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57章 利益

    王衍抬眼,抿紧了唇,“我自是会娶。”听他这么说,王贡冷硬的脸色总算有所缓和。不等他再松了口气,就听王衍又继续道:“但,崔家可不止一个姑娘!”“你、咳……”王贡差点儿呛着,瞪大...

    王衍抬眼,抿紧了唇,“我自是会娶。”

    听他这么说,王贡冷硬的脸色总算有所缓和。

    不等他再松了口气,就听王衍又继续道:“但,崔家可不止一个姑娘!”

    “你、咳……”王贡差点儿呛着,瞪大眼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衍看了他一眼,“儿子说,崔家不止一个姑娘,儿子想娶的,也不是大姑娘,父亲听明白了?”

    “你放肆!”王贡爆喝道:“你与大姑娘有婚约在身,怎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崔家不也想退吗?那就让他退好了,儿子从未想过要娶崔九贞。”

    王衍头一回顶撞了自家父亲。

    见着他如此不知悔改,王贡手掌扬起,眼见着就要打下去,王衍竟也不避不挡,直直地看着他。

    王贡颤了颤,到底是自己唯一的嫡子,从小寄予厚望,耗费心血栽培大的。

    他放下了手,背过身去。

    “衡之,你以为与大姑娘退了婚事,就能如愿娶了二姑娘吗?崔老先生和崔恂的脾气你都看到了,莫说娶他们家姑娘,就是连门你都进不去。”

    王衍听到自家父亲松口,心中并不意外。

    “儿子知道您的意思,但若是婚事是不得已而解除呢?崔家若理亏在前,换一个姑娘联姻也不是不可以。”

    静默了会儿,王贡终是道:“你要怎么做?”

    “这件事儿子自会处理,不劳父亲费心。”王衍抬手作揖。

    王贡叹了口气,转过身,“你知晓崔家对你意味着什么,为父在朝中并无重用,王氏子弟也多仰仗你祖父,可待你祖父百年之后,也只有你能挑起这担子。”

    他上前两步,一手拍了拍他的肩头,“崔家没有子嗣,唯两个姑娘罢了,与其联姻对你将来才是最好的。”

    届时,有崔家这层关系在,何愁不能铺就一条康庄大道。

    王衍垂下头,“儿子明白,可儿子意中人是元淑,都是嫡女,她并不比崔九贞差哪儿,况如今的崔夫人是元淑的生母,纵然那崔九贞再得宠,这世上又哪有不为自个儿孩子做打算的母亲。”

    他是确信温氏会站在他们这边的。

    听他这么说,王贡也不再劝他,王家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到底是哪个姑娘,他其实并不在意,在意的不过是这层身份罢了。

    王衍说服了自家父亲,从书房出去后,便独自坐在房里。

    既然已经有所决定,他便不会再手软,思索间,似是想到什么,眼中渐渐沉下。

    是夜,月影朦胧。

    一道身影避过府内巡视人,朝着一座院子摸索去,没有走正门,而是来到了偏僻的院墙处,身影矫健地翻了进去。

    正蹲在茅坑排解的人一僵,尽管声音细微,却是没有逃脱他的耳朵。

    啐了口,“哪里来的毛贼,碍着老子拉屎。”

    匆匆提起裤子,他拿了佩刀循着声音跟了上去。

    那黑不溜秋的声音在一座屋子前停下,只见他掏出什么东西,塞进了门缝里。

    一阵烟雾很快便漫了一屋子,那人侧耳倾听了下,下一刻猛地闪到一边。

    堪堪躲过凌厉的刀锋。

    裹得只露出眼睛的人看着那把刀,顿时大惊,眼中流露出惧怕,刚想开溜,就见刀光又闪了过来。

    他不过是身手矫健些,哪里是这锦衣卫的对手,不过两下便被划破了喉咙,倒在了地上。

    那锦衣卫有些不得劲儿,怔楞了下,挠挠头,“就这?”

    这是哪里来的胆子翻进来搞刺杀,派他来的人莫不是被骡子踢过?

    “出什么事儿了?”又有一人一过来,见到地上抽搐着两下,便没了声息的人影,蹲下查看了番。

    先前那锦衣卫说道:“我刚脱裤子这东西就翻进来了。鬼鬼祟祟地扔了什么东西进这屋子。”

    另一人闻言看了眼自己所在的地方,“这是,崔家大姑娘住的地儿?”

    心中正想着不会出什么事儿吧!打算敲门看看,就见只披了衣服的谢丕匆匆过来。

    看到地上的狼藉,月光下,他眸子狠狠一颤。

    冷光乍泄!

    “大姑娘可有事?”他问道,已经来到跟前,用力推门,未动。

    那两个锦衣卫见此,前一个忙道:“在下还未来得及询问,这贼人扔了东西进去,恐怕是什么迷烟。”

    闻言,谢丕管不了那么多了,抬脚就将门踹了开来。

    这边的动静立即引来了其他人,院子里的小厮一个接一个地过来,将地方包围了。

    看他们身形也都是练过几下子的。

    “大姑娘?”谢丕捂着鼻子进了屋里,先是打开窗通风散去味道,再隔着纱幔唤了几声。

    屋子里确实还有未散尽的迷烟味儿,气味浓烈,见着无人应答,他道:“得罪了。”

    说完,他点了盏灯过去,撩开纱幔,里头的情况落入他眼中。

    床边的脚踏上铺着被褥,两个丫鬟盖着薄毯东歪西倒地睡着,地上还有随意堆叠的时下刚兴起的牌具,以及没吃完的零嘴儿摆在一旁。

    再到床上,连帐幔也未放,上头的人踢了被子睡得正香。

    谢丕方才激烈跳动的心,此刻才缓缓平静下来。他搁下灯,没看脚踏上的两人一眼,绕过后凑近了床边。

    藕荷色的袭衣轻薄,露出一截白嫩的小臂,散下的发丝落在胸前和背后,眉眼在朦胧中,不似平日见到的那般狡黠勾人。

    嘟着嘴,反而透着股娇憨。

    他伸手在鼻下掠过,确定无碍,才终是放下了心。

    目光无意间落到胸前却突地一顿,霎时移开,犹豫了下,还是扯了薄被将她盖住。

    外头传来声音,他不再久留,拿了灯出去。

    老太爷明显也是才起,衣服胡乱地扎着,瞧见他,愣了瞬却未多说什么,“屋里什么情况?”

    谢丕恭敬地回答,“被放了迷烟,学生方才进去开窗散了味儿。”

    老太爷边走边点头,进了屋里,将灯都点上,自己去查看了崔九贞的情况。

    见着并无异样,又气这几个丫鬟伺候疏忽,瞧瞧这都干了什么,但总归是放下了心。

    他冷着脸出去,将门带好。

    “清理干净。”话音落下,便指了一个锦衣卫,“你去给牟斌递个话,让他来查这案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