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50章 区别

    听她提起崔九贞,谢迁乐的她移开话头,忙道:“自然是讨喜的,端庄秀妍,容貌出色,又是跟在崔老夫人身边长大,先生亲自启蒙。听说自小便写的一手好字,不愧是崔氏的大小姐。”他砸吧砸吧...

    听她提起崔九贞,谢迁乐的她移开话头,忙道:“自然是讨喜的,端庄秀妍,容貌出色,又是跟在崔老夫人身边长大,先生亲自启蒙。听说自小便写的一手好字,不愧是崔氏的大小姐。”

    他砸吧砸吧嘴,还是闺女儿好啊!

    乖巧可人。

    谢夫人闻言,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此刻,眉眼与谢丕重叠般极为相似。

    “那倒是真讨喜。”她轻声道。

    “可不是嘛!有回去寻圣上,我还碰到过,女大十八变,跟个仙女儿似的,难怪崔家宝贝着,平日里都舍不得放出来。”

    谢迁称赞道,不知不觉地,又多说了几句,听的谢夫人颇为满意。

    为了以示诚心,谢夫人第二日天刚亮,便吩咐下头套好了马车出行,准备去相国寺许愿,添个香油钱。

    而另一边,谢丕也派人送了封信出去。

    他并未在府中多留,办完了事,便收拾了几件衣裳和一些惯用的东西离开了谢府。

    临回去前,他又去街市走了一趟。

    老太爷见他不过一日便回来了,倒也没说什么。

    太子因被打了屁股,是以老太爷开恩似的让梁伯放了刘瑾回来伺候几日,这两日不必多看着,谢丕也清闲许多。

    他拜见完老太爷后,奉上家中珍藏的茶叶,便回了屋子。

    略微收拾了番,拿着一盒点心出了门。

    在隔了几间屋子的门前停下,他轻咳一声,守门的是玉烟,一见到他,立即警惕地关上了门。

    谢丕微楞,眼睫颤了颤,拿着盒子的手也收紧了些。

    “大小姐,谢二公子来了,如何是好?”玉烟忙地来到罗汉床前,朝看着话本的崔九贞说道。

    “嗯?”反应过来的崔九贞眼睛从话本上移开,“那你关门作甚?如云,你去瞧瞧。”

    得了令的如云应声,放下扇子,立即跑去开门。

    “谢二公子。”

    见着门又打开,谢丕眸子里的黯淡才渐渐褪去。

    如云小跑到跟前,行了一礼,“谢二公子可是有事?方才玉烟姐姐是怕人瞧见大小姐如今的模样,有失礼之处,还请您恕罪。”

    谢丕点点头,将手中盒子递给她,“之前瞧着你家姑娘喜这点心,我便又带了些。”

    如云接过,笑道:“谢谢二公子,我家小姐确实喜欢,上回吃的差点儿撑着。”

    听她这么说,谢丕终是放下了心,临走前,他目光划过那间敞开的屋子。

    虽未看到里头的人,可眸中却多了几丝温度。

    如云抱着点心来到崔九贞跟前,后者双眼一亮,“他特意送点心来的?”

    “瞧着是,送完便走了。”如云将点心盒打开。

    熟悉的香味儿引得崔九贞咽了咽口水,正巧天热,她这两日又喝的汤多,没吃什么东西。

    这会儿正好,净了手,她便塞了一嘴。

    也不知谢家哪里来的厨娘,做出这般合她味口的点心。

    崔家可没有。

    玉烟看的噘嘴,尽量忽略着点心的香味儿,“大小姐,您少吃些,当心又撑着。”

    她其实更想说,少跟谢二公子接触,可明显自家小姐不会听她的。

    “无碍,我中午没吃什么。”她一连用了好几块,才想起,“白拿人家的不好,我要不要给他回个礼?”

    玉烟心中绝望。

    只听如云道:“大小姐自个儿决定就是,奴婢听您的。”

    是以,无人问问玉烟的意见,崔九贞便决定了,等她用饭时,匀出一碗汤来送给谢丕。

    ……

    京城内,麒麟阁里头生意照旧,有管事来到最顶层的一间房内,轻声禀报着:“来的是崔家老爷身边的长随,也不知要打听那幅头面作甚,还希望咱们保密。”

    罗汉床上,衣衫松垮,发髻随意的男子执棋的手微微一顿,掀起眼帘笑道:“既要便给他,那些图纸有留册的,直接拿给他。”

    管事有些犹豫,“可,这些东西泄露出去,会不会不好,王家……”

    “你管他那么多,出了事儿也是崔家和王家的事,与我麒麟阁何干!”

    男子不甚在意,继续落子。

    屋子里香烟袅袅,香茗沁人,管事得了回应,也不敢再打扰,恭敬地退了下去。

    男子收了白子儿,目光在茶几上摊开的信上滑过,轻笑一声摇摇头。

    原以为要费些功夫才能达到目的的长随,没想到麒麟阁就这样将东西给了他。

    威逼利诱什么的,竟是一样儿也没用上。

    倒是省事。

    回了府,他便将东西呈给了已经下衙回来的崔恂。

    接过麒麟阁给的样纸,他仔细地瞧了瞧这幅头面,只看样纸便知晓其贵重。

    他冷哼一声,甩在案上,“可有打听到王家小子买了这东西送给了何人?”

    长随摇头,“这个麒麟阁的人也不知,他们这月初接的单,才做好没几日,也不知是谁得了。不过,麒麟阁的东西都是独一无二的,想来若是有人戴了,定能知晓。”

    崔恂皱眉,才做好没几日,也不像是送给自家闺女的,否则那日王家人过来赔罪,便带了。

    由此可见,王家小子确实还与旁的女子有染。

    想到这里,他气不打一处来。

    竖子敢尔!

    挥退了长随,他拿着样纸去了东苑。

    给老太爷看过后,道:“如今王家老太爷在南京改任了兵部尚书,又刚立过米鲁之功,儿子想,这门婚事若退也要寻个好时机,不能落人口舌,得罪了人。”

    最好是查出那女子是何人,才好借着这事退婚。

    老太爷呷了口茶,沉默片刻,才道:“此事你看着办吧!”

    他面色带了一丝疲惫,大抵是没想到自个儿促成的婚事,会将以这般收场。

    觉着烦心,他干脆背着手去鸭圈转转,准备挑只嫩的,晚上炖个药膳给孙女吃吃。

    崔恂厚着脸皮留下,因着崔九贞受伤只能在屋里用饭,是以便有了老太爷,太子以及谢丕一块儿同桌用饭的情况。

    他原本对谢丕并无甚好感,不过接触多了,观其举止不凡,气

    度雍容矜贵,知礼守礼。

    这般相貌才学,倒不愧是谢家这样的世家大族养出来的。

    目光一转,再看看埋头扒饭的太子,崔恂眼角抽了抽。

    怎的区别这么大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