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53章 碍事

    她在东苑养伤期间,外头的消息不知不觉便忽略了。崔元淑这样找上门来,恐怕也是急了。玉烟听了她的话,立即就出了东苑。晚间,老太爷用饭时就瞧见一脸委屈的太子,眉头跳了跳。落座后...

    她在东苑养伤期间,外头的消息不知不觉便忽略了。

    崔元淑这样找上门来,恐怕也是急了。

    玉烟听了她的话,立即就出了东苑。

    晚间,老太爷用饭时就瞧见一脸委屈的太子,眉头跳了跳。

    落座后,终是忍不住询问了一声,”你又抽什么风?

    太子抬眼看了他一下,扭过脸去,“孤知道错了,孤不想再打扫鸡圈了,今儿个不小心撞见你们家二姑娘,她说孤是腌臜东西,脏死了。”

    老太爷听着前头还没什么,到了后头双眼一瞪,差点噎着,“你说什么?”

    “老师!”一旁的谢丕开口道:“虽说不知者不罪,可侮辱皇室,非同小可。”

    太子忙地点头,又委屈地看着老太爷。

    其实对他来说,崔元淑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真的不想再去打扫鸡圈了。

    崔老太爷着实小气,不过是偷了他两只鸡,便让他打扫这么些天鸡圈。

    他连晚上做梦都是一身鸡屎味儿。

    太可怕了。

    老太爷没有说话,脸色却是沉着,看了眼太子后,说道:“此事我会给你个交代,先用饭吧!”

    听他这么说,太子双眼一亮,转了转眼珠子,“那鸡圈……”

    “哼!再有下回,就让你连鸭圈也一块儿扫了。”老太爷说完,不再理他。

    太子高高兴兴地端起碗,连吃了两碗饭也没停。

    前院里,崔恂见到自家父亲还是惊讶的,“您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儿派人说一声便好,何须亲自过来。”

    替老太爷斟了茶,崔恂也在一旁坐下,“若是为王家的事,您不必担心,儿子自有分寸。”

    老太爷慢悠悠地呷了口茶,没有过问王家的事,只问起了崔元淑,“……也有十四了,亲事商议的如何?”

    崔恂奇怪,“您怎的问起元淑来了,亲事儿子和温氏商议过,正准备择几家看看,目前觉着方家合适些,您瞧呢?”

    “既然你已有看好的,就早些定下吧!元淑那孩子到底还小,心性不稳,这些日子就拘在院子里,别叫出来了。”

    “父亲?”

    崔恂皱眉,因着了解自家父亲,是以,当他听到这话的时候,就知道必然是有什么事儿。

    “可是元淑惹您不高兴了?”他笑了笑,“您也说了,她还小,可莫要与她置气才是。”

    老太爷揣袖摇摇头,“不是我要与她置气。”

    “那是……”

    “是太子!”

    “太子?”

    崔恂惊愕地站了起来,“这怎么就扯到太子了?”

    老太爷冷哼一声,遂将事情说了遍。

    他倒是没有怀疑太子说谎,虽说混了点,毕竟还是个储君,没有会说自己是腌臜东西的理由。

    “……太子看着没有怪罪,焉知心里不记着,祸从口出,当心惹来大患。”

    崔恂额上冷汗直冒,“我知道了,父亲,儿子这就去安排,太子那里,还望父亲斡旋。”

    老太爷摆了摆手,自顾自地起身,“我听说王家人来了几次,你都给挡回去了?”

    崔恂低头,“是!”

    “到底不好驳了面子,且看看他们想做什么吧!”

    老太爷说完就离开了。

    崔恂独自坐着,第二天,他下了衙后,回到府中便去了上房,温氏接到消息,只来得及前去迎接。

    一声不吭地进了厅内,他看了眼候在一旁递茶的温氏,“这几日你给元淑找个教养嬷嬷,女儿家的别整日想着往外头跑,就让她好好待在院子里看看书做做女红。”

    温氏眸光微闪,柔声询问,“可是出什么事儿了?淑儿还算乖巧,若惹了贞儿不快,让她去赔个罪就是。”

    崔恂看了她一眼,自然是不能将太子的事说出来,只得道:“不关贞儿的事,只是她口无遮拦,在府里有我们惯着,往后出去了总不能也是如此,当知祸从口出。”

    这话就有些重了,温氏脸色一白,就要请罪,“是妾身的不是,没有管教好淑儿。”

    “你也不必自责。”崔恂拦住了她,毕竟温氏这些年在做什么,他也看在眼里。

    “是,妾身回头就寻个嬷嬷教导她。”

    “告诉她,往后三思而后行,不想想自个儿,也要想想崔家,莫给崔家招来祸事!”

    温氏惊愕,不过是寻常小事,怎么就这样严重了。

    她脸上有着疑问,可崔恂没有再解释,如来时一般,去也匆匆。

    温氏心里过了一遍,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若是因着昨日元淑去东苑与九贞说了什么,起了争执,倒也不至于给崔家招来祸事的地步。

    想到东苑之前有段日子严禁,她心中有了个猜测。

    “去将二小姐请过来。”她吩咐道。

    不一会儿,丫鬟回来禀报,原是崔元淑一大早便出门了。

    温氏闻言,皱了皱眉头,大抵是她重新掌权还不久,这府里散漫惯了。

    往日出门这样的小事,只用跟李嬷嬷说一声,如今李嬷嬷不在,她连说也懒得说,便直接吩咐了下头。

    看来,她确实需要站到明面上来了。

    “查查她去哪儿了。”温氏看了眼芙儿,后者领命。

    彼时,正在京中最大的书斋挑选书籍话本的崔元淑,正在包下的雅间里拨弄着琴。

    她学琴八载,已有所成,琴音从她圆润小巧的指尖流出,高高低低连成一片,仿若仙乐,令得人心驰神往。

    在她对面,王衍闭目听的出神,琴音淡去,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他掀开眼帘,眉眼露出笑意,目光看向长裙曳地,端坐琴前的人。

    “淑儿琴技愈发长进了,便是我,也听得入迷了去。”

    “衍哥哥喜欢就好。”崔元淑含羞带怯,眼波流转间,直教人心魂荡漾。

    看的王衍莫名躁动。

    崔元淑起身,来到他身旁依偎着,“衍哥哥,如今大姐姐已然知晓,她若是同父亲说了,我该如何自处,父亲必然会打死我的。”

    听着她担忧的声音,王衍揽紧她,“不会,没有证据的事儿,她敢说也不会有人信。”

    况且,谁都知道他心悦崔家大姑娘,只等着娶她。

    又怎会相信他与崔元淑的事儿。

    只是,近日崔家对他的态度,确实让他有些怀疑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可瞧着怀中人,想来还是妥当的。

    “大姐姐从来就不喜我,若是哪日真……那我也毁了。”

    “绝无可能!”王衍低头看着她,“我不会让她那么做的,淑儿信我!”

    崔九贞果然还是太碍事了,崔家,只需一个姑娘便好!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