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43章 慌乱

    谢丕看着她,嘴角微不可见地扬了扬,“没想到,大姑娘如此关心殿下的事。”“我这也是担心你嘛!”崔九贞想也不想的张口就来。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这张嘴又犯老毛病了。她悄悄睨了眼谢...

    谢丕看着她,嘴角微不可见地扬了扬,“没想到,大姑娘如此关心殿下的事。”

    “我这也是担心你嘛!”崔九贞想也不想的张口就来。

    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这张嘴又犯老毛病了。

    她悄悄睨了眼谢丕,见之并未生气,一双深邃的眼睛却正看着她,目光似是专注。

    这样一双眼睛,若此后只装得下一人,那必定是命也能给他吧!

    崔九贞紧了紧喉头,有些受不住,忙慌乱地移开眼。

    “那个……”她回过神,手指勾了勾颊边的碎发,勉强解释道:“毕、毕竟你是祖父的学生的嘛……”

    谢丕了然点头,“如此,真是多谢大姑娘了。”

    “不必不必。”崔九贞转了转眸子,只觉得脸颊都开始热了起来。

    受不住了,真的受不住了。

    崔九贞头一回有了些心慌意乱之感。

    她飞快地看了眼对方,“那什么,无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说着,当真转身就离开。

    谢丕眸色浅淡地看着,眼中多了几分难以察觉的笑意。

    “那个……”只见走到一半的人突然又回头,红唇弯弯轻启,目光狡黠又潋滟。

    “二公子的腰可真细!”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跑远。

    她着实憋不住了,方才瞧见他第一眼就想这么说了。

    留下怔楞在原地的人,良久,谢丕才轻笑出声,那张面容犹如冰雪骤然消融,春风拂透百花。

    异常夺目!

    微光划过,那双低垂的眸子里似乎渐渐多了些什么。

    已经跑远的崔九贞捂着脸,突然觉着自己这张嘴当真是该打。

    怎么就控制不住呢!

    可,她想起谢丕那白衣墨发,身姿如玉的勾人模样。

    她,不后悔!

    美色当前,岂是凡人能控制的?

    她就不信,有人能不眼馋。

    追上她的玉烟和如云两人喘了口气,“大小姐,您这都说什么的话呀!”

    玉烟不赞同地道。

    崔九贞以手做扇,挥着脸上的热气,眸子灵透带笑,“我这是夸他呢!”

    玉烟一噎。

    这哪是夸呀!分明就是明目张胆的……

    一想到这个,她忙地压下心思,看了看周围,低声道:“大小姐,您不会真的对谢二公子有什么吧?他可没一个未婚妻活过十五的。”

    虽说谢二公子是真的好看。

    崔九贞睨了她一眼,“我已经十五了。”

    “那也不成,往常不是没有起了心思的,可都不大走运。”说着,她觉着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什么不走运?”

    玉烟正想着,见她问起,立即说了些传闻。

    崔九贞惊讶,“真的假的,这么邪门儿?”

    可她也不止一次两次接近他了,也没见着发生什么啊!

    小小的如云不太明白,索性只听着。

    前院,下了衙回来的崔恂一进门就听了梁管家的禀报,东苑的事整个府里知道的不多,可梁管家却是清楚的。

    崔恂沉默着,衣裳也未换,朝正房走去。

    见他过来,正房的丫鬟婆子立即活络了起来,出来迎的是芙儿,崔恂直接问她,“夫人呢?”

    “回老爷,夫人在房里……”

    话未说完,崔恂便已经绕过她离去。

    房里,温氏双腿正换着药,比起早上,这会儿青紫更甚,破皮擦伤之处透着红肿。

    崔恂一进来便瞧见这般模样,皱了皱眉。

    温氏推开萍儿,忙地放下裤管,理好裙摆起身,“老爷恕罪,妾身迟迎了。”

    崔恂脸色稍缓,“你今儿个早上去跪东苑了?”

    “老爷……”温氏红了眼眶,脚步摇晃地走向他,抬眸道:“我知道不对,可我若真卸下中馈,还算什么主母?您可曾想过我的处境,这些年我从未求过什么,要的也不多,不过是一个体面罢了,您都要收回吗?”

    崔恂张了张嘴,目光复杂地撇开,“我不过是说两句罢了,何时真的做了,便是不为你着想,也会为了元淑着想。”

    “是啊!老爷从来不是为了我。”

    温氏落寞地笑了笑。

    崔恂皱眉,有些不忍,想解释两句,可碍于某些事,又开不了口。

    他叹了口气,“你今日这番作为实属不该,往后莫再如此,父亲最不喜人这般。”

    “我若有法子,何须如此,你当我扔了颜面,就好受?”

    “你……”

    “老爷,这么多年,你可曾看过我,这正房,你又来过几回?我早已成了旁人眼中的笑话,自然也不怕人家再多笑些。”

    “你是主母,崔家何人敢笑话于你!”

    “主母又如何?”温氏落下两行清泪,面容愁苦,“我进府十几载,每日为姐姐诵经念佛,中馈也都交由下头帮我打理。如今一出事,就是我的疏忽,你可曾问过我,可知我心里的苦?近日,府里又是如何看待我?”

    说着,温氏踉跄几步,趴在几上低低抽泣,不再抬头。

    崔恂伸手,面色复杂地想要安抚几句。

    “你……是我对不住你,我向你保证,中馈不会交于旁人,你安心就是。”

    至于其他的,他却是给不了,当初不得已娶她进门便早已说清,即便对不住她,可在这一点上,他不会心软!

    崔恂离开了。

    温氏伏在几上,泪水沾湿了几面,而她的脸上,早已温婉不在。

    她慢慢坐起身子,目光出神地看着门口。

    萍儿与芙儿两人面上浮起担忧。

    “夫人,您可还好?”两人心疼地看着她。

    温氏摇摇头,“他向我保证,不会收我的权,真是可笑。”

    她吃吃道:“曾经她唾手可得的东西,如今我却要千方百计地抓紧,我究竟哪里不如她,哪里不如?”

    温氏笑的眼中模糊一片。

    出了正房的崔恂心中烦闷,眉头紧皱。

    刚回到书房,想清净一会儿,派出去的人便回来禀报了。

    “奴才并未寻到李嬷嬷的踪影,据庄子上的说,她于半个多月前便由人接走了,说是寻了个地方养伤。”

    “可知是何人接走的,又去了哪儿?”

    “奴才未打听出来。”

    崔恂冷下脸,“意思是说这李嬷嬷就这样销声匿迹了?”

    “是,奴才羞愧!”

    “庄子上的人打听了?与她亲近之人也不晓得?”

    “回老爷,那些人都说不曾见过接走李嬷嬷的人,也不知晓她的踪迹。”

    “罢了,你下去吧!”崔恂气的不想再听,挥挥手让他离开。

    李嬷嬷消失了,说明此事确实有人在背后操纵。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