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明日大约下午11点本书会系统自动步入PK,PK规则已改,粉红票不能够投了,像是是要投花的,囧……约是过了一个时辰,赵夫人才收起来了金针,陆氏却沉沉睡了过去的。“别喊醒她,让她睡吧,明日我再回来。”赵夫人低声地说,跟齐莞挥手示意后,两人一同离开了内屋。迎“别叫醒她,让她睡吧,明天我再过来。”赵夫人轻声说道,跟齐莞示意之后,两人一起离开内屋。。...

    明天大概中午12点本书会自动进入PK,PK规则已改,粉红票不能投了,好像是要投花的,囧……

    约是过了一个时辰,赵夫人才收起了金针,陆氏却是沉沉睡了过去。

    “别叫醒她,让她睡吧,明天我再过来。”赵夫人轻声说道,跟齐莞示意之后,两人一起离开内屋。

    迎荷和夏竹忙着替陆氏盖上被子。

    “赵夫人,真是谢谢您。”齐莞脑海里还充满了对针灸的好奇和惊讶,本来她对赵夫人的医术还抱着一丝狐疑,看到那样出神入化的针灸医术,不免对这位夫人多了几分崇敬。

    赵夫人拿出手帕拭了拭额头的细汗,“别谢了,我今天光是听这两个字,听得耳朵都生茧了。”

    齐莞浅浅一笑,亲自给赵夫人倒了一杯茶,“赵夫人是个爽快的人,我和母亲能够结识您,真是这辈子最大的荣幸。”

    “小丫头嘴巴真甜!”赵夫人笑了起来,将手中的茶一口喝了下去,“好了,我也不久坐,等你母亲醒来之后,你再给她喝些参茶,以前的那些补药就暂时不要吃了。”

    “已经就要午膳时间了,赵夫人何不留下用膳之后再回去?”齐莞忙开口留饭。

    “下次吧,一会儿还有事,就不多留了。”赵夫人说,“我明日再过来。”

    齐莞亲自将赵夫人送到正门,看到她进了对面的门,才转身回了上房。

    用过午膳之后,陆氏就醒了,看起来精神时候不错,脸上终于有了正常的血色,而且还说全身上下感觉舒服了不少,教齐莞更是佩服赵夫人的那手针灸功夫,同时心底对于治好母亲的旧疾更有希望了。

    第二天,赵夫人果然在约定的时间来替陆氏针灸治疗了,齐莞还是站在旁边看着,有时候还为赵夫人打下手。

    这次陆氏倒是没睡了过去,当赵夫人将最后一根银针拿下来之后,陆氏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让夏竹过来为她穿上衣裳,齐莞也将参茶端了上前。

    “我原来夜晚睡眠总是很浅,昨晚却是一觉到了天亮,这针灸医疗果真神奇。”陆氏穿戴完毕,才打起了帐幔,笑着对赵夫人说。

    赵夫人笑道,“睡眠也是一种进补,早睡早起对身体好,平日若是没事,就到外面走走,不能总是坐在屋里,对身体无益的。”

    陆氏笑着答应下来,和赵夫人一起走到茶厅,“我听阿莞说锦州城的行善日就要到了,我这身体恐怕帮不上什么,所以我想让阿莞替我尽一份力。”

    “那好,这几天我也正忙着这件事,齐姑娘就跟我一块去看看吧。”赵夫人爽快地点头。

    今日赵夫人没急着回去,而是和陆氏在茶厅说了一会儿的话,从怎么养身体说到各自的子女上,彼此都发现,原来和对方的脾性挺相合的,不仅生出惺惺相惜的感觉。

    说得都差点忘了时辰,若不是赵夫人家里的丫环来回禀了事儿,说不定还要继续说下去。

    “家里突然有急事,我就先回去了,阿莞今天午后跟我到刘夫人那儿一趟,商量一下行善日那天的事宜。”赵夫人站了起来告辞。

    齐莞笑着应下,送了赵夫人出门。

    *********

    午膳之后,齐莞回了屋里小寐一会儿,到了与赵夫人约定的时辰,她便起身了,让银杏打了水进来洗脸,之后便精神奕奕地带着两个丫环一起出门。

    赵夫人的马车已经门外等着她了。

    扶着丫环的手上了马车,齐莞见到已经端坐在车内的赵夫人,行了一礼,“赵夫人。”

    赵夫人拉着她到身边坐下,吩咐外面的小厮赶车,两个丫环都在后面的那辆马车里面。

    到了刘夫人那里,赵夫人和她在商量在怎么安排善款的事情,齐莞就在旁边听着。

    “每家每户送十两银子,足够他们过冬了,但这银子要怎样分派到他们手里,这才是个问题,并不是相信不过底下的人,但狡猾之辈总是有那么几个,我们得想个万全之策。”赵夫人说。

    刘夫人点了点头,“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了,我们妇道人家也只能负责筹备善款,只将这些银子发放到各个百姓手中,我们是不适宜抛头露面的,就是朝廷拨银两救济贫苦百姓,中间也会被刮去一层,更别说我们这儿不是官府包办的了。”

    如果以赵夫人自己的方法,她当然是希望亲力亲为,只是毕竟人力有限,就算是在她以前生存的年代,规范再妥善,总有人能找到方法将善款占为己有。

    “齐姑娘以为呢?”赵夫人见齐莞拧眉沉思,便随口问了一句。

    齐莞眉心微舒,轻声道,“听你们方才的意思,我确实有个想法,不过未必可行,若是说得不对,赵夫人和刘夫人可千万莫要取笑我。”

    赵夫人笑道,“你只管说,我们现在是三人计长,有什么就说什么。”

    齐莞敛眉想了想,问道,“不知这锦州城需要帮助的百姓有多少?”

    “这个倒是没计算,除了街上和庙里的乞儿,就是那些孤儿寡母、无依无靠的老人家都需要帮忙的。”刘夫人说。

    赵夫人只是含笑看着齐莞,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我们可以将需要帮助的人数集中记起来,到时候分各个区域,指派各个管事去将银两分发到个人手里,如此一来,有了详细的人数和区域安排,便更容易管理了一些。”齐莞说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这是随便说说。”

    “你这方法很好,我竟是没有想到。”赵夫人笑道,这是一个挺有效率的方法,她早该想到的,大概是在这里生活太久了,思考能力还是被影响了。

    “倒是简便了许多。”刘夫人笑着点头,“不如就用这个办法?毕竟今年送银两跟派发实物不同,必须谨慎些,毕竟这都是善款,不能辜负那些善心人。”

    “那好,明日把郑夫人她们也约了出来,我们再详细地安排,阿莞,你也一起来。”赵夫人说。

    接下来的数日,赵夫人每天早上替陆氏针灸之后,便带着齐莞到刘夫人这里商讨行善日的具体安排。

    一般而言,极少有姑娘被带来参加行善日,但由于齐莞是代母出席,身份又比其他人要显贵些,自是无人有意见,甚至各家夫人有意无意地带了自己的女儿出现,希望能跟齐莞结识,若是能因为齐莞的身份将来得到提携,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齐莞对于那些刻意和她拉近关系的千金姑娘们应付自如,就在她以为接下来的生活会过得充实而简单的时候,陆氏突然收到京都来的信件。

    是齐正匡的亲笔信,再过一个月,她的父亲要来锦州城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