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49章 不配

    谢夫人将汤搁在一旁的几上,替他盛了碗出来。“多谢母亲。”谢丕起身来到跟前,在椅子上坐下,端起碗尝了口。“在崔家可有短缺?今儿个回来还得回去不?能待几日?”谢夫人说着,悄悄走到...

    谢夫人将汤搁在一旁的几上,替他盛了碗出来。

    “多谢母亲。”谢丕起身来到跟前,在椅子上坐下,端起碗尝了口。

    “在崔家可有短缺?今儿个回来还得回去不?能待几日?”

    谢夫人说着,悄悄走到书案前,“乱七八糟的,也不晓得收拾下。”

    谢丕发现,想要阻止时,已然来不及。

    他放下汤碗,几步上去,“母亲……”

    “我瞧瞧,是个什么东西,让你藏的跟个宝贝似的。”谢夫人拿着帕子笑道:“女儿家的东西,哪里来的?”

    这帕子还是上好的云锦料。

    谢丕想要拿回,可谢夫人哪里能如他的愿,不回她,谢夫人是不会罢休了。

    他抿了抿唇,只好道:“捡的。”

    “捡的?”谢夫人冷哼,“你何时会捡姑娘家的东西了?还不快如实招来?”

    她面色愠怒,实则心里头已经激动得不行。

    儿子开窍了,竟然会藏了女儿家的东西,是哪位姑娘,她可得好生哄着,不能让人跑了。

    哪怕身份低些,她也认了。

    谢丕垂下眸子,不愿意开口,瞧他这般,谢夫人冷哼,“你近日都在崔家,莫不是崔家哪个丫鬟的?”

    见他没反应,谢夫人明白,对方不是下人,想到这里,她眸子一亮。

    “难不成是崔二姑娘的?”谢夫人惊喜,门当户对,虽说对方年纪小了些。

    可,据她所知,崔家二姑娘也到了择亲的年纪了,他们家多等两年也无妨。

    “母亲莫要乱说,儿子与崔二姑娘并无干系。”谢丕冷了脸,将她手中的帕子抽走。

    “诶……”谢夫人想要拿回,却只见谢丕已经揣在了怀中。

    她有些可惜,又想到不是崔家二姑娘的,也不是丫鬟的,还能是谁的?

    “究竟是哪儿来的,总该说说吧?你若喜欢,便是身份低些母亲也认了。”

    谢丕看了她一眼,垂下眸子,低低道:“身份……不低。”

    谢夫人心中欢喜,“既然如此,为何不肯说?你不说,母亲如何替你去提亲啊?”

    “母亲别问了,我……”谢丕撇过脸去,神色落寞,“我怕是与她无缘的。”

    “这话怎么说?”谢夫人急了,“你是担心那事儿?都是巧合罢了,我才找空无大师算过的,不会再出事儿了。”

    谢丕张了张口,摇摇头,“不……”

    谢夫人叹了口气,心中苦闷,自家老二这婚事当真是一波三折,当真教她心力交瘁。

    若是能安安稳稳娶回个媳妇儿,她愿茹素三载。

    “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你究竟是看上了何人,你给母亲说,只要未成婚,母亲都给你求来!”

    谢夫人发了狠话。

    儿子若真喜欢上了人家,她必然是要替他筹谋的。

    虽说名声不好,可谢家也是一等一的权贵望族,便是威逼利诱,她也要替儿子完成所愿。

    “她是未成婚,可,却是定了亲的。”谢丕长长的眼睫覆下一片阴影,教人看不出他心中所想。

    谢夫人正因着他这句话怔楞,回过神后,艰涩道:“未成婚,却定了亲事,你、你说的不会是……崔大姑娘罢?”

    谢丕顿了顿,抬眸看了她一眼,却没有反驳。

    见此,谢夫人哪里还不晓得。

    她险些一口气没上来,噎得眼前发黑。

    是谁不好,怎的偏偏是崔大姑娘,她哪有这个本事,把人家抢过来。

    崔家和王家怕是都能撕了她!

    “儿啊!要不……咱换一个吧?”谢夫人苦声道。

    崔二姑娘也成啊!即便自家老二名声不好,她有的是法子慢慢磨得他们同意。

    原以为以儿子的脾气,不大会松口,可不曾想他竟真的应了。

    “我这样的人,确实配不上她。”谢丕说道,淡淡地笑了笑,“母亲不必担心,我从未奢求过。”

    说完,他回到书案后坐下,不再看她,“儿子还要忙,母亲回吧!”

    谢夫人被堵的心里不是滋味,眼眶发热,这话不是戳她心窝子吗?

    就着烛火,她看着书案后的人,丰神俊秀,姿容绝代。

    论家世,论才学,从不输旁人,就连圣上都颇为赞赏。

    只这婚事上,成了众人诟病的存在,不然,他哪里会不如人家。

    抛去旁的,王家小子又如何能与自家儿子相比?

    她紧了紧手掌,遂将已冷掉的汤碗又端走了。

    听到门声轻微的响起,谢丕沾着墨的笔顿了顿,落下最后几个字,再抬眼,眸中已是一片深色。

    他搁下笔,又拿出了那块帕子,指腹在帕上绣的梧桐花上抚过。

    眸色微冷,“那样的人,怎配得上你!”

    脚步一深一浅地回到上房,谢夫人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心中酸涩苦闷。

    瞧了她好几眼,谢迁有些忍不住了,“嗯哼,我的汤呢?怎么不给我端碗过来?”

    谢夫人正想着事,被他打断,当即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儿子的事不过问也不急,一天天儿的,除了朝政就是朝政,你还能作甚?”

    “我……”

    “我什么?没见着我在想事儿?”

    谢迁被这一通指责怒骂整懵了,他咽了咽口水,揣手缩在一旁,小心翼翼地觑着她,不敢再说话。

    发泄了番,谢夫人心中的憋闷总算好受了些。

    想起谢丕的事,又觉酸苦,她着实不忍心看儿子求而不得。

    他这般优异出色,自小便自律严谨,从未求过她什么,要过什么,教人极为省心。

    如今头一回跟她说有了喜欢的女子,却还是旁人的。

    如何能甘心!

    她叹了口气,看向谢迁,“你说,我瞧着可像恶人?”

    “你哪里像了,你本就是……”谢迁见她目光幽幽,立即改口道:“本就是最善良不过,莫要妄自菲薄,我不许!”

    他正色道。

    谢夫人点点头,松了眉头。

    罢了,不试试怎知不行,虽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可为了儿子,她宁愿试试做这一回恶人。

    若成了,她愿茹素三载供奉菩萨,以求减轻罪过。

    若不成,她也算尽了力,只怪真的有缘无分。

    强求不来!

    “你觉着,崔大姑娘如何?”想通了后,谢夫人淡淡问道。

    心中思绪百转。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