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54章 防备

    “我自是信你的。”崔元淑脸上荡开笑意,只是想到了什么,微微皱起眉头。她咬唇道:“衍哥哥,近日那些传言是怎么回事儿?那女子可是真的?”听她说起这个,王衍有些微恼,“无稽之谈罢了,...

    “我自是信你的。”崔元淑脸上荡开笑意,只是想到了什么,微微皱起眉头。

    她咬唇道:“衍哥哥,近日那些传言是怎么回事儿?那女子可是真的?”

    听她说起这个,王衍有些微恼,“无稽之谈罢了,我从未有过什么红颜知己,除了你,再无他人。”

    也不知为何,近日却传出了他与什么红颜知己爱而不得之事,接着又是崔家拒之门外,就连祖父也来了信训斥他不懂事。

    真是一件件糟糕透了。

    王衍眉间沉郁,手臂揽紧了几分,唯有怀中人,能予他几分慰藉。

    崔元淑放下了心,她确实是相信王衍的,至少,对自己自信。

    回了府里,崔元淑还未来得及踏进院门,便被温氏的人带走了。

    正房里,她听着训诫,攥紧了帕子。

    说她口无遮拦,祸从口出?

    崔元淑讽刺地笑了起来,她不过是与崔九贞争执几句,祖父和父亲就如此待她,还要禁她的足让她学规矩。

    当真是偏心!

    凭什么,凭什么她要事事让着崔九贞,都是嫡女,她为何就一定要作她的陪衬?

    明明自己哪里都比她强才是。

    冷静地听完温氏所述,崔元淑一言不发地起身,刚想离开,就听温氏道:“你出去见王衍了?”

    她弯起唇,扬起一张无害温柔的脸,“是又如何,我不仅去见他了,他还说只有我一人,永远不会娶崔九贞。”

    温氏皱眉,“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自然知晓,母亲要如何抉择?揭发我?”

    “你若自己有本事,我便不会管你。”

    崔元淑哼了一声,“你原也就没管过我多少。”

    自小她便是跟着奶嬷嬷长大,后来奶嬷嬷离开了,便是李嬷嬷照料她。

    身为母亲,温氏永远只知道在散不尽檀香味儿的佛堂里诵经念佛。

    是以,她最厌恶檀香味儿了。

    温氏不是没有察觉出她的怨,但她并未多放在心上。

    “李嬷嬷被你安置在何处了?你姐姐似是在打探,还是当心些好。”她突然道。

    崔元淑有些惊讶,却没瞒着她,“我让衍哥哥接走了。”

    温氏心思微转,想起下头得到的消息,“李嬷嬷的伤可好全了?”

    “虽好了,可落下了疾,双腿已是不利索了。”

    “既如此,就将她送去乡下将养吧!”

    崔元淑皱眉,“李嬷嬷行动不便,送去乡下如何能过得好。”

    “多派几个人伺候就是,总放王衍那儿也不是个事。”

    温氏的话让她有些动摇,确实一直麻烦着王衍不大好,但她又怕下人粗鄙,照料李嬷嬷不够细心。

    毕竟李嬷嬷如此落下腿疾,行动不便,身边也离不得人。

    想到这里,她更怨恨起崔九贞了,将李嬷嬷打成这样,简直狠毒至极。

    如今又派人打探,定是不安好心。

    思及此,崔元淑直接道:“此事女儿自有定夺,就不劳母亲费心了。”

    温氏见她这么说,面色平静。

    弹了弹衣袖,她垂眸看向别处,“那便回去吧!往后待在院子里好好学规矩,莫再生事,王衍那里也少再联络。”

    顿了顿,她继续道:“这是为你好。”

    崔元淑目光直视着坐在上首的人,见她一如既往不看自己,有些黯然。

    “父亲亲自下的命令,我还能反抗不成。”她嘲弄道,却是没有答应她后头的吩咐。

    说完,福了一礼就离开。

    温氏这才抬起眸子看着她的背影。

    “派人盯着,一有李嬷嬷的消息,立即来报!”她轻声吩咐。

    芙儿屈了屈膝,有些疑惑,“您何必不直接命二小姐将人交出来,是您的话,二小姐不会拒绝才是。”

    温氏摇头,“你错了,我若要人,她一定不会给。”

    芙儿惊讶。

    “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她也有自己的想法。”温氏说到这里,轻笑了下。

    听完,芙儿也知道是何意了,原来二小姐连自个儿母亲都防备么!

    有些感慨,终究是长大了,这般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正想着,萍儿已经从东苑回来,见礼道:“夫人!”

    温氏颔首,“如何?”

    “东苑的人守口如瓶,奴婢打听不出来什么。”萍儿说道,“不过,东苑防守甚严,虽瞧着未多些什么人,可奴婢觉着十有八九,您的猜测是对的。”

    温氏了然,难怪之前老太爷禁了院子,难怪已是太子先生谢家二公子会出现在府里。

    原来,是来了这么个人物!

    想到崔九贞还在东苑养伤,又想到元淑恐怕无意间得罪了那位贵人,温氏心中有些莫名意味。

    “夫人,可要吩咐什么?”芙儿大胆询问了下。

    温氏回过神,摇摇头,“不必了,此事放着吧!”

    老太爷从不喜她,自然不会让她常去东苑走动,哪怕想接近那位,也没那个机会。

    在他们眼中,她只需做好崔夫人这个位置就好。

    她嗤笑了声,又将眼中的讽刺掩下。

    此时,东苑里头,崔九贞在桌子上挑挑拣拣地看着温氏命人送来的吃食。

    醉鱼,蜜藕,蚌肉汤,确实都是合她胃口的。

    只不过,蚌肉汤有些性寒,她再过几日要来小日子的。

    撇撇嘴,崔九贞道:“将这汤端到隔壁吧!”

    如云闻言,立即撤了这道菜。

    崔九贞看着其他菜,“你说温氏好好的给我送饭做什么?”

    剩下的玉烟眨了眨眼,“许是担心您的伤,近日又听您没什么胃口吧!”

    “这样啊!”她嘀咕了几句,也许自己的确想的太多。

    这两日她的腿已经差不多能走了,老太爷和谢丕送来的药当真好用。

    恢复的挺快。

    这人一好,自然心思也就开始活络了起来。

    另一边,如云将汤送到,谢丕看了眼,“你家姑娘如何了?”

    “回公子的话,姑娘好多了,已能行走。”

    “能走了?”

    谢丕抿了抿唇,朝如云点点头,见此,后者也福身退下。

    他拿起手边的信,犹豫了会儿,还是提笔回了。

    没过两日,崔九贞接到玉烟带回来的消息,她愣了好长时间才回过神来。

    “谢夫人……要来看我?”崔九贞慌了,一时间心中想了百来个可能。

    她有些心虚地,坐立不安起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