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58章 跳脚

    无论今夜闯进来的贼人目的是什么,都不能作为小事处置。只因,他这里不仅有他崔家人,还有太子!被指到的锦衣卫立即应下,苦着脸连夜奔出了崔府。他的坑还没蹲完呢!都什么事儿啊!谢丕看...

    无论今夜闯进来的贼人目的是什么,都不能作为小事处置。

    只因,他这里不仅有他崔家人,还有太子!

    被指到的锦衣卫立即应下,苦着脸连夜奔出了崔府。

    他的坑还没蹲完呢!都什么事儿啊!

    谢丕看着地上的人被拖走,血迹也被小厮们清洗干净,便看向一旁沉着脸的老太爷,“老师,今夜之人不像是针对殿下来的,倒像是为了……大姑娘。”

    若是为了太子来的,至少该是个武艺好点儿的,不至于连锦衣卫几下都挡不住。

    老太爷看了他一眼,也知道锦衣卫汇报的事,点点头,“我知道了,明儿个你去教太子,这件事我亲自盯着。”

    谢丕应下,“是。”

    “你且歇着去吧!”老太爷摆摆手,见他脸色不好,谢丕也没再多说,径自退下。

    只是,今夜除了这屋里的几个还有不知事的太子,哪里还有人敢睡下。

    第二日,崔九贞头晕眼花地醒了,比她先醒的玉烟和如云也是一脸菜色的垂着脑袋打盹儿。

    她看着帐顶的撒花锦纹眨了眨眼睛,果然不能熬夜啊!

    尤其是在小日子时,感觉被掏空一样。

    动了动,她撑起身坐了起来,听到动静的两人立即惊醒。

    “大小姐醒了?”玉烟起身上前服侍,如云也去准备端水伺候她洗漱。

    崔九贞晃了晃脑袋,看了眼外头的日光,“几时了?”

    “回小姐,都快巳时末了。”

    “嗯?我睡了这么久?”

    玉烟点头,也打了个瞌睡,今儿个确实觉着困了些,往日里也没少这么闹,可第二日醒来也不似今日这般。

    莫不是次数多了,累着了?

    思及此,她正色道:“大小姐,这几日还是好好歇息吧!正好绣娘做的几套衣裳也要改改,您穿着,乞巧宴才不会被二小姐比下去。”

    听她提起这事儿,崔九贞才想起来,“你说的是。”

    趁着如云伺候她梳洗的空档,玉烟又在一旁絮絮叨叨地说起来。

    谢家摆宴,京中女子最乐意去了,不为别的,仅仅是谢家儿郎便足以令她们心动。

    虽说谢家二公子无人敢沾染,可除了已经成婚的大公子,谢家还有其他四个公子。

    比不得名盛京都嫡出的谢丕,可也都是不差的。

    “……是以,大小姐若去谢家还是得当心些,往年可有不少姑娘争奇斗艳出了事儿。”

    听到这里,崔九贞笑歪了头,“不是说谢丕沾不得,那还有人往上凑?”

    “从前是还有那么几个,可如今没了,就连以往那些个蹦的欢的几家姑娘也都匆匆定下亲事,没了消息。”

    “世人多人云亦云,以讹传讹罢了,谢丕哪里不好?分明是她们自个儿运气差。”

    崔九贞不赞同外头对谢丕的看法,刚说完,却见玉烟和如云皆默不作声地看着她。

    目光在她腿上扫过,那意思不言而喻。

    嘴角僵了僵,突然觉得腿还有点儿疼。

    “咳咳……”她擦干手上的水渍,泄了气,“我也运气不好。”

    两个丫鬟这才放过她。

    因着起得迟,午膳便传到了房里,温氏身边大丫鬟之一的萍儿此时便提着木胎朱漆描金花卉纹食盒过来。

    一身碧绿的衣衫,头戴一根花簪,身姿高挑,面容白皙清秀,她脸上带着笑道:“这是夫人专门吩咐厨房做的,大小姐慢用。”

    崔九贞眉头微皱,“替我谢过母亲,东苑有厨房,下回不必送过来。”

    “这是夫人的一片心意,知晓您天一热便无甚胃口,特意吩咐了厨房做些好入口的,往年也是如此,您不必推辞。”

    “是么!”她没有再说,只挥退了她。

    人一走,她问向玉烟,“往年真是这样?”

    崔九贞有些记不清。

    玉烟应声,“大小姐不受热,往年夫人确实会多看顾些。”

    如云已经摆好了饭,大厨房送来的菜确实挺香,凉菜热菜都有,只是……

    崔九贞看了眼海错汤,配着药材炖的软烂芳香,她却没有一点食欲。

    倒不是怕温氏给她下毒,只是她昨儿个才来小日子,近日温氏又频频给她送寒凉之物。

    难怪每回肚子总有那么点儿疼。

    “汤撤了吧!送到隔壁去。”吩咐完,她又道:“下回她再送过来,你直接分给院里其他人吃。”

    玉烟惊讶,“这是为何,若夫人知道了,恐怕会生嫌隙。”

    “如此寒凉之物,我吃了不好。”崔九贞淡淡道,也没有多解释的心情。

    如云见此,照着吩咐收了菜,拉拉玉烟的袖子对她摇摇头。

    她将汤送出去前,出于私心,留了些打算回头让人去找个大夫瞧瞧。

    午后,崔九贞看了眼外头燥热的天儿,自己挥扇送风,“祖父出门可有说去哪儿?”

    玉烟给她暖着肚子,明明是大夏天已经够热,她还要用汤婆子暖肚子。

    真真是折磨人。

    “这个奴婢也不知,只是早上起时听小厮说了才知晓。”玉烟回道。

    崔九贞昏昏沉沉地嗯了声,不一会儿,没了动静。

    玉烟再抬眼,只见榻上的人已经入睡,白皙的额上冒着细汗,脸颊透着微红。

    她目光柔了柔,轻手轻脚地招了如云来打扇。

    镇抚司内,崔老太爷坐在侧堂里吃茶,牟斌看完案子,啧啧两声,“贼人真是嚣张,竟敢闯入您的院子,幸而无人伤着,也算好事。”

    “哼!算什么好事,我孙女要是掉一根头发,你这个指挥使也别好过了。”崔老太爷气的跳脚。

    牟斌缩了缩脖子,忙道:“先生消消气儿,我已经派人去查了,一定给您一个交代。”

    说着又赶忙给他续上茶,牟斌是极为尊敬崔老太爷的,当初也是他向大太监怀恩举荐,这才有了如今的他。

    是以,崔老太爷可谓是他的良师伯乐。

    “不若我再调几个人去,您院子本就没几个人,他们也好护着殿下和您。”

    “此事你看着办就是。”崔老太爷揣着手,“这人仵作验过,可有什么线索?”

    牟斌想起呈词摇摇头,“不是刺客只是普通人,这两日应召到崔家送货,又带着迷烟,实话说,我觉着应该是……”

    话还未说完,瞧见崔老太爷不善的眼神,他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将那句意图不轨的话咽了回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