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姑娘今生不行善

作者:春梦关情 | 言情总裁

收藏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后变了个人,以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颜色变深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忸怩作态,羞涩很紧张。盛京百姓:懂了,故意地气三殿下的。福宁内殿龙床上,年轻的帝王惨白无血色的脸上眸却灿如星,诡异异常。。

姑娘今生不行善_第四十六章 两情相悦免费阅读

    这世上再没什么比两情相悦,双向心意更让人身心愉悦的。赵行现在的的状态是到尾到脚写着开心两个大字,现下大概如此什么不好办不好办的事情托负到他面前来,他都能笑着应下去,约摸是连理智都连同丢了。姜莞在他手背上戳了戳:“可我怎么跟姑母说?”赵行想了想,此事是不赵行现在的状态就是从头到脚写着高兴两个大字,目下大抵什么棘手难办的事情托付到他面前来,他都能笑着应下来,约莫是连理智都一并丢了。。...

    这世上再没什么比两情相悦,互通心意更让人愉悦的。

    赵行现在的状态就是从头到脚写着高兴两个大字,目下大抵什么棘手难办的事情托付到他面前来,他都能笑着应下来,约莫是连理智都一并丢了。

    姜莞在他手背上戳了戳:“可我怎么跟姑母说?”

    赵行想了想,此事是不能瞒着长辈们的。

    如她所言,她先开了这个口,本来就应该算私定终身。

    父皇母后那里他央了大兄去拖着,赐婚的旨意不会发,她这边又把所有长辈都瞒的死死地,确实不成体统。

    “皇叔皇婶那里我替你去回话,也不必说今日事,免得他们骂你。”

    他反手捏了捏姜莞柔弱无骨的手,但也只是一下,很快就松开:“沛国公那儿……他远在幽州,往来书信不便,且此事也不是能在信中说清楚的。等回过皇叔皇婶,请皇婶做主,写信告知,等到过个一年半载,沛国公调回盛京时,我再登门与他详禀。”

    他把事情都考虑的很周到。

    姜莞抽回手,托腮看他:“那官家圣人呢?”

    说起这个,赵行就笑了:“你猜?”

    姜莞因他这两个字,嘴巴撅起来,能挂个葫芦在上头。

    其实也没什么好猜的。

    他肯定也考虑好了后路,既然心在她身上,那不会让官家圣人真给他相看小娘子。

    反正宫里还住着他的好大兄,事事肯依他。

    只是赐婚的事情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前世乃是赵奕的手笔,由头到尾,他自己是没有说过一句的。

    现在赵奕还在禁足,韩沛昭丢了与裴家的婚事。

    那兔崽子还有许多的计划没来得及实施,也还没把她骗回头,她跟赵行就这么定下了。

    等到他解了禁足出来,头顶的天全变了,那时候赵奕脸上的表情一定很好看。

    姜莞低低嗤了声。

    赵行问她:“怎么了?”

    她摇头说没事:“那是你替我回明姑父姑母后,官家就会为我们赐婚吗?”

    这丫头……

    赵行想起她方才那样直白的打到他脸上来,竟让他险些招架不住,多多少少有些丢了面子,就顺势揶揄她:“这么急着嫁给我?”

    姜莞果然红了脸,但也毫不留情给了他一记刀眼:“我尚未及笄,二哥哥却快十八岁了,是你比较着急吧?”

    赵行脸色一黑:“你言外之意我大你三岁,老了些?”

    她噗嗤笑出来:“十八岁的少年郎也算老呀?我可没这样说,八成是你自己心虚,觉得年长我三岁,在这上头很是占了便宜,是以我一说这个,你才往这上头想呢。”

    一张伶牙俐齿,还是不饶人,明明她就是那个意思,耍着无赖不承认。

    赵行抬抬手,看着她面颊上的嫩肉,实在是想掐一把。

    先前克制起来不难,因知她没那个心思,他便也很少生出这些摸一摸,抱一抱的心。

    往后……大概有些难熬。

    赵行指尖方向一转,捏上了自己眉心:“我让大兄替我跟母后说,赐婚的事等到我明年生辰后,所以眼下不会赐婚的。”

    姜莞却皱眉:“为什么?”

    “你才与三郎退了婚,不合适。”赵行口吻淡了些,“你方才说,我也以为你在赌气,所以还有谁认为你在赌气?这话没跟皇婶说,跟谁说了?赵然?还是你表姐?”

    他心思还真是缜密。

    方才不是应该只顾着激动高兴,别的一概都顾不上了吗?

    竟也能从她只言片语中猜出这些来。

    姜莞撇撇嘴,可心里又有些不是滋味起来。

    他这么精明一个人,换了旁人,若想瞒他什么,真是难如登天,想哄着他,从他这里得些好处,更是不可能的事。

    她虽也没能真的瞒过他,可她想要的好处,他全都给了。

    精明如斯,却把自己一条命搭了进来。

    姜莞敛敛心神:“表姐。昨日听了圣人要给你选正妃的事,我就在琢磨,应该怎么开口呢?我要怎么同姑母说,才能让她给我做主,进宫同圣人说,看看姜家阿莞吧,我也是可以做二皇子妃的。”

    后头的话说的俏皮了些,免得气氛凝重下来:“我没敢去说。”

    赵行深望她:“怕皇婶也那样想?”

    她重重点头:“你不是也说了,我刚和赵奕退婚不久,现在赐婚不合适。你都这么想,姑母肯定想的更多,我真去说了,她八成要骂我的。

    而且我其实有些怕她依了我,进宫见圣人……”

    她声音弱了些,几乎是哼哼唧唧说完的:“圣人那样疼你,本来她跟官家看中表姐,想把表姐指给你,姑母就先去抢了一通,转头就说我想嫁你做正妃,她怎么想呢?圣人要是真生气了,我岂不是要倒霉吗?还是怕的。”

    “这有什么好怕的。”

    赵行揉着她头顶说了这么一句,却并没有后话。

    姜莞知道,有他在,她是不必怕,官家和圣人也不会拿她怎么样,便是阿耶与舅舅姑母都护不住她时,赵行会护着她。

    她眨了眨眼,觉得气氛还是低沉了一点点,眼下很不该是这样。

    “你现在就去跟姑母说吧!”

    她腾地起身,赵行还落在她头顶的那只手,是被她突然起身的动作给弹开的。

    赵行眼皮跳了两下。

    这就结束了?

    依她的性子,他还等着她“审问”既然早动了心意,因何不阻止父皇为她赐婚三郎的事呢。

    可他去看小姑娘神色坦荡,是真不打算问的样子。

    赵行反而自己生出些好奇心来。

    嘴角动了下:“珠珠,你怎么不问……”

    “去不去呀!”

    姜莞心里知道他要问什么,不想让他说。

    那有什么好问的?

    她一问,他要说些成全祝福的话,她既不爱听,也不想他委屈解释。

    从头到尾赵行都是真的希望她好,哪怕眼看着她与别人许下婚约,他也接受了,只要她好就够了。

    她才不要问。

    有些误会和心结,当场就要解开。

    有的,永远都不必再提。

    赵行低低叹口气,无奈站起来:“我才见过你,就去跟皇婶说这个,你当皇婶有多糊涂啊?”

    一边又摇头:“去换身衣裳,领你去听戏吃茶,晚些时候我自己过来再去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