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求我的推荐票,求所有收藏!齐莞原本而已疑心重地想探听一下,未曾考虑过竟真的有人在那里,因为当这道沉闷的男子声音低低地响了的时候,她被吓了一跳,猛然往退后了几步,高度警惕地望着已发出声音的地方。“谁?”她秀眉紧蹙,眼睛却仔细观察周围,她这院子侍候的人原本就不多,此“谁?”她秀眉紧蹙,眼睛却是观察周围,她这院子服侍的人本来就不多,此时都被她打发回屋里去静待着了,此时竟没见到半个人影。。...

    求推荐票,求收藏!

    齐莞本来只是多疑地想打探一下,不曾想过竟真的有人在那里,所以当这道突兀的男子声音低低响起的时候,她被吓了一跳,猛地往后退了几步,警惕地看着发出声音的地方。

    “谁?”她秀眉紧蹙,眼睛却是观察周围,她这院子服侍的人本来就不多,此时都被她打发回屋里去静待着了,此时竟没见到半个人影。

    “姑娘,你别害怕,在下真的是好人。”半人高的花丛中出现一个人影,身形精瘦,看起来非常年轻,约莫十六七岁的模样,只是夜色朦胧,模样不能看得仔细,瞧着轮廓,应是个俊秀少年。

    “你究竟是谁?怎么会在这里?来人……”齐莞开口就要喊人,两世为人,她不像其他姑娘家是个足不出户,两耳不闻外事,瞧着这架势,再想到外面的官兵,她自然能想到这年轻男子可能就是如今官府正在搜查的江洋大盗。

    少年手中软剑动了一下,在夜色中划开一道光芒,剑尖直指齐莞,语气可怜地恳求着,“姑娘,别出声啊,在下是绝对不会伤害你的,你安静地听我说嘛。”

    齐莞脸色微变,眼眸低垂看着泛着森寒光芒的剑尖,“外面的官兵在找你,你若是敢伤害我,也逃不出这里。”

    “姑娘,你怎么不相信我呢,我真的是好人,在下行侠仗义,劫富济贫,分明是英雄大侠,什么江洋大盗,真是胡说八道,胡说八道!”少年一本正经地说着,将剑尖拿离齐莞的脖子,“姑娘,你看我,像是坏人吗?”

    齐莞真不知应该说什么,这少年实在……确实不像所谓的江洋大盗,可是不是好人,她哪里看得出来,坏人脸上又没写着是坏人,何况这少年就这样出现在她的院子里,若是传了出去,她的名声肯定要受损的。

    “那好,既然你不是坏人,便去跟官府解释,躲在这里作甚?你若真是好人,又怎不知你在这里只会连累他人?”齐莞见他确实无意要伤害她,神色镇定下来,目光冷静地直盯眼前的少年。

    少年神色懊恼,他一个江湖人向来自由自在惯了,哪里想过这些大宅门人家会有许多规矩,只以为齐莞是怕官府会找她麻烦,便笑嘻嘻地说道,“在下绝对不会连累姑娘,在下就躲在这里,等那些官兵走了再离开,姑娘,你不用管我,真的。”

    齐莞真是气极反笑,“你快离开,否则我的丫环来了,你可就跑不了了。”

    少年感激地说,“姑娘你真是善心人啊,其实我是跑错了门,我原本是要去对面门找我姑姑的,谁知道竟是看错了……姑娘不必替在下担心,在下一定会安全出去的。”

    谁关心他安全不安全啊!齐莞气结,却见不远处已有灯影绰绰,便正声说道,“我的丫环回来了……”

    话还没说完,那个少年已经纵身上了屋檐,一纵一跳的,一下子就消失在夜色中。

    齐莞错愕地看着他消失的身影,这个少年还真是……说他天真还是幼稚好呢?行走江湖的人,竟有这样单纯直白的心思,能活着成了什么江洋大盗,可真是不容易啊。

    “姑娘,您怎么还站在这里?”银杏去而复返,疑惑地看着齐莞,眼睛却是将周围都看了一遍,她刚才仿佛听到姑娘在跟谁说话来着。

    “只是觉得今夜夜色不错,想多看几眼。”齐莞淡淡一笑,转身走回屋里。

    她并不相信这个世上有好人,这个少年并没有伤害她,她也不想招惹是非,何况等她喊人来抓贼,那小贼早不知逃到哪里去了,没的自己引来非议。

    不过这小贼真是个实诚的人,倒不像跑江湖的精明奸诈之辈。

    齐莞突然停住脚步,纯净明澈的眸子攸地亮了起来。

    刚刚那人好像说是走错门,是要到对面找他姑姑……对面门?那不是锦州城知府大人的府邸吗?

    锦州城的知府姓赵,和他们齐家并无来往,但齐莞对赵知府的儿子却熟记于心,上一世能够击败齐正匡,和赵家有脱不了的关系,她不认识赵知府,却认识赵知府的儿子,赵言钰。

    想起那个风华冠盖整个京都的男子,齐莞轻轻地摇了摇头,不去想前世的种种了。

    不管赵府里面有谁和那位小贼是亲戚,都与她没有关系。

    齐莞回到内屋坐下没多久,外面的官兵就进来搜查了,只是这齐府别院都是女眷,他们不敢逗留太久,在院子外搜了一遍,便都离开了。

    “银杏,去让守门的婆子说,今晚多加派两个人手轮流守着。”齐莞略作思考之后,吩咐银杏。

    “是,姑娘。”银杏见齐莞在小书案前坐下,知道今晚姑娘又是要看书了,便悄声退了下来,按照齐莞的意思吩咐下去之后,泡了一壶热茶进来,放在书案的边上,才到外面守着了。

    齐莞抬头看了她的背影一眼,眸色不动地继续看书,两盏油灯的火芯跳跃着,照得屋里帐幔影子绰绰。

    看完了半本杂记,齐莞才觉得倦意袭来,便收拾了睡下,一夜无话。

    翌日,齐莞一大清早就到上房去给陆氏请安,见陆氏精神比昨日要好,心里觉得欢喜,觉得那位庄大夫的药果然有效,说不定真能治好陆氏的旧疾。

    和陆氏说了一阵子的闲话,齐莞才回了自己的院子,还没走进内屋,就听说沉香要过来给她磕头。

    休养了两天,沉香的伤势大有好转,脸色看起来也不是那么苍白如纸了。

    “谢谢姑娘解困之恩,奴婢铭感于内,多谢姑娘。”沉香给齐莞磕了三个响头,低着头不卑不亢地说。

    齐莞将沉香上下打量了一眼,“你起来吧,我救你原本也只是出于一片好心,没心要你当奴才,你若是不愿留下,我可将卖身契还给你。”

    沉香猛地抬起头,目光直直地盯着齐莞,眸中似涌起了千般万般的情绪,很快,她眼中的那抹灼亮暗了下来,声音轻颤,“奴婢愿意留在姑娘身边服侍,姑娘,您让我留下吧。”

    因为还不是时候去做她想做的事情吧!齐莞淡淡一笑,“如此你便留下,以后若是有更好的前路,你只管跟我说。”

    沉香感动地曲膝答谢。

    并非齐莞想要对上一世纠结不放,她收留沉香,无非是想为支持太子的齐家留一条后路。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