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47章 烦躁

    玉烟心中警惕。“大小姐,奴婢明儿个就禀报老太爷,让他换个院子。”崔九贞刚起的心思,闻言,瞬间又歇下了。她叹了口气。若是之前,她定是极为欢喜的,巴不得这样的好事儿。可现在,她一...

    玉烟心中警惕。

    “大小姐,奴婢明儿个就禀报老太爷,让他换个院子。”

    崔九贞刚起的心思,闻言,瞬间又歇下了。

    她叹了口气。

    若是之前,她定是极为欢喜的,巴不得这样的好事儿。

    可现在,她一想到傍晚在他面前摔成那样,就什么心思都没了。

    至少这段时日,她不想再去见他。

    待过些日子,她就能自欺欺人忘了这事。

    想着,她开口道:“此处是我幼时住的地儿,隔壁便是祖父与祖母住的,隔了个小花园,平日里错开走就是。”

    “可是……他离得这般近,谁知道还会出什么事儿啊!”玉烟嘀咕着。

    崔九贞摇头,“他能住这儿必然是祖父的意思,不可多事。”

    最后一句是对她说的。

    玉烟虽担心,却也只好应下。

    两人轻手轻脚地拧了巾帕就着温水替她擦洗,稍晚些,崔九贞才忍着疼痛入睡。

    另一头,谢丕看着隔壁那间还亮着微光的屋子,良久才收回目光。

    他向来不信自己身上的传言,可,今日却教他有些怀疑了。

    心中烦躁,他索性燃着灯,抄了一夜的书。

    翌日,眼下青黑的谢丕按时到院子里等候,路过的零星几人脸上皆带着惊奇。

    老太爷也没怎么睡好,倒是太子,已经习惯了作息,这些日子吃的好,睡得好,瞧着竟是比来时还多长了些肉。

    吩咐完太子去打拳,老太爷一转身就瞧见面色苍白,眼下青黑一片的谢丕。

    “见鬼了你,弄成这样!”他当即喝道。

    大白天儿的出来吓人。

    谢丕抿唇,“只是翻到了些孤本,多看了几个时辰。”

    老太爷闻言勉强点头,自个儿那里有多少好书他还是知道的,会入迷不奇怪。

    他摆摆手,“今儿个你盯着那小子甭偷懒,我有其他事要出去一趟。”

    谢丕领命应下。

    见着老太爷走后,他来到太子身后,盯着他打了会儿拳,思绪却渐渐飞远。

    不知过了多久,太子停了下来,随意地擦擦汗,来到谢丕跟前,“谢先生,你昨晚莫不是真见鬼了?活像那些被吸干了精气的白面书生。”

    谢丕淡淡地睨了他一眼,目光瞥到他手腕上的擦伤。

    几乎淡的看不出。

    “你用的药膏可还有?”

    “嗯?谢先生受伤了?”

    “嗯……”

    “自然有。”太子咧开嘴,眼珠子一转,道:“孤拿给你,可有什么好处?”

    这些日子,跟着老太爷学的最好的,怕是就这一点了。

    不吃亏!

    谢丕冷哼,“今儿个不必练字。”

    “成交。”太子高兴地撒腿就跑,回去给他拿药膏。

    他本就爱蹦爱跳,厌文喜武,经常有所擦伤磕碰难免,是以身边常备些药也是惯例。

    且,宫里的药,就没有不好的。

    昨日谢丕听到崔九贞的伤许是会留疤,自然就放在了心上。

    那样的人儿,若留下疤,以她那娇气的模样,怕是会难过。

    不过一会儿,太子便回来了,手中拿着一个酒杯大小的蓝色釉面罐子,递给他,“这可是孤自己用的,最好的!”

    他强调道。

    谢丕接过,看向他,“今日既不必练字,你午后便去院子北边的鸡圈将鸡蛋拾来,放到后厨备用。”

    太子双眼一亮,连连点头,“这个容易,先生放心,包在孤身上了。”

    他挺起胸膛,拍了拍。

    谢丕眸子微深,径自转身离去。

    他回到屋子里,自己割了道不大不小的伤口,然后涂了些药,见着没问题这才拿着去隔壁。

    站在屋外,他出声提醒了下,正忙着打理门口的如云闻声,走了过来。

    “谢二公子,可是有什么事儿?”她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行礼道。

    谢丕将药递给她,“这是宫里的秘药,抹些日子,必不会留下疤痕。”

    如云惊喜接过,“真的?奴婢替我家小姐多谢二公子了,大小姐今儿早还发愁呢!总说伤口疼,担心留疤。”

    “很疼?”谢丕皱起眉头。

    如云点头,“这伤不能捂着,也不能随意动弹,连下床都费劲儿,虽结痂了,可伤处愈发红肿起来。”

    到底还是天儿热,于伤口愈合有碍。

    谢丕沉默了,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滋味儿,总之不大好受。

    他默默地离开,看的如云一头雾水,不过攥着药瓶又高兴起来。

    “大小姐!”她进了屋,将药瓶呈上,“谢二公子送了药来,说是宫里的秘药,抹了不会留下疤痕。”

    崔九贞眼中闪过惊讶,“他哪儿来的,今日出府了?”

    “奴婢不知,这是他方才送来的。”

    “我看看。”

    她打开,用指甲挑了些出来,刚想抹上,就如云伸手过来,“奴婢早上搬妆正巧划破了些皮,不若先给奴婢试试吧?”

    崔九贞顿住,抬眼看向她,目光柔了柔,哪里还不知她的目的。

    “好,给你试。”她应下了,将药抹上她肉肉的手背。

    如云笑了笑,自己又匀开些,闻着道:“味道有些清凉,涂着也凉。”

    崔九贞抹了些在掌心,确实感觉到了一股清凉之意,起初有些刺痛,但之后就舒服了。

    见着药没问题,如云接手又替她抹了膝盖。

    清凉之意覆满伤口,崔九贞舒服地眯上眼睛,总算不太疼了。

    她嘴角弯起,宫里的秘药,莫不是谢丕那厮为她特意去求的?

    还真关心她呢!

    崔九贞高兴起来,一不小心碰到了脚,下一刻疼痛袭来,她抽了口气。

    才燃起的心思,又凉了下去。

    想到昨日摔的那样,崔九贞忍不住捂脸。

    为何偏偏是他呢!

    晚些时候,老太爷从外头回来,瞧见院子里没人,也不知太子的踪迹,便四处转了转。

    “一日不在就偷懒。”他嘀咕道,从书房门口离开,没惊动里头写着文章的谢丕。

    老太爷将屋里,院子后头,以及园子里都寻了,终是在北边儿发现了人。

    “什么味儿?”他嗅了嗅,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

    太子正坐在屋檐底下,周遭是沾着血的一地鸡毛和骨头,他正拽着烤好的鸡,吃得满嘴流油。

    老太爷登时怒了,“混账,竟敢偷我的鸡。”

    这兔崽子吃的还是只一月大的童子鸡。

    喝声传来,太子回头一瞧,只见老太爷吹胡子瞪眼,就要找东西揍他。

    他一惊,顾不得其他,撒腿就跑。

    【感谢纵横婆娑的打赏哦!今天又多加了一章,感谢大家的支持!】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