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冲新书版,求收藏和我的推荐票~~~~辞了赵夫人,齐莞便带着沉香回家去了。回家里的时候,已是都快旁晚时分,陆氏刚醒回去,听夏竹说姑娘回去了,便让她去把齐莞叫了回去。“娘,昨日觉得如何?”齐莞20-300夏竹去唤人,早了换了一身衣裳后就回去了。“昨日回到家里的时候,已是快要旁晚时分,陆氏刚刚醒过来,听夏竹说姑娘回来了,便让她去把齐莞叫了过来。。...

    冲新书版,求收藏和推荐票~~~~

    辞了赵夫人,齐莞便带着沉香回去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是快要旁晚时分,陆氏刚刚醒过来,听夏竹说姑娘回来了,便让她去把齐莞叫了过来。

    “娘,今日感觉如何?”齐莞不等夏竹去唤人,早已经换了一身衣裳之后就过来了。

    “今日有精神一些,你去了平安庙吗?”陆氏一头黑发披散在背后,脸庞没有一丝血色,说话的声音很轻,听在齐莞耳里,只觉得心中微疼。

    母亲的身子是之前亏损太大了。

    “原是想去祈福,却听说锦州一年一度的行善日就要到了,便留了下来,想略尽绵力,对了,娘,明日赵夫人会过来。”齐莞从迎荷手里接过燕窝粥,亲自喂陆氏吃下去。

    “赵夫人?就是赵知府的夫人,那位据说能起死回生的赵夫人?”陆氏疑惑地问,昨天庄大夫离开之后,齐莞有跟她说起过要请赵夫人来替她看病,可是毕竟人家不是开药铺的大夫,哪能随便请人家过来,

    齐莞眼睛闪着熠熠的光芒,“本来还想让沉香去打听赵夫人什么时候回来,没想到今日会在平安庙遇到她,我跟她提起了想请她帮忙,赵夫人二话不说就应下了,还说明日就会过来,娘,赵夫人为人爽快大方,是个很心善的人,我听刘夫人说过,赵夫人是很乐于助人的。”

    陆氏伸手细细地轻抚齐莞的鬓角,柔声说,“阿莞,因为我的身体,让你费尽了心思,别人家的姑娘每日只需轻轻松松地过日子,最烦恼不过想着今日该绣什么样式的女红,明日要听什么曲儿,你过得太累了。”

    “娘,您说的是哪话,只要您健健康康的,女儿不管多累都愿意。”齐莞微微低下头,敛去眼底的水光,“您还年轻,只要把身体养好了,以后长命百岁的,还要享女儿的福呢。”

    “我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我是多希望能看到我的阿莞嫁人生子。”陆氏想到自己的身体,语气不免有些绝望。

    齐莞猛地抬起头,目光炯亮坚定地看着她,“娘,我相信人能胜天,如果连自己都失去了希望,又怎么能指望别人?您说要看阿莞嫁人生子,您就一定要相信,您会好起来的,如果没有您在身边,阿莞纵使拥有齐家嫡女的身份,也未必能过得好。”

    陆氏一怔,“怎么会过得不好?阿莞,娘不是失去希望,只是……”

    “难道母亲没有想过,如果您不在了,会有下一个齐夫人?她对如何对待阿莞?娘,除了您,我谁也不相信。”齐莞说得眼眶发红,想起上一世失去母亲之后,她在齐家度日如年的生活,那种满心仇恨而不得宣泄的心情,她到现在仍清楚地刻在心头。

    听到女儿这咄咄逼人的话,陆氏真的愣住了,她从来没想过,如果她去世之后,女儿该怎么办?因为身体的羸弱,她对什么都失去希望,即使没表现出来,却已有种等死的心态,可女儿这一番话,却是犹如当头棒喝。

    没有了亲生母亲,即使是嫡出的孩子,最后变成什么样子谁人知道?何况阿莞只是个姑娘。

    “嗯,阿莞,你这话说得对,我不该百念皆灰,每日过得灰心槁形,所谓养病先养心,我自己都没把心养好,又怎么能养病,你放心,娘一定会好起来的。”陆氏本来暮气沉沉的眼眸散发出一丝光芒,终于重新燃起了斗志。

    齐莞听到陆氏这话,心里总算松了口气,只要母亲有斗志,就不怕会治不好身体。

    “娘,先把燕窝粥吃了,等明天赵夫人来了,我相信她肯定能治好您的。”齐莞笑着说道,不知为何,她就是觉得赵夫人一定能改变母亲的身体状况。

    似乎是冥冥之中的一种预感。

    陆氏吃下燕窝粥之后,齐莞陪着说了锦州城行善日的安排,很快到了晚膳时间,在齐莞和两个丫环的劝说下,陆氏又吃了一个花卷和一碗白粥。

    齐莞从上房出来的时候,院子里各处已经掌灯了。

    大概是心情好,齐莞的步伐显得比平时要轻快许多,沉香拿着灯笼走在她身边,见到她嘴角轻扬的模样,也忍不住微笑起来,“姑娘,奴婢是第一次见到姑娘这样的好心情。”

    “是吗?”齐莞伸手摸了摸嘴角,侧头看了沉香一眼,“确实……我很久很久没有觉得像今日这样开心了,就好像期待的事情终于看到了实现的希望。”

    “姑娘一定会心想事成的。”沉香轻声说着,齐莞是她见过最是心善的名门千金,性格又是那么温良恭谦,相信老天一定会善待她的。

    “你也是,我们都会心想事成。”齐莞淡淡一笑,低声呢喃了一句。

    沉香并未听清她说的是什么。

    回到自己的小院,便见到银杏低着头坐在外间的门槛上借着屋檐下的灯火在打络子,听到脚步声,急忙抬起头,一见到是姑娘回来了,立刻将手中的东西收拾起来塞到门后。

    “姑娘,您回来了?”银杏踩着碎步迎上来,不留痕迹地将沉香给撞开了。

    沉香知道银杏不喜欢她,便只是笑了笑,对齐莞说,“姑娘,奴婢去给您准备热水沐浴。”

    齐莞并不是没发现银杏的小动作,不过她暂时按下没说什么,只是朝着沉香点了点头,便进了内屋。

    银杏替齐莞歇下钗子,因为齐莞还不到及笄,发型是再简单不过的丱发。

    “姑娘的头发真好看。”银杏解开髻发之后,拿起木梳替齐莞将发丝梳直,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姑娘的头发又黑又亮,拿在手中细滑如水,真真是好看。

    齐莞透过铜镜看了银杏一眼,淡淡地笑了笑。

    银杏见齐莞笑了,又夸了几句,然后才道,“姑娘今日怎么不带奴婢一起出去呢?奴婢服侍姑娘这么久,比起旁人更了解姑娘您所需。”

    “便是因为你服侍我久了,在我这院子里才能镇压住其他人,前两日才全城禁闭,家里的丫环难免人心惶惶,有你留在家里,我才放心。”齐莞嘴边带着一抹浅笑,慢慢地说道。

    这么说,姑娘最器重的还是她?银杏面上一喜,“奴婢一定会替姑娘盯着那些小丫环,不让她们做出什么错事。”

    齐莞满意地点了点头。

    自从醒来,她无时无刻在想怎么将这个会背叛她的丫环调离身边,虽然一切的事情尚未发生,但她绝对不会因为还没发生就认为自己有能力改变一个人的本性。

    她心中没有仇恨,但不代表原谅了一切。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