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姑娘今生不行善

作者:春梦关情 | 言情总裁

收藏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后变了个人,以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颜色变深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忸怩作态,羞涩很紧张。盛京百姓:懂了,故意地气三殿下的。福宁内殿龙床上,年轻的帝王惨白无血色的脸上眸却灿如星,诡异异常。。

姑娘今生不行善_第四十四章 姜氏阿莞成吗免费阅读

    第二天赵行起得更早,亦或是说,他昨晚里更本翻来覆去就睡不着。现下大片的乌青遮忍不住,他也好不容易明白了了小姑娘往汝平行于宫那天脸上敷那么重的粉是为了什么。天未亮时落了些小雨,润雨如丝,混着泥香与花香,连同夹裹着冷风迎面而至而至,斥满鼻腔,又趁势钻进五脏六眼下大片的乌青遮不住,他也总算明白了小姑娘往汝平行宫那天脸上敷那么重的粉是为了什么。。...

    第二天赵行起得很早,亦或者说,他昨夜里根本翻来覆去就睡不着。

    眼下大片的乌青遮不住,他也总算明白了小姑娘往汝平行宫那天脸上敷那么重的粉是为了什么。

    天未亮时落了些小雨,润雨如丝,混着泥香与花香,一并夹裹着冷风迎面而来,斥满鼻腔,又顺势钻入五脏六腑。

    懂的人直打冷颤,那香气却又叫人通体舒畅。

    这本就是格外矛盾冲突的一天。

    赵行特意换了身沧浪色直裰,君子端方,芝兰玉树。

    是姜莞最喜欢的颜色。

    郡王府前院东侧有专门练功用的小院。

    一大片空地,东侧还种有矮竹。

    赵行坐在院内正堂屋里,茶水凉透了一盏,他搓着手,觉得闷,把窗户推开半扇,任由寒风簌簌灌入。

    后来索性连身上银狐大氅一并脱了,随手搭在官帽椅的椅背上。

    昨日在大兄那里豪言壮语,今日自从入了郡王府中,就开始心不在焉。

    他要怎么问呢?

    赵行生平第一次感到束手无措。

    十几年的时间里,珠珠拿他当兄长看待的。

    她明明有嫡亲二兄的,却从小跟在他身边,软糯清甜的叫着二哥哥。

    他习惯了,他们身边所有的人都习惯了。

    她都十四了,很快也是可以嫁人的大姑娘了,却根本没人想过,原来珠珠也是可以嫁给他的。

    她自己,又怎么会往这上头想?

    会吓到她吧……

    赵行剑眉深蹙,眉宇间甚至拢上一层暴躁。

    那是自心底爬上眉间的。

    其实也可以仗着她不懂,哄着她,偏着她,那些男女情爱之事,他虽也非个中好手,但总比她要强得多。

    可他又不舍得……

    赵行就是在这样飘忽不定,连他自己都没能拿定个主意的时候,一抬眼,看见了姜莞眼下同样大片的乌青。

    当时他心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却是,小姑娘确实很乖很听他的话。

    上回跟她说,不要拿粉敷着自欺欺人,她果然听进去了。

    姜莞来时见他面露烦躁,心下先沉,猜他是为了赐婚之事。

    她很少能看到赵行的脸上有不耐烦一类的神情,便一时连他今日穿着打扮也忽略掉。

    她站在门口,脚步微滞,连挤出笑容给他看都有些困难。

    赵行深吸了口气,缓缓起身:“你没睡好?”

    姜莞小手背在身后,在自己左手的虎口处掐了一把。

    她定定然看赵行,良久不发一言。

    赵行心里藏着事,实在不知该如何与她开口,被她盯着看得久了,竟主动别开眼,避开了她那种近乎审视打量的目光。

    于是姜莞就叹了口气。

    赵行眉心更皱起来:“不开心?”

    姜莞几乎想了一整晚。

    跟旁人没法子直言,与赵行还是可以摊开说的。

    她好好说,态度和软些,他会信她并不是赌气才说愿意嫁他那种话。

    可问题在于——因她的布局,今生有些事情已经错乱起来,别人身上发生过的,被强改了过来,那赵行呢?

    她想弥补,想跟赵行好好过日子,却在昨天猛然发现,也许上天自有安排,赵行今生命中也另有良人呢?

    她陪在赵行身边是为了报恩,总不能毁了他今生的大好姻缘吧?

    翻来覆去难以成眠,到了后半夜,心尖泛起星星点点的酸涩,被她自己强压下去。

    这会儿见了他,见他满面愁容,姜莞更犹豫。

    她还是不说话,赵行到底转过脸又把视线落在她身上。

    小姑娘脸色也不是多好看,虽然裹得严实,但一路过来也吹了冷风。

    赵行伸手,探在她额间,感受到温度正常才稍稍放心:“要是没睡好,今儿不练功了,回去补个觉,不然一整天都很难受。”

    可赐婚的事,他只字不提。

    姜莞面色更古怪了些:“二哥哥没有别的事情要跟我说吗?”

    赵行眯眼看她。

    她长舒了口气。

    其实前世也这样。她不说,他不问,两个人就这样误会着,错过了彼此。

    她以为与他有泼天之恨,他又总以为她非铁石心肠,早晚会被他暖热。

    到头来,全是一场空。

    姜莞想,这些话,这些事,总要有一个人先挑了头说明白的。

    她心里那点酸楚苦涩,她不是不知道因为什么,但赵行今生若真非与她命定有缘,她当然成全他的这辈子。

    “我昨日听姑母说,官家和圣人要给二哥哥选皇子妃了。”

    姜莞小脸肃着,一双眼更偏古井无波,不见波澜。

    看不出高兴,也瞧不见伤怀。

    她只是平静的站在那里,平平淡淡的问。

    赵行心口蓦然一紧。

    她那双眼睛是最灵动的,似坠凡仙鹿,活泼又干净,现下那里面是一片污蒙。

    “是。”他点头,那种冲动,冲破了胸腔,一个劲儿的往外溢,“母后选了几个出身不俗的小娘子,我都觉得不成,也让大兄帮我去劝了。珠珠,我……”

    人都说近乡情怯。

    他没由来想到这个词。

    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姑娘,突然有一天要他问出口,你肯不肯嫁我,他实在是……

    姜莞把赵行眼底的纠结和矛盾,还有那隐在其中并不易察觉的一丝希冀,尽收眼底。

    她悬着的心,提着的气,一下子全松了。

    真好,赵行还在,看来不管旁人身上发生多少与前世不同之事,她跟赵行,还有机会。

    只能说老天待她实在不薄。

    姜莞上前半步,越发靠近赵行。

    二人之间的距离那样近,她甚至能感受到赵行的呼吸突然重了下。

    然后她笑起来,又变回了那个瑰姿艳逸,灵动狡黠的姜莞:“能入圣人眼的小娘子,无论出身样貌,还是人品才情,一定都能配得上二哥哥,连这样的女郎二哥哥也一概看不上,那——”

    她拖长了音调,还要再凑上去半步时,赵行猛地意识到她可能要做的事,匆匆退了半步。

    姜莞站定,不再逼上去,只是把手略一抬,拽上赵行的广袖,攥在手里,然后抬眼看他。

    那双眼带了小钩子,眨一下,就能把人的一整颗心全都钩去。

    “沛国公嫡女姜氏阿莞,二殿下觉得,成吗?”

    赵行听到她脆如莺啼的声音,如是说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