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姑娘今生不行善

作者:春梦关情 | 言情总裁

收藏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后变了个人,以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颜色变深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忸怩作态,羞涩很紧张。盛京百姓:懂了,故意地气三殿下的。福宁内殿龙床上,年轻的帝王惨白无血色的脸上眸却灿如星,诡异异常。。

姑娘今生不行善_第四十八章 叫她来免费阅读

    姜氏一时之间之间,惊讶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自然而然良久无言。他说,剖心为证,亦无所畏惧。她望着跪在面前的人,咬牙:“你再次说。”赵行细细品了品她的语气,似无变化,却又放佛和软不少,他又垂眸,郑重道后话:“的话也不是三郎伤她,我或许……我也就这样望着了他说,剖心为证,亦无所畏惧。。...

    姜氏一时之间,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自然良久无言。

    他说,剖心为证,亦无所畏惧。

    她看着跪在面前的人,咬咬牙:“你继续说。”

    赵行细细品了品她的语气,似无变化,却又仿佛和软不少,他又垂眸,郑重道后话:“如果不是三郎伤她,我也许……我也就这样看着了。决定把她一辈子藏在心底的那一刻起,我根本再没想过会有今日。”

    他深吸口气:“可是皇婶,我放她去寻她的有情郎,她却遍体鳞伤又回到我身边来。

    她落水后我第一次见她,就是随父皇回京那日,我匆匆出宫寻来,您说她出门听戏,我赶着去见她,她却笑着叫了我一声‘二哥哥’。”

    说到从前的许多事,赵行心中还是会泛起阵阵酸楚,那样的情绪甚至带到眼中。

    若在以往,他极力压制下去也就是了,今日他却丝毫不想克制。

    懊恼,苦涩,自他一双澄净眸中倾泻而出,所有的情绪泄露给姜氏看:“可她婚约尚在,我连抱一抱她的资格都没有。直到她跟我说,她不喜欢三郎,从来都不喜欢——这话您一定听了很多遍吧?”

    姜氏心头猛地一软。

    他又何曾叫人瞧见这样脆弱的一面?

    天家教子,自有一套章法,官家圣人和赵禹再疼他,有些事,也避不了。

    其实她心里多少知道,这孩子在这儿跟她耍鬼心眼。

    喜怒不形于色,莫说是他,哪怕是赵奕,都能做到极致。

    但真的跟个孩子计较吗?他情真意切,她也不瞎。

    “她说不喜欢,你就信了?因为三郎辜负她,你又舍不得了?那你早干什么去了!”

    兜兜转转还是绕回来。

    赵行捏了把眉骨:“您怎么不听人说话呢。”

    “你还敢跟我顶嘴?”

    “我不敢。”赵行弱弱叹口气,“这是两码事,皇婶。但不可否认的是,的确是经此一事后,我才做下决定。我给了她一次自己选择机会,她没能得到想要的幸福,显然这种结局也不是我想见的,那就不要再走了,这辈子就这么留在我身边吧。”

    强大的占有自他眸中掠过,几近疯魔:“我多哄哄她,她那么软,那么好哄,从小到大,我本就是最会哄顺她的那一个。往后就这么留在我身边,我一辈子都不会伤她负她,她是个聪明女孩儿,我能给她的条件太好了,她怎么会不上钩呢?”

    “你……”姜氏竟然无言,你了半天,颤颤问他,“你本来,打算跟她耗多久?”

    “一辈子。”

    赵行不假思索回她:“我知道父皇金口,另觅佳婿,不叫明珠蒙尘,可她想都不要想。父皇赐婚也不要紧,她选中了谁,或是沛国公选中了谁,我总有法子拆了这婚事。至于我自己,不过是跟母后撒个娇,到大兄面前去央告一场的事儿。”

    姜氏鬓边青筋又开始跳了:“那怎么又改主意了?”

    “因为发现母后好像考虑了盛京所有适合的小娘子,唯独没考虑过她。”无力感席卷他周身,至少姜氏看到的是这般。

    他连原本跪的笔直的腰身都略弯了弯:“昨日我试探过母后口风,带了那么一句珠珠便很好,母后跟您的反应差不多吧……她叫我胡扯也要有个分寸。”

    姜氏就全都懂了。

    他跟珠珠耗上一辈子又有什么用?

    他能把珠珠的所有赐婚都拆了,他也能硬着头皮二三十岁不娶妻,但到了最后,他要娶珠珠,谁支持他啊?

    自作自受。

    姜氏没由来想到这个词。

    心眼子那么多,藏了七年之久,天天在一块儿的两个孩子,愣是没叫人看出一点儿端倪来,他可真有本事!

    “那怎么着?”姜氏仍是没好气,“你今儿过来,一大清早带着珠珠出去玩了一趟,就是准备一面哄她高兴,一面来跟我坦白,让我进宫去圣人那儿替你说情吗?”

    她扔了个白眼过去:“我可不去替你挨骂!”

    “我昨天已经跟大兄说过了,不敢劳烦皇婶。”赵行现在倒是什么都坦白。

    不过情况略有不同,因珠珠与他是两情相悦的,他不必告诉皇婶什么明年为期,今日就能将此事给解决了。

    于是他改了口:“我让大兄替我去劝了母后,今日出宫来要珠珠一句准话。她若点头,说肯嫁我,明年她行过及笄礼,待我生辰后领了差事,父皇便正式赐婚。她若说不愿意——”

    他轻笑了声:“那娶谁都是一样,母后选中的小娘子,自然不俗,明日父皇就会为我赐婚。”

    姜氏闻言反倒吃了一惊:“你这是一点后路也不准备给自己留了?”

    赵行嗯了声:“没有那个必要了。大兄能帮着我劝,母后她……您知道我母后的性情,其实刚毅,她不会给我那么多时间的。

    所以我来见您,得把这些同您回禀清楚,请您叫了珠珠到跟前来,当着您的面儿,问上她一句。”

    后面他说的这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很符合情理。

    姜氏从震惊到恼怒又转为震惊,一整个过程根本都没多少时间,是以留给她思考的时间也并不多。

    这事儿听他大抵说完了,静下心来回想一番,好像……确实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她只觉得赵行是个狠人。

    一面怕珠珠傻乎乎的说愿意,就她那个小脑袋瓜子,赵行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玩弄于鼓掌之中了。

    可又怕她说不行。

    赵行那句剖心为证的确太有震慑力了,以至于她隐隐觉得,要是真的错过了这样一个用情至深的郎君,于珠珠而言,也是天大的损失。

    倒弄得姜氏进退两难。

    赵行的目光一直就没收回去,虽然盯着长辈看是很无礼的行为,但他今日不太顾得上这些才正常。

    故而她的犹豫赵行看在眼里:“皇婶,即便是珠珠说不肯,我也没准备同她老死不相往来。

    她永远是我心尖上的小姑娘。

    娶妻生子,成家立业,发妻于我自是意义不同,我没办法不负责任,只给她尊重而不给她爱,但珠珠永远都是珠珠,是我看着长大的妹妹,她不会把我弄丢,我也舍不得丢下她。

    至于别的……我心眼多,城府深,这些我都认,可我亦敢指天誓日跟您保证,纵使算计天下人,绝不算计珠珠一步!”

    姜氏听了这番话,又深看他一眼,好半晌,横下心来做了决定:“去叫表姑娘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