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姑娘今生不行善

作者:春梦关情 | 言情总裁

收藏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后变了个人,以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颜色变深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忸怩作态,羞涩很紧张。盛京百姓:懂了,故意地气三殿下的。福宁内殿龙床上,年轻的帝王惨白无血色的脸上眸却灿如星,诡异异常。。

姑娘今生不行善_第四十三章 一年为期免费阅读

    赵行坐在对面,垂下眼,茶水的微温玻璃窗白瓷莲花盏传向掌心中来。他声音很低,语气很淡:“姜莞。”可轻轻地淡淡的两个字,莫名的感觉在人心头砸出坑坑洼不平洼一小片。继而心底热潮波澜,水渍又迅速迅速蔓延开,塞满了那一片坑洼不平,泛出层层涟漪。赵禹目不转睛盯着他,他却一直他声音很低,语气很淡:“姜莞。”。...

    赵行坐在对面,垂下眼,茶水的温热透过白瓷莲花盏传到掌心中来。

    他声音很低,语气很淡:“姜莞。”

    可轻轻淡淡的两个字,莫名在人心头砸出坑坑洼洼一小片。

    而后心底掀起波澜,水渍又迅速蔓延开,填满了那一片坑洼,泛起层层涟漪。

    赵禹目不转睛盯着他,他却始终连个眼神的回馈都不给。

    “看着我。”

    赵禹语气不善,赵行低叹一声,侧目望来,从没有哪一刻似目下这般郑重:“大兄,我不是跟你说笑的。”

    “你——”

    是哪里出了错呢?

    赵禹想不明白。

    他应该问些什么,毕竟突然得知弟弟是这等心思,他一时之间实在难以消化,也接受不了。

    就在去年,父皇给赵奕赐了婚,就赐在姜莞头顶上。

    可二郎呢?

    他那时候什么都没说,与往常无……

    不对。

    赵禹眸底惊诧一闪而过:“你那夜宿醉,是因为阿莞的婚事?”

    赵行仍是淡淡,嗯了一声。

    赵禹险些拍案而起,生忍下来,鬓边青筋突突的跳着:“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赵行深吸口气,视线落在长兄面上,看着他勃然变色,心内无力感越发爬升上来:“父皇赐婚的时候,珠珠心里只有三郎一个,她是满心欢喜,接受了这桩亲事的。大兄不是比我更清楚吗?”

    一句话噎得赵禹没话说。

    父皇因赵奕远离盛京十年之久,对他始终心怀愧疚,所以在他的婚事上格外大方。

    沛国公府嫡女,多体面的婚事啊。

    甚至转过头来安抚他,姜护忠贞公允,并不会因结亲之事就偏袒了赵奕,让他不要多心,这门亲事也只是说出去好听好看,且两个孩子看起来又是两情相悦,让他做兄长的多照顾弟弟一些。

    其实父皇心里什么都明白。

    他为此的确恼过一阵,但后来也没什么可说的,谁让姜莞是真的一心待嫁的样子,姜护那么急着把她送回盛京,住在皇叔府上,多半也是这丫头自己要求的。

    他难道真的从中作梗,坏人姻缘吗?

    若彼时二郎跟他说——

    “你这个混账东西!”

    赵禹生气吗?

    当然是生气的。

    只他自己都一时之间说不上来,气的到底是什么!

    “大兄。”

    赵行此时反而平静下来:“我知道你生气。事实上,这些年,我既然隐忍克制,将你们都瞒过,从她一心向着三郎那时起,我便想,做个兄长也好,她高高兴兴的,不比什么强?难道非要把人绑在自己身边一辈子,才是幸福美满吗?”

    赵禹不懂,也确实理解不了。

    他以一种近乎茫然的目光看向赵行:“所以?”

