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61章 所向

    “圣上,圣上晓得不?还不快给我起来,麻溜点儿。”太子颐指气使地鼻孔朝天。当真是欠揍!崔九贞咬牙,看着他冷笑起身,一伸手快速地捏住他肉乎乎的脸颊,“那也不用你来指挥!”臭小鬼,传个...

    “圣上,圣上晓得不?还不快给我起来,麻溜点儿。”太子颐指气使地鼻孔朝天。

    当真是欠揍!

    崔九贞咬牙,看着他冷笑起身,一伸手快速地捏住他肉乎乎的脸颊,“那也不用你来指挥!”

    臭小鬼,传个话还当自个儿是大爷了。

    “你、你给我放手,否则有你后悔的时候。”太子想要挣脱,又担心动作大了伤到她。

    哼!也罢,就让她现在神气会儿,回头跪求他开恩。

    崔九贞倒也没有为难他的意思,只是这德行着实气人罢了,这会儿听他这么说,心中有些嘀咕。

    她后悔?后悔什么?

    瞧着眼前不起眼的小子,扔进人堆里估计都不扎眼。

    应该不会有什么后台,或是……她摇头,不会那么巧吧!

    松手后,她打听起来,“那位真在前头?你又是如何知晓那位身份的?”

    太子皮子黑,脸颊也看不出红印,他睨了她一眼,“我还能骗你不成,话已带到,赶紧去准备,让圣上等久了唯你是问!”

    说着,他一挺胸,转着眼珠子,“至于我是如何知晓的,自然是老太爷亲自吩咐的。”

    崔九贞悄悄放心,应下道:“我省得了!”

    听她这么说,太子头一扬,迈着八字步离开,活像斗赢了的公鸡。

    崔九贞收回目光,就说嘛!这样的小子如何能是那个传言中混不吝,乖张无度的太子。

    “跟我去后厨!”崔九贞想着事情边走边说道,玉烟和如云很快回神立即跟上,连呼吸都放轻了许多。

    圣上,这天下哪有第二个圣上,现下居然来了东苑。

    到了后厨,崔九贞就看到梁伯吩咐着下头的人送来园子里各种新摘的菜。

    她看了眼,说道:“梁伯,你吩咐下去,多捉几条鱼来,最好再找个刀功好的,帮我片鱼。”

    “是,老奴已经吩咐了,一会儿就能送来。”梁伯指了送来的菜,“小姐瞧瞧还缺什么,老奴去摘。”

    若没有的,也能从大厨房调用。

    崔九贞看了眼,该有的都有,鸡鸭肉菜都不缺。

    “给我拿些蕃椒、花椒过来。”她绑起了宽大的袖子。

    梁伯马不停蹄地去准备,崔九贞已经开始处理食材。

    玉烟和如云这两个平日里未下过厨的,也跟着帮了不少。

    等梁伯送来鱼,就见一个肤色白皙的小厮低着头,默默地在一旁按着梁伯指点的片起鱼来。

    手起刀落,动作利索得不行。

    崔九贞百忙之中偶尔看一眼,称赞了番,那小厮便干的更卖力了。

    天色已然暗下,前头的偏厅里正上着一道道令人食指大动的菜。

    不是什么山珍海味,都是最常见的东西,却做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皇帝从起初的惊叹到现在的期待,已经忍不住想要动筷了。

    只不过到底碍着身份,不太好意思。

    “还有几个菜?还要多久?”太子已经忍不住,六个大菜,两个小菜,快摆满一桌了。

    谢丕看着,眉头微微皱起。

    这一桌怕是要花费不少力气。

    “咳咳,差不多就成了。”皇帝说道:“没想到先生的孙女,也同您一般,有这样的手艺。”

    老太爷看着,与有荣焉,“也就一般般吧!她自个儿无事喜欢瞎琢磨。”

    话是这样说,可脸上那得意劲儿可不是这么说的。皇帝看穿了,但也是真羡慕这么个孙女。

    等最后两道凉拌黄瓜和鱼骨豆腐汤上来,梁伯这才道上完了菜。

    这些菜分量都不多不少,因此即便摆了一桌,以他们的饭量也不担心吃不完。

    知晓皇帝不喜铺张浪费,梁伯自然也是特意提点过的。

    老太爷非常满意,等试过菜后,便跟着皇帝动筷。

    太子早已哼哧哼哧地吃起来了,一桌子就四人,这些菜吃到最后愣是没留一点儿。

    后头,沐浴完换了身衣裳才用饭的崔九贞稍稍吃了些便没了胃口,在厨房闻了太多油烟味儿,倒也吃不下什么东西了。

    反而是玉烟和如云,将菜一扫而光。

    崔九贞躺在屋前的竹椅上,玉烟给她绞着未干的发,如云替她打扇。四周有虫声蛙鸣彼此起伏,伴着天上的星月,竟也不觉着吵闹。

    反而惬意悠然。

    难怪老太爷宁愿舍了一身功名利禄,甘愿窝在这小小一方天地。

    实在是自在!

    哒……哒……

    不急不缓的脚步声从隔壁传来,几乎是同时,崔九贞转过脸看去。

    月色下,那立在石子路上的人白衣如雪,面容清冷。

    银线钩织的暗纹似是镀了层月华,更衬得他身形修长,如松竹挺立,傲雪凌霜。

    待走近几步,只见他眉如点漆,眼眸深邃,细看下又灿如繁星。

    束在他脑后的发带薄如蝉翼,连着几丝墨发轻轻扬起,再落下。

    天地间仿若失去了一切,静止了所有气息,只余眼中之人。

    崔九贞想,怕是再无人能够如他一般,令的她心跳如鼓,所思所想皆是欢喜了。

    “你是来勾我的魂儿呢?还是来与我赏花赏月呢?”她侧过身,双腿叠起,一只手撑起了脑袋,一只手拿了纨扇轻轻打着。

    声音靡靡。

    竹椅上的身影曲线玲珑有致,眼波流转间吐出的词仿佛她才是那个来勾人心魂的主儿。

    谢丕目光在她露出的精致锁骨上滑划过,呼吸渐轻,“大姑娘堪比世间繁花,又何须本末倒置,再去赏它。”

    崔九贞笑起,红唇轻弯,玉容娇颜,刹那间,当真如百花开尽,迷人心神。

    她道:“那我这朵花,公子可想要折下呢?”

    谢丕眼睫颤了颤,目光稍稍移开,低声道:“大姑娘……”

    “嗯?”崔九贞勾唇,“你说,我听着。”

    她目光紧盯着他,一时犹如盛满阑珊灯火,灼灼动人。

    许是她目光太过直白,谢丕脸颊发热,他垂下眸子道:“圣上召见,你……准备下。”

    崔九贞火热的心头霎时被浇了个干净。

    还有点凉。

    谢丕看了她一眼,见她明显失落,终是忍不住扬了分笑意。

    “谢某心之所向!”

    崔九贞愣住,看着他,须臾,明媚的笑意又吹散了之前的黯然。

    “好,我这就去准备,有劳……二公子了?”她眨了眨眼睛。

    尾音袅袅,勾人心痒。

    谢丕颔首,压下心头的悸动,转身缓缓离去。

    【今天终于回家了,折腾了好久,像我这种路痴真的每回出门都是一把辛酸泪。最后,感谢亲爱的们支持,爱你们!】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