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刚走后了谢家的姑娘,迎荷就回来跟齐莞答话,替陆氏看病时的大夫了来了,而如今正上房。齐莞二话再说,立马就赶过来了上房。这位庄大夫是齐莞让人特地去找来的,是锦州城最有名气的大夫,据传在医好顽疾上十分不简单,齐莞抱着一丝希望,只希望他能医好好陆氏的病。齐莞二话不说,立刻就赶来了上房。。...

    刚送走了谢家的姑娘,迎荷就过来跟齐莞回话,替陆氏看病的大夫已经来了,如今正在上房。

    齐莞二话不说,立刻就赶来了上房。

    这位庄大夫是齐莞让人特意去请来的,是锦州城最有名气的大夫,据说在医治顽疾上非常了得,齐莞抱着一丝希望,但愿他能医治好陆氏的病。

    所谓的名医都有自己古怪的脾气,这庄大夫随着自己的名声渐渐地响亮了,脾气也不小,若不是今日请他来的是京都的大族,他不会这么轻易上门问诊。

    他替陆氏诊了半个时辰的脉,之后又问发病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何时犯下的疾病等等问题,齐莞在旁边听得仔细,又观察这位庄大夫,见他虽然不拘言笑,但不似一般庸医,心里倒放心了些。

    “夫人这旧疾是外感和内伤所引起的,致使脉络拘急失养,所以才常觉得头痛,我先为夫人开几副药,先祛风散邪,再调养内伤。”庄大夫捋着羊须,慢慢地说道。

    在京都的时候,替陆氏看病的太医也是这么说的……

    齐莞心里闪过一丝失望,但又同时期望这位庄大夫能有不同于太医的办法,治好母亲的疾病。

    “有劳庄大夫,夏竹,送庄大夫回去。”陆氏轻声地说道,对于庄大夫能不能治好她的旧疾,其实心里并不抱多大希望。

    “老夫告退。”庄大夫拱了拱手,随着夏竹退出上房。

    齐莞坐到陆氏身边,脸颊轻轻地贴着她的胳膊,“母亲,您一定会好的,一定会的。”

    陆氏拍了拍齐莞的手背,将这个话题揭了过去,“我们虽然到了锦州城小住,但你的功课不能落下,我打算给你请个先生教功课,要是这里有好的女红师傅,也要继续学女红。”

    一直以来,陆氏都非常注重对齐莞的教育,书琴诗画虽不是特别精湛,但也拿得出手,至于女红……齐莞的女红是顶尖的厉害,不少世家夫人姑娘见过她的女红手艺之后,都啧啧称奇,只道绣功精湛,所绣出来的花草鸟兽竟是栩栩如生。

    请不请先生对齐莞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她还是笑着应了下来。

    从上房出来,齐莞回到自己的小书房,拿出一本医书慢慢看了起来,她是昨日才记起,从京都带来了一匣子的医书,是原先觉得多看看医书,说不定能找到治好陆氏的方法。

    “姑娘,京都的叶姑娘给您写信了。”银杏踩着碎步,高兴地走了进来。

    齐莞眸色一动,是叶紫若给她写信了吗?

    “姑娘?”银杏见齐莞神情恍惚,并没有露出欣喜,心中暗觉奇怪。

    “把信给我。”齐莞接过银杏手里的信笺,动作缓慢地拆着。

    在京都,她有好几个闺蜜,叶紫若是她最要好最信得过的,后来,她遭遇了不幸,身份不如以前,有些人对她敬而远之,唯有两个对她不离不弃,依旧将她当至交好友,甚至背地里偷偷帮她。

    叶紫若是其中一个,只不过在后来她成为安远侯世子的妾室之后,叶紫若对她也失望了,从此也没了来往。

    “若儿……”齐莞轻声呢喃,眼角湿润,心中暗暗发誓,这次不会再让任何人失望,她一定不会让上一世的经历重蹈覆辙。

    叶紫若写了整整三大张信纸,将她这些天的见闻都详细告诉齐莞,还让齐莞一定要将锦州城好玩的地方也要告诉她,说是有机会也要到锦州城来,又说没有齐莞经常聚在一起玩耍,日子过得不习惯,要齐莞要经常给她写信。

    看完叶紫若的信,齐莞忍不住轻笑出声,看着信里所说的,齐莞仿佛看到活泼俏皮的叶紫若,心底生出几分怀念。

    她心情愉悦地给叶紫若回信,写的却不多,她到锦州之后,在床榻上躺了半个月,何况她对这里的记忆很是模糊,除了平安庙,其他地方都还没去看过呢。

    写完了信让银杏送去驿站,齐莞便回到内屋寐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已经日落西山,银杏进来服侍她梳洗。

    “姑娘,夫人方才使了迎荷姐姐过来,让您一会儿过去一起用晚膳。”银杏低声说。

    齐莞轻应了一声,想起还在耳房养伤的沉香,便问道,“沉香怎么样了?”

    “昨夜里小碧整夜看着,没有发烧,今早看起来气色好了不少。”银杏说,对齐莞这般关心沉香有些嫉妒。

    “那就好。”齐莞淡淡地点头,没有他话。

    去了上房陪陆氏用晚膳,齐莞心心念念陆氏吃了庄大夫的药之后感觉如何?陆氏齐莞一笑,“这才吃了一副,哪能这么快就知道效果,起码要三天才知其效。”

    齐莞一想也觉得自己心急了些,便笑着说起了叶紫若给她写信的事儿了。

    用完晚膳,齐莞陪着陆氏到院子外的小花园散步,时值秋末,锦州这边的天气只是微凉,若是在京都,此时已经是寒冷至极了。

    正说着话,外面传来一阵吵杂的声音,陆氏递了个眼色给夏竹,夏竹微微低头,走出垂花门去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不到一会儿,便见到夏竹匆忙地踩着碎步回来,神色紧张,但没有慌乱。

    “夫人。”夏竹走到陆氏面前停下,“外面来了许多官兵,说是要提前宵禁,将城里的人都赶回各家中去了,如今正挨家挨户地搜查。”

    陆氏面色不改,,“发生什么事情了?”

    夏竹说,“说是在抓一个江洋大盗,已经关闭城门了。”

    陆氏微微颔首,神色一正,沉声吩咐道,“让各个丫环都暂时回屋里呆着,一会儿官兵可能要到这儿搜查,我们这里都是女眷,他们动作不会太大,齐莞,你也回屋里去,今晚别出来了。”

    “是。”齐莞心中暗叹,果然是与上一世一样,她记得刚到锦州不久就遇到这件事,不过那时候她是躲在正房过夜的,如今的她已经经历太多,倒不觉得害怕。

    齐莞带着银杏回到自己的院子里,“你去叮嘱其他人,这时候别出来做活了,都回屋里吧,沉香那边也去交代一声。”

    银杏矮了矮身,脸上带着惊慌,“是,姑娘。”

    毕竟只是内宅中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丫环,遇到这种全城禁闭的事情,哪个能不慌张害怕?自己若不是有了一世的经历,又怎么会这般镇定?

    齐莞自嘲地笑了笑,慢步走回屋里。

    经过院子里的花坛时,她突然听见一怔窸窣的声音,她停下脚步,眼睛落在发出声音的地方,但由于天色幽暗,花草又茂盛,实在看不出什么。

    “出来吧,我看到你了。”齐莞心口一紧,沉声喝了一句。

    过了片刻,花坛一点动静都没有,齐莞冷声一笑,“再不出来,别怪我不客气了。”

    是自己错觉吧,齐莞在心里暗笑,正想离开的时候,一道求饶的声音响了起来,“姑娘,别……在下是好人,是好人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