵禹刚端起茶杯喝口茶,一听这话,叫呛住了。

    好家伙,一本正经,直呼姓名。

    说的是姜莞,不是珠珠。

    赵禹半天平顺下那口气,难以置信的打量眼前的弟弟,艰难问他:“你刚才说,你喜欢谁?”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