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52章 撕破

    “姐姐怎么了?”崔元淑笑了笑,“姐姐从前不是最喜见到王公子么?”崔九贞撇嘴,“从前是从前,现下是现下,再者说,从前我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人啊!”这句话说的有深意,崔元淑也不知听懂了...

    “姐姐怎么了?”崔元淑笑了笑,“姐姐从前不是最喜见到王公子么?”

    崔九贞撇嘴,“从前是从前,现下是现下,再者说,从前我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人啊!”

    这句话说的有深意,崔元淑也不知听懂了没有,僵笑了下,她摒退左右,周围只她们二人。

    崔九贞没有阻止,倒也不怕她在这儿对自己做什么。

    “王公子是个什么人呢?姐姐莫不是有所误会?”崔元淑说道,秀美的脸上带着丝关切,微微蹙眉。

    崔九贞勾唇,“误会?我可不这么觉得。”

    “唉……”崔元淑轻轻笼起眉头,模样关切,“要不,我帮姐姐去说说他,若真的惹了姐姐不喜,也的确不妥。”

    啧,崔九贞忍不住牙酸。

    瞧瞧这股茶味儿,若不是知晓她是个什么人,只怕还真当她是在帮自己。

    “王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妹妹不清楚?”

    崔元淑摇头,面上毫无破绽道:“姐姐说笑了,我如何能清楚。”

    崔九贞嗤笑,拿过如云手中的扇子自己扇了起来。

    “我以为,以你们的相识之久,该是清楚的。”

    “姐姐?”

    崔元淑移开目光,“妹妹如何比的了你,姐姐与王公子可是有婚约的。”

    “一纸婚书而已,还不是可以随时作废。”崔九贞漫不经心地道。

    这话听的崔元淑有些意动,尽管也是她所想,可却不敢表露分毫。

    她面上惊慌,“姐姐缘何如此说,婚姻大事,岂可儿戏,若是其中有什么误会,妹妹替你去说说就是。”

    “替我去说?”崔九贞挥着扇子,有些好笑。

    莫说她和王衍的婚事不可能,即便可能,这也是他们之间的事。

    “你算个什么东西?替我去说?”崔九贞扬眉睨向她。

    在看到崔元淑脸色剧变后,她唇畔笑意依旧,眼神却是冷漠异常,“妹妹打算以何身份去替姐姐与你“未来姐夫”说道呢?”

    她将那四个字咬的格外清晰。

    崔元淑手中帕子拧紧,笑容已然维持不住,她咬了咬唇,眼中或许是因那句话感到屈辱。

    她深吸了口气,道:“姐姐何必如此,我不过是关心你罢了,若姐姐不喜可直说,何必如此伤人?”

    “伤人?”崔九贞笑道:“说几句话实话就伤人了?那做几件事岂不是更伤人?”

    崔元淑粉唇紧抿,对于今日处处为难自己的崔九贞,她已然有了怀疑。

    心底有些慌乱,但更多的是那隐秘的快意。

    她看着崔九贞躺卧在竹椅上的模样,神色暗了暗。

    “姐姐既不想妹妹关心,那妹妹不打搅就是了。”崔元淑顺着话起身,似是想到什么,她朝她一笑,“妹妹觉着,姐姐与王公子着实不相配!”

    崔九贞又好气又好笑,“你配?也是,你与他说起来倒是真的挺配!”

    她讽刺地笑道。

    渣男渣女,可不就是天生一对。

    崔元淑没有反驳,现下只有她们二人,对于崔九贞近日的所为,她心中已有数。

    “姐姐好生休养,妹妹告退!”她说着,盈盈一礼。

    “赶紧滚,倒胃口!”崔九贞摔了扇子,一点面子不给。

    这厮哪里来的脸到她跟前耀武扬威,真觉着她还会任他们捏扁搓圆?

    崔元淑也不在意她的态度,面上还是一般无害,笑意盈盈。

    虽说两人都未明说,可这跟撕破脸已经没什么两样了。

    心知肚明!

    她不知崔九贞是如何晓得她和王衍的关系,但这不妨碍。

    知道了更好。

    嘴角弯起愉悦的弧度,崔元淑一转身心口一窒,被眼前的人吓得有些慌乱。

    认出了对方身份,她松了口气,忙地行礼,“原来是谢二公子,有礼了。”

    她福了福,躺在竹椅上的崔九贞自然也听到了,身子一僵,却是转过身去,不看那头。

    糟糕,形象又掉一层。

    谢丕面色微冷,只睨了她一眼,便目不斜视地走过。

    崔元淑脸上的笑意淡下,她抿了抿唇,走几步后,似是想到什么,她回头看向已经走到崔九贞近前的身影。

    眼中暗了暗。

    突地,谢丕回头,目光直直地对上她,冰冷深沉,似是无边的深潭,要将人淹没。

    崔元淑顿时吓了一跳,慌忙扭过头去,匆匆离开。

    明明先前未见过,虽知晓他拜入自家祖父门下,近日在东苑听课,可从无交集,怎会有种被看透的感觉。

    崔元淑有些心慌,待得丫鬟追上来后,她才平息,心中有些恼怒。

    不过一个注定鳏寡克妻的扫把星,也敢如此无礼。

    白长一副好皮囊。

    不过,似乎也有些用处……

    “哎呀!”她眼前一花,被撞得退了几步。

    身后的丫鬟忙地扶住,“小姐!”

    崔元淑站稳,瞪向罪魁祸首,“哪里来的腌臜东西,祖父院里的人怎这般没个规矩?”

    比她矮了半个头的太子脸色不大好,他身上沾了鸡毛,脸上也灰扑扑的,似是刚从鸡圈打滚回来似的。

    崔元淑没有多看,掩住鼻子,厌恶之色不加掩饰,可到底是老太爷院子里的人,她只训斥了这么一句便没再为难。

    带着丫鬟离去。

    太子鼓起脸颊,这是哪里来的女人,这般讨厌。

    随意抓了一个路过的小厮,询问了一下,暗暗将人记住。

    另一边,谢丕蹲下身,捡起扔在地上的扇子,再抬眼,已是温润一片。

    “大姑娘的扇子如此宝贵,莫摔坏了。”

    说着,他将扇子放在了一旁的几上。

    崔九贞心跳快了些,却不看他,只还觉着尴尬,早知道就不出来坐着了。

    她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他,把形象挽回来呢!

    “多、多谢!”

    “伤可好些了?”他没有走,面上亦如往常一般。

    崔九贞咬牙,嗡声道:“好些了……”

    “那便好。”谢丕看着依旧做鸵鸟状缩着不肯看他的人,眼中滑过一丝笑意。

    他没再多留。

    听到脚步声远去,崔九贞才转过身,松了口气。

    看到几上搁好的扇子,又默默弯起嘴角。

    果然,还是谢丕得她的心,方才被崔元淑膈应的烦躁也跟着淡了些。

    “小姐,咱们可要回房里?”玉烟过来说道,看了眼谢丕所在的屋子。

    方才她和如云犹豫着没有过来,见着谢二公子没有多留,也放心了不少。

    崔九贞点头,想起崔元淑,又看向她,“你出去打听打听,王家是个什么情况。”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