    “可三郎辜负了她,把她的心伤透了。她才十四岁,小小的一个人,娇滴滴的,这么多年,咱们这么多人把她捧在手心里,呵护着长了这么大,因为三郎,伤心一场,被人耻笑,落了水,差点儿丢了性命。”

    提起这些,赵行脸色仍然难看。

    他抬手在眼皮上压了压:“然后我后悔了。”

    赵禹嘴角一动,似有话要说,赵行眼角余光瞥见了,拦了他:“可我本来想日子还长,慢慢来,小姑娘情伤未愈,我多哄哄她,等她自己心甘情愿的时候,我想法子去跟父皇求一道赐婚的旨意,这一辈子,谁也别想在我手上再伤她分毫。但……不成了。”

    “什么不成了?”

    赵行重重叹气:“母后要给我相看小娘子,要给我赐婚,父皇都把心思动到裴清沅身上去了。方才皇婶进宫,就为这个事儿,我急匆匆去了含章殿见母后,否了这个事情。

    我没法子了——我方才跟母后说,那还不如把珠珠说给我,母后当我跟她开玩笑胡扯,根本没放在心上。

    所以我……只能来求大兄。”

    他那样可怜。

    连语气都一直是轻柔淡淡的,像洁白的羽毛在人心头扫过,最轻软,也最让人心痒。

    赵禹从来就不吃这一套,他跟姜莞说,撒娇卖乖没有用,那是实话。

    但二郎嘛……他想起二郎四五岁的时候,小小的一团,冬天的时候给他裹上厚衣服,团起来扔在雪地里,都能滚着走。

    他团了雪球,二郎会追着他身后叫阿兄,跟他要雪球玩。

    摔倒了也不哭,也不闹,自己爬起来拍干净身上的雪,还会牵着他的手跟他说阿兄慢点,别摔跤,疼。

    赵禹突然就心软了。

    什么责怪,什么问清楚,全都抛到脑后去了。

    “真喜欢她?”

    赵行眸色坚定点点头。

    “你是想让我去跟父皇母后说,替你求旨赐婚?”

    赵行抿唇说不是。

    赵禹神色一凛:“那你想干什么?”

    “大兄替我安抚住母后吧。”赵行深吸口气,“我想明日见了珠珠,问问她……”

    “你刚才不是说——”

    “事到临头,终究舍不得吧。”赵行苦笑了声,“她要不想嫁给我,用一道圣旨逼她点头?让她后半辈子恨上我?何况还有沛国公他们在呢。

    她不想嫁,父皇就算赐了婚,沛国公也会替她推了。她又才跟三郎退了婚,沛国公更有得说嘴。

    真闹到那个地步,往后就一点儿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

    这话倒是不假。

    赵禹面色稍霁:“那你也不能一直这么拖着吧?就算叫我去替你跟母后说,我替你拖多久?”

    “明年。”赵行眸色沉沉,“等明年我过了十八生辰,还不能叫她心甘情愿嫁我,那母后选了谁家小娘子,我都接受。不过大兄,我不是让你找乱七八糟的借口去替我拖延母后。”

    赵禹听懂了他后半句话,看看他那张脸,咬了咬牙:“知道,不会让母后给她指婚,把她赐婚给别家!这个事情……你还跟谁说过?”

    赵行摇头说没有:“不过赵然可能……他估计话本戏文看多了,多少猜到一些吧,但他不确定,也没敢来问我。”

    “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成天在外头不学好的!”赵禹啧声咂舌,“二郎,你都这么大的人了,也少让我替你操些心。这件事,我替你去跟母后说,你既然开了口来求我,我一定替你办妥。

    但你记好了今天答应我的,若然不成,往后好好过你的日子,丢开手,大家清净!”

    可赵禹转念又想到些别的。

    他眸光微闪,试探着问了赵行一句:“那要是你去问她,她明日便说,愿意嫁给你呢?”

    想到姜莞那张小脸,赵行眼中柔情直往外溢:“那是最好不过的事,可她还小,也不急着赐婚,仍旧缓一缓吧,别叫外头的人说她才跟三郎退了婚,转头又许给我,不好听。”

    赵禹一看他那副没出息的模样登时气血上涌,咬牙切齿:“回你自己宫里去,看见你那不值钱的样子就烦得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