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小本子开机前将近几分钟就蓝屏了,恼火shi了!!昨天的更新了好艰苦!翌日清晨,赵夫人果真赴约而来,齐莞亲手到大门去迎接,赵府就在对面,但是是几步的距离,连马车都用不上。齐莞也不是也没产生怀疑过赵夫人为什么这么痛快就答应下来帮她们,但无论是为了什么,只要你能治好母齐莞不是没有怀疑过赵夫人为什么这么爽快就答应帮她们,但不管是为了什么,只要能治好母亲,她什么都愿意给。。...

    小本子开机不到几分钟就死机了,郁闷shi了!!今天的更新好艰难!

    翌日,赵夫人果然应约而来,齐莞亲自到大门迎接,赵府就在对面,不过是几步的距离,连马车都用不上。

    齐莞不是没有怀疑过赵夫人为什么这么爽快就答应帮她们,但不管是为了什么,只要能治好母亲,她什么都愿意给。

    何况,就算别人另有所图,无非是冲着齐家而来,于她何干?她要的,只是母亲好好地活下去,其他的都不会在乎。

    赵夫人却不知齐莞在想什么,要不是听了别人提起,她还不知道自己家里对面一直没住人的别院是京都齐家的,原来还以为又是那种自以为高人一等、望高不看低的勋贵,不过那天她刚回了锦州,在平安庙对齐家母女印象还不错,又因为那件事,所以才想帮一帮齐莞。

    或许在别人看来她这是有攀高枝之嫌,不过她关筱兰做事一向独来独往,不在意他人眼光,别人怎么说都没关系。

    陆氏因为身体虚弱无法到前面相迎,只能在穿堂等着,见到齐莞领着赵夫人前来,不由仔细打量了一眼,见赵夫人鲜眉亮眼,笑容端庄,顿时心生好感。再走近一看,才发现这位夫人似乎挺眼熟,想了想,才记起上次在平安庙匆匆见过一面,陆氏含笑走了过去,“赵夫人,还要麻烦你过来替我看诊,实在是过意不去。”

    “齐夫人快别这么说,我过来这里,也就是几步路的功夫。”赵夫人没有受陆氏的半礼,侧身避开了,扶住陆氏的手,笑着说道。

    “若不是小女不放弃……我对自己的身体早已经没希望了,也不知从何处听说了你医术高明,这才失礼请你过来。”陆氏看了齐莞一眼,对赵夫人说道。

    “我这哪里能算正经大夫,其实就是以前跟师父学了些针灸术。”赵夫人看了看齐莞,笑说,“我也只能试试,希望能帮到你。”

    陆氏说,“我明白,总之,是麻烦你了,我其实已是听天由命。”

    “娘,我相信人定胜天。”齐莞一点都不喜欢听天由命这四个字,就因为总是寄望老天,她们才会遭遇那么多不幸。

    陆氏笑了笑,和赵夫人并肩走进了房间里。

    今日赵夫人不是来闲聊的,所以坐下之后,也没多说其他的闲话,便让自己随身的丫环拿出垫枕放到桌子上,为陆氏把脉。

    齐莞比任何时候都紧张,这也许是她和母亲最后个希望了,她真希望赵夫人能够为她们带来不一样的结果。

    早在第一眼见到陆氏的时候,赵夫人就看出她脸上血色不足,脚下走路轻飘,是内虚缺气的症状,如今再诊其脉象,拘急失养,已经是……

    “齐夫人本来身体就有亏损,是生产之后才愈是虚弱的吧。”赵夫人低声问道。

    陆氏点了点头,“生下阿莞之后,我这身子就一日不如一日了。”

    这年代的医学设备落后,女子生产犹如一脚踏进棺材,许多女子都是因为生产之后落下不少毛病,这陆氏应该是一样。

    “夫人月事可是一直不调?”赵夫人继续问道。

    “时多时少,时有时无。”这屋里都是姑娘家,陆氏也就直言不讳。

    赵夫人收回手,说道,“你这病也不是说没得治,不过夫人自己也知道,病去如抽丝,只要好好地养三五年,你这身体自然没什么问题了。”

    齐莞听了这话,几乎是立刻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脸庞充满了惊喜,“赵夫人,你……你说的是真的?”

    “是药三分毒,齐夫人不必要再吃补药,对身体益处并不多,内病外治,我所擅长的是针灸术,古人有云,宗气营卫,有生之常,针灸之外,汤药至齐,长期以通经脉,调气血,使阴阳归于相对平衡,脏腑功能趋于调和,身子才会慢慢地养好了。”赵夫人看了齐莞一眼,陆氏的病不是一朝一日就能治好的,那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可这时候懂得针灸的大夫并不多,要每天都针灸一次,并不容易。

    陆氏说,“只要能将我这身子养好,多久都可以,赵夫人,你说,我该怎么做呢?”

    赵夫人想了一会儿,道,“那从明日开始,我每日过来替你针灸治疗,半个月之后再看看疗效,如何?”

    “赵夫人,这……太麻烦你了,我真不知该如何感谢你。”齐莞感动万分,她真的不知要怎么对这位和她们还算陌生人的赵夫人表达谢意。

    “学医之人本来就该悬壶济世,我没结婚……没成亲之前啊,也是跟着我师父到处替别人看病的,你们这样谢我,我反而不好意思。”赵夫人笑着说道。

    陆氏和齐莞都不知这位赵夫人是什么来历,但听她这爽快的语气,便也没继续说客气话,而是招待了她到外面吃茶。

    “吃茶就不必了,今日我有带针盒来,不如我先替齐夫人针灸一回,你感受一下,怎样?”赵夫人说。

    陆氏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一切按赵夫人的意思去办。”

    赵夫人便吩咐自己的丫环去准备艾绒,又让夏竹和迎合准备了酒精,说是要给金针消毒。

    齐莞就在旁边看着,看到赵夫人将一根根如发丝一样大小的金针拿出来,用白棉布蘸酒精之后仔细地擦拭,这样就是赵夫人说的消毒了吗?

    这是她第一次接触针灸治疗,以前不曾见过有大夫使用这方法。

    待赵夫人让母亲将衣裳全数脱下来之后,齐莞这才明白为何从来没有大夫使用这方法,大周朝女大夫很少,几乎都是男大夫,试问有哪个后宅女子敢让一个男子看自己无着寸缕的身子?

    真的很稀奇……

    齐莞突然很感兴趣,眼睛闪亮地看着赵夫人的动作,似乎要将这些动作深记脑海里。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