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46章 绝望

    崔九贞懵了,脑中当即一片空白,随之而来的是瞬间涌上脑壳的羞愤感。她完了。她的形象,没了……顾不得男女之别,谢丕匆匆上前扶起她,“大姑娘,摔着哪儿了?”见她没反应,谢丕有些急,沉声...

    崔九贞懵了,脑中当即一片空白,随之而来的是瞬间涌上脑壳的羞愤感。

    她完了。

    她的形象,没了……

    顾不得男女之别,谢丕匆匆上前扶起她,“大姑娘,摔着哪儿了?”

    见她没反应,谢丕有些急,沉声道:“大姑娘?”

    别叫了……

    崔九贞低下头,不想说话。

    她不想见人了。

    眼眶发热,她几乎要被自己气哭。

    为何不干脆将她摔晕过去,晕过去,就不用面对了,她也能骗自己不知道。

    可现在,着实难堪。

    有那么一刻,再也不想见到他了,为何偏偏是在他跟前摔成这样。

    “到底伤着哪儿了?”谢丕低头询问。

    崔九贞摇摇头,遂又缓缓撇过脸,不看他,“你能将我的丫鬟找来么……”

    她要绝望了。

    见她说话,谢丕稍稍放心了些,“你且等着,我这就去。”

    说完,他起身就离开。

    崔九贞在他走后才抬起头,只觉得生无可恋。

    她自个儿撑起身,才觉得不仅脚,双腿膝盖也火辣辣的疼。

    一瘸一拐地挪到台阶上坐下,她又低下头去。

    不是没想过自己一走了之,下回见可能还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可她现在有点儿做不到。

    太疼了。

    她眼中涌出泪花,真的是疼的!

    “大小姐?”

    没过一会儿,玉烟和如云的声音传来,崔九贞淡淡地看了眼,触及到后头那道身影,飞速移开。

    两人来到跟前,忙前忙后一阵询问,玉烟道:“奴婢先扶您去堂里坐着,再看伤的如何。”

    她力气还算大,一人便撑起了崔九贞。

    不远处,谢丕已经背过身避开了目光,并未看她们。

    如云之前瞧过一眼,她们大小姐脚伤的不轻,便做主去请府医了。

    直到进了堂里,崔九贞也没说过一句话,更没再看过谢丕一眼。

    倒不是怪他,只是暂时没脸见他罢了。

    想到这里,她心中又是一阵凄凉。

    玉烟撸起了她的裤管,看到伤势惊叫出声。

    “怎会伤成这样,大小姐,您如何会摔成这般……”说着,又查看其他地方,才发现,手掌也蹭了皮,正冒着血丝。

    没有走远,时刻注意着堂内动静的谢丕听到声音,忍不住立即走了进来。

    只一瞬,便又退了出去。

    那双肤白如玉,修长匀称的双腿,以及那醒目的伤痕在他心中挥之不去。

    背对着门口的玉烟并未发现,而低着头的崔九贞也没有注意。

    如云气喘吁吁地带着府医过来,替崔九贞盖上其他地方,只露出了伤口。

    “伤的不轻,索性骨头没事,将养一些日子便能好,切记不可再乱动,加重了伤势。”老大夫隔着帕子小心地按了按。

    回头,又查看了膝盖以及手掌,处理完伤口,他才道:“手上还好,只这腿上,这个天儿若弄不好,恐怕会留下疤痕。”

    玉烟和如云大惊,这怎么能留下疤痕呢!

    无论如何,她们大小姐也不能留下这样的东西啊!

    堂内顿时杂乱起来,如云谨记崔九贞不能乱动,只得吩咐小厮去禀告老太爷,在东苑收拾间屋子出来,先让大小姐落脚。

    梧桐苑有些路要走,回去已是不便。

    很快,崔九贞受伤的消息便传开了,崔恂顾不得王家父子,匆匆送了客便朝东苑过来。

    屋子里,崔九贞双眼无神地躺在罗汉床上,手掌已被上过药,正摊开着。

    周围摆了冰盆,正有丫鬟若干进进出出地收拾着东西。

    崔恂进来就看到自家闺女的惨样,“贞儿,这是怎么回事儿,如何伤成这样?”

    崔九贞歪过头看他,神色怏怏,“爹啊,我不想活了,没脸见人了……”

    “……”这说的什么话?

    “究竟怎么回事儿,丫鬟呢?”他转头问道。

    玉烟和如云忙跪了下去,却是说不出话来。

    “让你们服侍大小姐,就是这样服侍的?”

    崔九贞的膝盖因不能捂着,便盖上其他地方,露出伤口那一截。

    那片地方没了一层皮肉,瞧着触目惊心。

    崔恂难免又气又心疼。

    “屋里的大丫鬟罚三个月俸银,其他人各一月。”他直接发了话。

    玉烟几人低着头,只得接受。

    不久后,老太爷过来了,皱眉看了伤势,也是一脸的怒气。

    偏偏崔九贞像个焉了菜头,苦唧唧的,他就是想说两句,也不忍心。

    屋里下人们皆战战兢兢的,生怕老太爷再冲她们撒次气。

    他叹道:“多大个人了,如此不当心。”

    崔九贞委屈。

    说起来,她也不知是如何成这般的,明明就一级台阶,前前后后走过不知几回了。

    竟也能踩滑,当真邪门儿。

    她突然想起谢丕的传言,听说从前近身过的女子,不是摔断了腿就是无故落水,没了半条命。

    还有个连门牙都磕掉了,再没出过门。

    这么说起来,她还算幸运些,不至于没了半条命,往后出不了门。

    崔九贞就这么在东苑住下了,梧桐苑里的部分摆设物件儿,以及平日里惯用的都搬到了这里。

    温氏和崔元淑也来看过,不过崔九贞没心思理会她们,只说了两句便借口累了将她们打发走。

    晚上,她草草用了几口粥,看着窗外的月亮叹气。

    玉烟神色复杂,几次张口,又闭上,崔九贞想不注意都难。

    “想说什么就说吧!”她怏怏道。

    玉烟得了令,总算敢开口了,当即就道:“大小姐,奴婢就说那谢二公子运道不好,不能近身,您看看,出事儿了吧?”

    崔九贞睨着她,“你又知道了?”

    “奴婢当然知晓,这事儿可邪乎着呢!不能不信,大小姐往后还是避着些吧!”

    “哼!从来只有旁人避着我,哪有我避着旁人的道理?”崔九贞偏过头不理她。

    再者说,就算邪乎还能有她身上的事儿邪乎?

    见她不听劝,玉烟心里急得慌,可又不敢像从前那般擅自做主决定些不打紧的事儿。

    她心里苦,还又累。

    片刻后,如云端着水进来,在床前搁下道:“奴婢方才出去端水碰到小五,才知隔壁那几间亮着灯的屋子竟住的是谢二公子。”

    崔九贞原本消极的眸子骤然一亮,偏过头来,“他住隔壁?”

    【说到摔跤我是真的摔过,就一级台阶,平时走过不知道多少次,还穿着平底鞋就踩滑了,扑通一声跪到朋友面前,我当时人都傻了,养了快一个月伤才好,绝望】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