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55章 操心

    “谢夫人可有说为何来要来看我?”她一个晚辈,就算谢夫人登门拜访,也是该由温氏接待。玉烟也不知,只是今儿个被叫过去询问了一番,得知自家大小姐的伤大好,便提出了这事。“谢夫人瞧...

    “谢夫人可有说为何来要来看我?”她一个晚辈,就算谢夫人登门拜访,也是该由温氏接待。

    玉烟也不知,只是今儿个被叫过去询问了一番,得知自家大小姐的伤大好,便提出了这事。

    “谢夫人瞧着面善,又是出自徐家,恐怕也是因着谢二公子是老太爷的学生,才会如此亲近。”

    毕竟以谢夫人的身份,京中想要攀附的人数不胜数。

    崔九贞明白了,她稍稍放心了些,只要不是因她调戏了人家儿子,来找茬儿的就成。

    话是这么说,可她在听到谢夫人已经过来时,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东苑不怎么放人进来,老太爷必然也是特意允了。

    她略微装扮了下,换身衣裳便去门口等着。

    谢夫人的身影从远处过来,送她的是温氏身边的大丫鬟芙儿,瞧见崔九贞,她见了一礼,便自发退下了。

    “谢夫人安好!”崔九贞盈盈一福,谢夫人立即伸手托住她,不经意间,已将她细细打量。

    眉眼清透,面容姣好,乌压压的长发梳了个堆云髻,愈发衬得娇艳动人,容色比前头见过的二姑娘还要更甚。

    崔家倒是会养。

    谢夫人又扫了眼那不盈一握的腰身和挺翘的臀,满眼笑意,“早听你谢伯父说起,果真是个讨喜的人儿,这伤可好利索了?”

    她牵着她,在玉烟和如云的带领下进了院子。

    崔九贞闻言,心中一松,又有点失落,原是听谢大人提起。

    “好多了,行走已是无碍,累得夫人亲自过来,倒是晚辈失礼了。”

    “不必拘礼,叫伯母便好。”谢夫人越看越喜欢。

    待得进了屋子,她打量了番,淡粉色的纱帘层层叠叠,正中是一张香木桌子,南边是几张铺着妃色锦纹椅搭的高椅,一旁高几上摆着时卉,四季锦屏隔开了挂着轻纱帘,被褥整齐的大床。

    临窗下,还落着一个贵妃榻,旁边几上搁着精致的茶碗。

    再看东边,百宝架子上摆满了赏瓶珍宝,旁边是红木雕花的书桌,搁着文房四宝,墙上挂着几副墨画。

    谢夫人目光在那几副墨画上划过,心中感叹。

    崔老先生的墨宝,就这么随意地挂在孙女的房里。

    要知道,外头可是千金难求呢!由此可见,崔家大小姐这是有多得宠了。

    思及此,她心中又是一阵暗恼。

    儿子谁不喜欢,偏偏觊觎人家大小姐,依着崔老先生的脾气,若是知道了,定是饶不了他。

    “听闻你受了伤,整日在屋里定是闷得慌,便给你带了个小玩意儿。”谢夫人说道,身后跟着的嬷嬷捧着一个盒子呈上来。

    打开一看,是一副白玉镶金算盘,那一颗颗珠子光泽盈润,品相极好。

    崔九贞眸子微微睁大,“此物太贵重,九贞……”

    “再贵重也是个物件儿罢了,有人要,才有用。”

    崔九贞一时拒绝的话便咽了回去,看着谢夫人那张与谢丕相似的眉眼,她脸上微红。

    “九贞多谢夫人。”她略感羞涩,说完吩咐了如云去端来茶具,准备亲自泡茶。

    她的手艺老太爷都夸过,想来是不错的。

    谢夫人看着,也颇为赞赏,心中好感倍增。

    这就是崔家大小姐,怪不得藏了这么久,平日里也不见露露面,再想到温氏也总称病少出席京中宴席,便也理解了。

    “下月谢家乞巧宴,九贞可要携妹妹一块儿来玩玩?”

    谢夫人亲自开口,崔九贞就是想拒绝,也没个理由。

    她应下道:“贞儿与妹妹定当到府拜见。”

    说着,她端起刚泡好的茶水奉上,谢夫人接过尝了口,眸子亮了亮。

    “好孩子,我回头着人给你送帖子。”她搁下,拍了拍她的手,见她手腕上戴着碧亚,便歇了褪下镯子的心。

    “平日里都做些什么?不见你出门儿,往后还是多出来走走才好。”

    “也没什么做的,闲时看看书,写写字儿。”崔九贞一一回道,“只是我喜静,倒是不常出门儿。”

    谢夫人点点头,差不多也了解了她的性子,这般贞静温柔,钟灵毓秀,偏惹来儿子那只大尾巴狼……

    啧啧,越瞧越喜欢,合该是她谢家的!

    又说了会儿话,谢夫人还要去看儿子,便未再多留,临走之际,她目光在崔九贞手中的帕子上掠过。

    笑意更深!

    看着她走远,崔九贞总算松了口气,回到屋子里躺在榻上。

    如云打着扇子,一双眼亮晶晶的,“小姐,谢夫人待您真好,这样的白玉算盘也送了您。”

    崔九贞颇为赞同,大抵因为谢丕是老太爷的学生,而她又是老太爷最喜爱的孙女?

    她点点下巴想着。

    另一边,因着谢夫人过来,老太爷特意放了谢丕,自己在书房揪着太子上课。

    厅堂里,谢夫人提到崔九贞:“……真是讨人喜欢,长得这般好看,可惜从前都不见出来走动,若早知道,为娘先给你定下也好。”

    说到这里,她又有酸,“崔家藏的跟个宝似的,老太爷怎当初不给你定下这大姑娘,那……”

    “母亲。”谢丕淡淡道:“现在也不晚!”

    谢夫人一噎,冷哼着睨了他一眼,“为娘为了你,可都豁出去了,你也给我争气些,近水楼台先得月,懂不懂?”

    谢丕垂眸。

    瞧他这模样,谢夫人恨其不争,咬牙拧了把他胳膊上的软肉,“你呀!听说王家那小子得了空便上门拜访,其心不言而喻,你可不能输了去。”

    谢丕面色不变,只稍稍躲开些,“他连府门也进不得,我担心什么。”

    “嗯?”谢夫人闻言,来了兴趣,“这话怎么说?”

    谢丕看了她一眼,只将府里其他人只晓的说了。

    可谢夫人是谁,既然发觉了不对,定是会着手打听。

    至于打听到什么,自然就不关他的事了。

    “行了,我也不耽搁你上课了,这就回去。”谢夫人心里急着王家的事儿,自然不想再久留。

    谢丕起身送她,将将送到门口,就见她回身叹了口气,“也不知人家姑娘瞧不瞧得上你,非要去招惹人家,唉……”

    说完,一脸愁容地离去。

    没见着人之前觉着儿子定能配得上,见了后,反倒有些拿不准了。

    真是操碎了她的心。

    看着谢夫人远去,谢丕眸子微深,嘴角罕见地扬了扬。

    分明是她先招惹的他才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