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66章 咄咄

    这话说出来,谢夫人心里有些不豫,原本这宴请了崔九贞过来,便是想让她多多在人前露露面,可不是为了让人喧宾夺主的。她瞧着崔元淑一身极为亮眼的碧色金线挑丝锦绣衣裙,眉如翠羽,肌如...

    这话说出来,谢夫人心里有些不豫,原本这宴请了崔九贞过来,便是想让她多多在人前露露面,可不是为了让人喧宾夺主的。

    她瞧着崔元淑一身极为亮眼的碧色金线挑丝锦绣衣裙,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

    这般好模样,就是放在这群容色各一的千金小姐里头,也不多见。

    她一转眼朝身边的崔九贞看去,这才舒服许多。

    再俏丽夺目又如何,在气质更甚一筹,即便不言不语,却依旧明艳矜贵的崔九贞跟前,还是差了些。

    “你这孩子,这说的什么话。”谢夫人拍了拍崔九贞的手背,眼中满是赞叹,“大姑娘端庄妍丽,怎会不识规矩。”

    这么一说,好似直接撕开了这层纸,直说她指崔九贞不懂规矩了。

    崔元淑脸色一僵,“夫人,元淑不是这个意思。”

    “元淑妹妹是怕崔大姑娘头一回来赴宴,多有不知,这是担心崔大姑娘呢!”

    一个穿着鹅黄色衣衫,脸型圆润的少女说道,站到了崔元淑身边,明显与她交好。

    崔九贞觉着没意思,这么明显的埋汰,真当她是那个傻不愣登的原主?

    “看来,父亲让妹妹在家学的规矩不尽如人意,既然在外公然说自个儿姐姐不懂规矩,那你倒是说说,我哪样规矩没守好?”

    她看着崔元淑,脸上神色淡淡,眉目清冷。又是站在谢夫人身边,自然而然便散发出了慑的气质。

    谢夫人目露欣赏,这才是崔氏的大小姐。

    崔元淑不堪压迫,咬唇后退了几步,眼眶微红,“大姐姐,我只是担心你,出门时母亲吩咐过要我好生照看,我……”

    “胡闹,作为客人竟在主家跟前哭哭啼啼,还不收起你那金豆子,今儿个过节,莫带了晦气!”崔九贞摆了姐姐的架子,皱眉训斥道。

    崔元淑一惊,更委屈了,可这话也没说错,是以方才还隐隐觉得崔九贞太过强势的人,纷纷开始说她对,反让崔元淑赶紧收起哭相。

    这样一对比,两人高下立见。

    嫡长到底是嫡长,从小教导花费的精力物力,自然不是其他人能比的。

    且,崔九贞这般落落大方,倒是更显得崔元淑小家子气了。

    有人看不过去了,之前那黄衫女子忍不住道:“崔大姑娘未免有些咄咄逼人了,元淑妹妹也只是好心,你又何必当着众人的面教她难堪。”

    “说的倒也是。”又一人出声。

    崔九贞刚想说话,谢夫人捏了捏她的手,转而道:“好了,人家姐妹俩的事,你们又跟着瞎掺和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故意挑拨。”

    众人一听,纷纷闭嘴。

    谢夫人见着安静下来,看了看天色,道:“这天儿要点灯还差些时候,你们且各自顽顽,不必拘礼,晚些时候,再博戏吃酒,让你们尽兴闹腾。”

    说完,她招手吩咐了一个约摸十七八岁,已是妇人打扮的女子前来招待。

    崔九贞猜出了这是府中谢家已经出嫁的姑娘,虽是庶出,却也不怯场,落落大方地招呼着。

    谢夫人单独拎了刘湘婉出来,“崔大姑娘你就多看待些,方才那一通,难免有人私下言论,莫教人家受委屈了。”

    刘湘婉掩唇,一双细眸极为通透,“姨母放心,我都省得的。”

    谢夫人嗔她一眼,又怜爱地替她理了理碎发,“原是不想你劳累的,倒是麻烦你了。”

    作为她亲妹妹唯一的遗腹子,她自是心疼的。

    “怎会是麻烦,我与崔大姑娘幼时就见过的,说起来也算旧识。今日一见,她性子又好,我也是极乐意结交的。”

    听她这么说,谢夫人放下心来,因着还有事未打理完,余下场子便交给她们了。

    崔九贞百无聊赖地拈着针,瞧见崔元淑那头众人围绕,显然已哄好了她,正比着投针。

    这有啥好玩的?

    崔九贞扔了针,正准备四处逛逛,就瞧见刘湘婉回来了。

    “可是闷了,我带你出去走走?”她上前挽住她。

    正中下怀,崔九贞自然不会拒绝。

    谢家府中是照着江南园林风格所建,亭台楼阁,假山流水错落有致,比起崔家多了一分婉约情调,也更精致了些。

    想到老太爷那一院子的菜地和瓜果鲜蔬,崔九贞默了默。

    好吧!不仅多了几分情调,还比崔家更精致,虽说除了老太爷的东苑那边儿,其他地方也是画梁雕栋,尽显世家大气。

    但,就怕比较啊!

    “那头是桃林吗?”她指了指隔着岸的那头。

    湘婉看了眼,点点头,“不错,如今过了花期,三月里最是好看,那时桃花飘落,这湖又是围着这一片儿建的,倒是有几分意境。”

    崔九贞听着,差不多能想象到那模样了,眸子闪闪发光。

    湘婉见她心动,又道:“明岁桃花开了,你可再来观赏一番。”

    “听湘婉姐姐这么说,往年见过不少回吧?”

    “倒也不是,我幼时过府小住见过几次,后来病重,三月里京中又处处飘着柳絮,我沾不得,便再未来瞧过了。”

    “过府小住?”崔九贞想起之前玉烟给她看过的世家册子提过。

    也就是说,就湘婉是谢夫人的外甥女,也是谢丕的亲表姐?

    她转了转眸子,“难怪湘婉姐姐对谢府如此熟悉。”

    “我不仅对谢府熟悉,对人也熟悉。”湘婉细眸眨了眨,意有所指道。

    正待她想再多说些,就听身后传来丫鬟通禀,开宴了。

    刘湘婉只得携着崔九贞回去,无形间,两人更是亲近了许多。

    一回去,便瞧见马琴与李雯静朝她们招手,几人便坐在了一处。

    身边丫鬟皆退后侍立在一块儿,马琴率先道:“我方才听说你与你那妹妹闹得有些不快?还逼得人家掉豆子了?”

    她坐不住,和李雯静去了别处玩儿,是以并未瞧见这事。

    可惜了!

    崔九贞睨了她一眼,理了理衣袖,“干我何事,她自个儿喜欢掉,我能拦着?”

    “哈哈哈……”马琴拍桌大笑,“你这话可真中听。”

    谁知动静太大,引得不远处崔元淑那桌的人频频打量。

    黄衫女子瞪了眼,安抚神色黯然的崔元淑,“莫气,那马琴向来招人厌,回头我就给她个教训。”

    【今晚随便吃吃,一会儿给你们上图,感谢宝贝们的陪伴,想吃啥直接说,我吃给你们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