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44章 膈应

    想到这里,他重重地捶了下案桌。莫非……是张家有意而为?想到这个,也不是没有可能,太子之事,说不准张家就在记恨着,毕竟当初群臣虽避之不及,可他们却是想揽下太子的。崔恂坐下,自己研...

    想到这里,他重重地捶了下案桌。

    莫非……是张家有意而为?

    想到这个,也不是没有可能,太子之事,说不准张家就在记恨着,毕竟当初群臣虽避之不及,可他们却是想揽下太子的。

    崔恂坐下,自己研磨提笔,无论心里怎么想,此事与王衍有无干系,他对这人是越看越不喜了。

    正巧探探口风,若这门亲事实在不如意,他也不会让自己闺女再嫁过去。

    写了封信,他命人送出了门。

    恰恰与老太爷一前一后。

    此时,王家里头。

    王衍跪在地上,面对着的是王家夫妇。

    因着在崔家的事,他们虽才知晓,可也当不得什么小事处理。

    王夫人林氏全程皱着眉头,“他一个外男怎知崔家的路,引他的小厮可有找着?”

    王衍垂眸,“这种时候,怎会找到人。”

    “那你就任由人家诬陷?”王夫人不高兴了。

    “好了。”王贡沉着脸说道,“人是他带进去的,惹了这样的事,他还能无辜?”

    王夫人抿紧唇,脸上不豫。

    “明儿个就递上帖子,咱们带上衡之亲自登门赔礼道歉!”

    “老爷!”

    “你还想如何?”

    王贡瞪了她一眼,再看向王衍,“这桩婚事是你祖父亲自向崔老先生为你求来的,好生珍惜,崔家闺女身份尊贵,万不可怠慢了。”

    王夫人不乐意了,“崔家纵然势大,可我王家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老太爷更是任了南京户部尚书,有何配不上他们崔家。”

    “你一个妇人懂甚,照做便是。”说着,王贡起身,“还不去准备?”

    王夫人纵有不满也只得起身应诺。

    “起来吧!”王贡说道。

    王衍看了他一眼,这才应声起了。

    没过两日,王家便登门了。

    王贡带着儿子与崔恂在书房商谈,王夫人则是去了正房拜见温氏。

    崔九贞不得不出面,坐在次间里,温氏与王夫人吃茶闲话着。

    时不时地便将话头引到她身上,崔九贞面上虽不显,心里却颇为不耐。

    王夫人与温氏说了两句,又看着她笑道:“贞儿写的一手好字,不若给我几本字帖,回头让我家彤儿跟着描习。”

    彤儿是她长子的闺女,这时候应当四五岁大,刚启蒙不久。

    这点小事崔九贞自然不会拒绝,便吩咐了玉烟回去找找自己从前留下的字帖。

    原主自小跟着老夫人,老太爷习字读书,自然留下了不少笔墨。

    王夫人温和了声音,拉着她的手,“平日里都做些什么?再过一两载就要出阁,若是无事,便多做做女工,也好打发打发闲时。”

    崔九贞扬眉,她这是还没嫁过去,就想给她立规矩,管到她头上来了?

    “回夫人,我平日里多动笔墨,算些账本,女工倒是分不出什么空子做了。”

    王夫人皱了皱眉,不过又松开,“女儿家会理事也好,往后好多帮衬帮衬我。”

    温氏颇为赞同,“可不是,这孩子聪慧,中馈定也是一把好手,林姐姐有福了。”

    王夫人眸子闪了闪,笑道:“哪里是我一人的福气,你也是,辛苦你养出这般聪慧的姑娘。”

    “林姐姐说笑了。”温氏说道,此时,丫鬟进来禀报,不一会儿,崔元淑便进来了。

    她今日打扮甚为得体,黄边绿底的织金碎花褙子,青罗挑线绸裙,妆容清淡,温婉又带着明媚。

    王夫人眼前一亮,夸道:“这是元淑吧!许久不见,当真是女大十八变,都道崔家有双姝,容色出众,果真名不虚传,叫我好生羡慕。”

    崔元淑盈盈一拜,福礼道:“元淑谢伯母夸赞,姐姐才是姿容绝代,元淑可比不了。”

    王夫人拉了她的手捏捏,给她套了个翠玉镯子,“各有千秋。”

    说着,她嗔道:“你这孩子,就是惹人怜爱。”

    “谢谢伯母。”崔元淑脸颊微红,低下头,更显娇俏妍丽。

    王夫人满意地点点头。

    对比一向不怎么说话的崔九贞,她心里是愈发觉得手里的这个好。

    可,谁叫她们王家定下的是另一个呢!

    想到这里,她颇为可惜,只得慢慢松了手。

    崔元淑坐在崔九贞身边,对她甜甜一笑,“姐姐好些日子没来了,淑儿也进不得你的院子,想寻你,也只能日日守在母亲这处。”

    崔九贞心中嗤笑,淡淡地呷了口茶,“我平日里都去东苑给祖父请安,顺道誊抄些书卷,你若想寻我,去东苑便是。”

    崔元淑一噎,脸色僵了僵。

    谁不知老太爷不让其他人进东苑,连她这个亲孙女,现下每回过去都吃闭门羹。

    可这话她却不能当着王夫人的面说出来,只得呐呐道,“姐姐说的是……”

    王夫人却听着暗暗皱眉,这崔大姑娘连晨昏定省也无,当真是惯的没些个规矩。

    看来往后进门还是得多教教才是,毕竟他们王家规矩多,门第也清贵。

    想着,她语气上带了几分教导,对崔九贞说道:“你母亲身子不大利索,平日里该多来瞧瞧才是,作为长女,也好给妹妹作个样儿。”

    崔九贞端着茶碗的手顿住,抬起眸子,“府里都知母亲平日不喜人打搅,我又怎好坏了她定下的规矩。”

    “这……”王夫人看了眼温氏,“原是如此,不过,为长辈侍疾乃是身为儿女本就该做的。”

    “咳咳……”温氏低声咳了咳。

    “夫人说的是。”崔九贞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懒得再理会。

    真以为自己是她婆婆了,别说现在还不是,就算以后是,也轮不到她今儿个就来教她做事。

    这手未免伸得太长!

    “母亲,夫人,贞儿还要去替祖父抄书,就先退下了。”

    王夫人一听,有些不满,她今儿个过府本就是想着敲打敲打,不想,两句话还没说人就要走了。

    又是以崔家老太爷的名义,她就是想开口留人,也没个由头,只得看着她离开。

    崔元淑见崔九贞离去,心思也活络了起来,如何讨人欢心暂且不提。

    再说崔九贞,出了正房后,才觉着舒服不少。

    也不知王家今日过来是什么目的,她父亲又是怎么说的,这桩婚事当真是膈应的慌。

    她心中堵着口气来到东苑,寻到正上完课的老太爷,倒豆子似的说起来。

    “……这还没过门儿王夫人就来管教我,若真嫁过去,还不知要怎么搓磨我呢!”

    崔九贞委委屈屈,一脸的不高兴。

    【节日快乐,作者君一天都在码字,终于八千字更完,大家记得动动手指,支持下呀!爱你们~】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