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60章 期待

    老太爷嘀咕着,还不如刚来的太子和谢丕。那几个人离得不远,听了这话身形一僵,将头埋得更低了。他瞧着,叹了口气。活干不好就不说了,最重要的是,这些崽子还不知得养多久。想到这里,他...

    老太爷嘀咕着,还不如刚来的太子和谢丕。

    那几个人离得不远,听了这话身形一僵,将头埋得更低了。

    他瞧着,叹了口气。

    活干不好就不说了,最重要的是,这些崽子还不知得养多久。

    想到这里,他顿了顿,眼中精光一闪。

    这都是圣上的人,总在他这儿白吃白喝又白住,要是哪天给他院子吃垮了可如何是好?

    他觉着有必要跟圣上提一提。

    “过来给我研墨。”老太爷起身拍了拍灰背着手就走。

    崔九贞忙地跟上,“好勒!”

    临走前,他回头瞪了那几个人一眼,勒令不准偷懒。

    看的崔九贞直笑,老太爷有个不算毛病的毛病,就是见不得人闲着。

    一看你闲着,就得给你找事儿干,是以,东苑的人永远都是在忙活。

    来到书房,崔九贞看到新添的两张桌椅,有些奇怪却也没有多问。

    老太爷写了封信,在院子里随意找了个人便送出去了。

    宫里,东阁内,皇帝看着手中的信,一脸不情愿。

    “怎么还要束脩了呢?”他不太明白,自个儿当初跟着念书,也没见着要过束脩啊!

    他默了默,问道:“太子在崔家如何?可有好好跟着先生念书?乖不乖?平日里都做了什么?”

    那被问到话的锦衣卫一脸纠结,磕磕绊绊道:“殿下……挺好的,平日里那个,什么都会做……”

    “嗯?”皇帝疑惑,“什么都会做?”

    锦衣卫只好点头。

    皇帝心痒了,知道太子的性子,原是就打着让崔老太爷好好教导磨炼的心思送去的,这会儿听说好,倒是想瞧瞧怎么个好法了。

    看了眼案上堆着的奏章,他大手一挥,“安排下去,朕要出宫。”

    怕是老太爷也没想到,皇帝竟然就这么来了。

    看了眼天色,已是傍晚,烟霞满天,天际边偶尔飞过几只追逐鸟,又渐渐隐没。

    老太爷皱着眉头,对面是自顾自饮茶的皇帝,他撇开眼,“所以说,圣上又是为何来此,我这院子可住不下这么多人。”

    皇帝笑呵呵地搁下茶碗,“无碍,随便住住就成,不挑的。”

    老太爷不想再说。

    “先生,我儿如何,听说乖巧许多,这得多亏你的教导了。”

    “我只能教导他为君,却不能教导他如何理政,比起您,诸多不及啊!”

    说诸多不及其实都算好听的,真要说起来,照他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也不知怎么生的!

    好的竟是一个也没遗传到。

    听他这番话,皇帝也实在无奈,可他就这么一个儿子,不行也得行。

    屋里茶香四溢,两人皆随意地歪在罗汉床上,一时静默。

    过了片刻,皇帝叹了口气,“还要劳先生费心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往后总不能让他把江山给败了。”

    “您不早就打算好了?”老太爷摇头,“有宾之于乔几人在,就是阿斗也能不让他倒了。”

    “唉,话是这样说,可那孩子的性子你也看到了,我怕他们几个压不住呀!”

    老太爷听着,朝皇帝看去,见他也正向自己,默了默。

    “那把铜尺不若转赐给谢丕,您觉得呢!”

    皇帝惊讶,“先生,这如何使得……”

    “也不必非要现在,就等他高中吧!”

    “先生对这孩子当真是信可。”

    “您不也是?”老太爷笑了笑,“若有他帮衬着,殿下倒也还成。”

    皇帝颇为赞同,谢丕的学识和品性在教导太子前都经过了翰林院学士们考验,他也亲自把关过,对于这点很是放心。

    待过几年再考个功名,好好打磨,必定又是一个不输其父的贤臣。

    哼!那帮老家伙不肯教导太子,有的是更好的去教导。

    “老先生,孤已经学完了拳,什么时候换一个啊?”人未至声先到。

    太子穿着墨蓝色轻便短褐,长发高束,脸上还有未尽的汗渍,却一脸精神。

    皇帝起初见到,惊讶了一番眼中便满是欣慰。

    “父皇?”太子一进来瞧见罗汉床上坐着的人,惊喜道:“您怎的来了?”

    他大步过去,端端正正地行了个礼。

    皇帝眯眼微笑,看了眼他身后跟着进来的谢丕,伸手招了招。

    太子立即上前在他脚边坐下,“黑了,也结实了,精神头瞧着不错,看来你在先生这儿过得不错。”

    皇帝一边说着,一边免了谢丕的礼。

    “劳父皇操心了,儿臣甚好。”太子双眼亮晶晶的。

    见太子眼中无一丝勉强,皇帝心中啧啧称奇。

    “还是先生有法子,谢家小子也辛苦了。”

    老太爷没有居功,而是推给了谢丕,“大半时间都是昳中带着,说句辛苦也不为过。”

    “学生不敢!”谢丕不骄不躁,端方守礼。

    皇帝摆摆手,“不必谦虚,朕还等着你们父子鼎甲的美谈呢!”

    这是实实在在的期待了。

    谢丕听着,竟也稳得住,一派淡然自若。

    老太爷满意地点点头,有心提拔,便招了他来身边斟茶。

    见着谢丕行云流水地泡好茶敬上,皇帝突然想起崔九贞,“你家的丫头呢?怎么也不见来拜见了?”

    听他问起,老太爷回道:“在屋里待着,您要见便唤她过来。”

    谢丕眼睫微动。

    太子似是想到什么,悄悄在皇帝耳边低语了几句。

    “哦?还有这手艺?”皇帝笑道,看向老太爷,“听闻你家丫头做鱼有一手,朕可能尝尝?”

    老太爷暗暗瞪了眼太子,后者立马转过脑袋,当自己没看着。

    “咳咳,既是您发话,自然是成。”老太爷看了眼,见着屋里头没旁人伺候,正准备让谢丕出去吩咐小厮传话,就见太子已经起身。

    “父皇,儿臣去嘱咐。”说着,等皇帝挥手,忙地跑了出去。

    谢丕看着他的背影,抿了抿唇。

    皇帝好笑,难怪先生要问他要束脩,看来吃了他不少好东西。

    不仅乖巧许多,似乎还长高了些,当下心中感慨。

    出息了啊!

    ……

    崔九贞原本正躺在廊下的竹椅上吃着蜜饯,周围熏了驱虫的熏香,又有冰盆送来凉风,好不自在。

    可没想到,都被眼前这短褐布衣,黑不溜秋的矮子打破了。

    没理会怔楞的两个丫鬟,她又问了遍,“你说谁?”

    【这几天出远门了,感觉好累,更新不太定时,大家别急哈,谢谢宝贝们的支持,爱你们】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