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62章 拿捏

    厅堂里,崔九贞换了衣裳,也梳了发,因着是拜见圣上,难免打扮用心了些。这落在其余人眼中,更显容色出众。“臣女给圣上请安,祖父,二公子……”她稍稍抬眼,哪只却瞥见坐在皇帝下首的那道...

    厅堂里,崔九贞换了衣裳,也梳了发,因着是拜见圣上,难免打扮用心了些。

    这落在其余人眼中,更显容色出众。

    “臣女给圣上请安,祖父,二公子……”她稍稍抬眼,哪只却瞥见坐在皇帝下首的那道身影,差点儿噎着。

    见着崔九贞愣住,皇帝笑眯眯地开口,“这是太子,说起来应当是见过的吧!”

    何止见过,她前头还捏过,可那会儿她不知道这样又黑又矮的小子是太子啊!

    低下头,她掩了脸上神色,心中五味杂陈道:“见过殿下!”

    任谁也想不到,太子居然是这样的,这和她以为的真的不太一样啊!

    满脸得意的太子晃了晃脚,“父皇,儿臣和大姑娘可是熟的很,她虽不知晓儿臣身份,可待儿臣是极好的,还说每日都给儿臣做好吃的。”

    崔九贞抬头,瞪着他,什么时候说的,她怎不知?

    不仅是她,就连老太爷和谢丕也朝他看去。

    太子缩了缩脖子,但一想到自个儿父皇在,怕甚?

    “大姑娘是不是啊?”他挺起胸膛,扬着下巴,不经意地点了点脸颊。

    那模样分明就是拿捏住了她。

    崔九贞气得牙痒痒,可又不敢说不是,只好僵笑道:“殿下说的是。”

    皇帝见此,欣慰地点点头,“难得太子如此喜欢,往后还要你们多多费心了。”

    这话一出,以老太爷为首皆道不敢。

    随后,皇帝又问了些话,崔九贞一一答过,瞧她年纪不大,却心性稳重,皇帝愈发满意了。

    让她下去后,颇为惋惜道:“若是再小个几岁就好了,正好与太子相配,朕也放心。”

    老太爷立马否决,“那不成,她甚少与外头人打交道,不会适应宫里。”

    皇帝撇撇嘴,他不过是提下,老太爷就护得跟什么似的。

    原也就一句玩笑话,哪知太子偏偏凑上来了,道:“儿臣不介意,只要她能天天给儿臣做好吃的。”

    刚说完,突然觉着脖子后一阵发毛,他摸了摸,就看到正盯着自个儿瞧的谢丕。

    他下意识地端正坐好。

    怎、怎么了吗?

    眼神询问,不大明白谢丕的脸怎么比平日里更冷了。

    收回目光,谢丕垂眸整了整袖口的褶皱,薄唇紧抿。

    因着皇帝此番过来没惊动其他人,是以,翌日休沐过来给自家父亲请安的崔恂这才知道天子在崔家住了一晚。

    不过想着太子在这儿,皇帝过来瞧瞧也不稀奇,再者从前也不是没来过。

    皇帝没有久留,嘱咐了太子几句,便打算回去了。

    他看了眼盯着他的崔老太爷,道:“咳咳,朕从私库拿了二百两,应是够了吧……”

    老太爷撇嘴,才二百两,只够那些个锦衣卫吃的,太子的饭量还不小。

    来这两月,吃了他多少只鸡多少只鸭了?

    想归想,老太爷也只得接过,谁让皇帝一贯节俭,没什么私房,权当他贴补了。

    反正从前也不是没有过。

    见他接下,皇帝松了口气,又夸了谢丕和他一番,忙带着人走了。

    看了全程的崔恂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没想到啊!皇帝原来也不是那么风光,连二百两银子都扣扣搜搜的。

    不过想想当今圣上不仅节俭,连后宫也只有皇后一个,便也觉着情理之中了。

    送走了皇帝,崔恂又在东苑吃了会儿茶,说完话,正准备离去,就听谢丕道:“崔叔父,小侄想问您借本曲谱,好教太子学学,不知可方便?”

    崔恂僵住,他一向喜欢收藏曲谱,只是那些都是极为珍贵的,用来教太子,未免……

    他睨了眼愣住的太子,罢了,谁让他是储君呢!

    “我正好回去,你跟我来拿吧!”他说着,朝老太爷和太子行礼退下。

    刚出门,就听里头太子的抱怨。

    不想学?他还不想给呢!

    崔恂哼了声,又瞧见身后的谢丕,“你说你,他既不想学,你还教他作甚?我听闻连脾气最爆的刘相公都拿他没法子的。”

    谢丕闻言笑了笑,端的君子如玉,他温声道:“不喜欢便不学,那可由不得他!”

    话音虽温和,可那眼中却不见半点儿笑意。

    崔恂扬眉,倒是他看左了,这谢家小子能教导太子这么久,确实是有几分本事的。

    来到书房,崔恂给他了本自己誊抄的相比较起来最简单常见的曲谱。

    “这是《太古神品》中收录的曲谱,宫中也有流传,倒是不知殿下可听过了。”

    谢丕接过,“《太古神品》可是还有下卷《霞外神品》?”

    崔恂惊讶,目光大亮道:“不错,你竟晓得此物,《神奇秘谱》乃宁献王所著,一共分为三卷,我这处仅仅只有上卷,其他两卷名为《霞外神品》其中一卷在宫中,另一卷却是丢失了,可惜还未找着。”

    谢丕勾唇,“崔叔父如此爱惜曲谱,定有得偿所愿的那天,说不准哪日就落到您面前了。”

    崔恂听得心里舒坦,越看谢丕越是喜欢,“说的是,只要有留存在世,就必然能找出来。”

    说着,他看着面前矜贵俊秀,气度从容的谢丕,颇为感慨道:“难怪圣上也总夸你,老太爷也不止一回提过谢家要出桩父子鼎甲的美谈,有你这般出众的子嗣,谢相公有福啊!”

    崔恂语气中,不知不觉地带了丝羡慕。

    倒不是说女儿不好,他也是极为疼爱两个闺女的,只是有些羡慕谢家这个儿子罢了。

    不得不说,就是酸了。

    因为他没有。

    谢丕微笑,长睫动了动,颇有深意道:“您若想,昳中也可以是您的半个儿子。”

    “嗯?”崔恂正酸着,闻言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谢丕不再多说,抬手行了一礼,“昳中还要回去授课,就先告退了!”

    说着,他衣决飘飘地退了出去。

    崔恂回过神,皱着眉喃喃自语,“他这话是何意啊?”

    莫不是因做了老太爷的学生,就想认他做干亲?

    他想了想,倒也不是不可以。

    此子前途无量,若做了干亲,无论对九贞还是元淑,都是桩好事,不说多的,总归是能帮衬一二。

    【来个小剧场,崔恂:想做我干儿子?

    谢丕:不,我分明是想做你女婿!哈哈哈,感谢大家支持,爱你们~】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