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新书需我的推荐票~~~)齐正匡要来作甚?从陆氏那儿据说了这个消息,齐莞一颗心直往上沉,对于自己的亲父,她心中余恨并没有完全散去,也许对于齐正匡和其他人而言,以后的事情都是不不知情且还未突然发生的,但她经历过过所有的仇和恨,想彻底忘了并不很容易。起码她至少她现在无法毫无芥蒂地对待自己的父亲,她还需要一些时间,去忘记在记忆中发生过的事情,她真的没想过会这么快又要见到齐正匡。。...

    (新书需要推荐票~~~)

    齐正匡要来作甚?

    从陆氏那儿听说了这个消息,齐莞一颗心直往下沉,对于自己的亲父,她心中余恨并未完全消散,或许对于齐正匡和其他人而言,以后的事情都是不知情且还未发生的,但她经历过所有的仇和恨,想要彻底忘记并不容易。

    至少她现在无法毫无芥蒂地对待自己的父亲,她还需要一些时间,去忘记在记忆中发生过的事情,她真的没想过会这么快又要见到齐正匡。

    是了,上一世差不多这个时候,齐正匡似乎有来过锦州城,但究竟过来做什么,她却毫无所知,但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为了母亲而来,因为他在锦州城的半个月里,几乎天天往外跑,有时候甚至两三天都见不到人。

    又是为了他仕途上某些隐秘的事情吧!齐莞讥诮地想着。

    “听到你父亲要来锦州,你怎么一点也不高兴呢?”陆氏看着最近经常和赵夫人外出的女儿,发现自从听了她父亲的来信之后,神情便是一片怔忪,似乎不太欢喜的样子。

    齐莞回过神,看了看脸色比半个月前要红润许多的陆氏一眼,轻声说道,“我没有不高兴呀,只是有些惊讶罢了,父亲那么忙,竟然还有时间到这儿来,女儿这就让人去收拾外书房,父亲来了之后才能用得上。”

    陆氏莞尔笑道,“好了,你刚从外面回来,想必也累了,快些回去休息吧,你父亲还有一个多月才到,明日再吩咐几个丫环婆子去打扫打扫也不迟。”

    “娘,那我先回屋里去了。”齐莞站了起来,“明日还要到赵夫人家中一趟,后天就是行善日了,待再过两天,我便能天天陪在您身边了。”

    “明日我也去吧,我如今身子好了许多,也想见识见识赵夫人的行善日是怎样的,指不定将来回了京都,我们还能借鉴借鉴。”陆氏说。

    “可是……”齐莞很是犹豫,担心母亲的身体吃不消。

    “赵夫人也说了,让我多多到处走走,不能总是坐在屋里,明日她过来的时候,我再问一问她,若是无妨的话,那我就跟着去瞧瞧。”陆氏笑说。

    齐莞轻轻一笑,母亲总是在屋里也不是办法,也许多出去走走,接触多一些新事物,心情自然会更开朗些,“那好,明日若是赵夫人觉得没问题了,我便和娘一起去。”

    翌日,赵夫人听了陆氏的要求,自然是没有意见,“我还想劝说你到外面去走走呢,既然你自己也有这个心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这几天啊,我那两个丫环总对我说,外头的人对赵夫人赞誉有加,简直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人物,听得我心里十分好奇,使人一问,才知赵夫人当年带领锦州百姓对付贼寇的事情,赵夫人,我是真心佩服你。”陆氏和赵夫人到茶厅吃茶,忍不住说起了这些天从外面听来的往事。

    赵夫人莞尔一笑,这都是六年前的事情了,当时丈夫才上任知府,有一天带着城中的士兵去巡查城外的边境,途中被贼寇设计困住,而另一边,却有山贼要攻城抢掠财物,她只好带着全城的百姓一起抵抗,后来还是丈夫脱离困境,及时赶到,而后不久,山上扎根多年的贼窝便被连根拔起,也免除了锦州城百姓多年来的心头忧虑。

    “那些山贼原来只是在山上作恶,当时也是受了某些人的挑拨唆摆,才攻入城里的……”赵夫人摇了摇头,“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现在啊,都已经跑不动了。”

    齐莞在旁边却听得十分惊讶,“赵夫人竟然还识得武功?”

    “三脚猫功夫,不值一提。”赵夫人笑道。

    齐莞眸色闪烁,眼睛晶亮晶亮地看着赵夫人,若有所思的样子。

    “比起我们只懂在内宅生存的女流,你真真是女中豪杰。”陆氏叹道。

    赵夫人急忙摆手,“妹妹你别再给我戴高帽子了,再说下去我可真要忍不住骄傲了……”说着,顿了一下,脸色有丝尴尬,“瞧我,平时大大咧咧习惯了,竟把齐夫人叫了妹妹,齐夫人,你别见怪啊。”

    “姐姐这样说岂不是让我这个妹妹更加无地自容,别提你每日替我针灸治疗身体,就这些天相处,我已觉得和你相识许久了,难得遇到知心人,我们姐妹相称又如何?”陆氏急忙说道,她从来不是一个会自持身份的人,何况像赵夫人这样的人物,她还巴不得能交往结识呢。

    赵夫人眉开眼笑,心情非常愉悦,“那敢情好,我比妹妹虚长几岁,以后就托大自称姐姐了。”

    陆氏笑着直点头,道是理应称她为姐姐。

    闲说了一阵,赵夫人便说到了时候去于其他夫人相汇,因快要午饭时间,硬是劝了陆氏母女到她那儿去用饭,左右不过几步路的距离。

    陆氏说不过她,只好应了下来。

    于是,齐莞便和陆氏一起到了赵知府的后院,这是齐莞第一次来这里,过门是客,她虽好奇却也不好意思明目张胆地打量,只用眼角余光看去,觉得这赵府后院虽看着朴实简单,但隐隐透出一种舒心的闲情逸致来。

    一路走来,除了举止得体的丫环婆子,那些锦州官员最喜欢圈养在家里的莺莺燕燕一个都不曾见到。

    听说赵知府对女色不上心,这么些年来,只有赵夫人一名妻子,别说不曾纳妾,就是一位近身服侍的丫环都没有,想起自己的丈夫已有好几房妾室,陆氏心中一片黯然。

    “粗茶淡饭的,妹妹可千万不要嫌弃。”赵夫人吩咐了丫环去厨房交代准备饭菜,便领着陆氏和齐莞来到上房的茶厅。

    “姐姐说哪儿的话,我们母女今天是来蹭吃的,你别见怪才好。”陆氏笑道。

    赵夫人爽朗地笑了起来,“别客气,我这儿别的不多,吃的不少。”

    用了午饭没多久,就听门房的来回话,是其他几位夫人都来了,而且都带了自己的千金一同前来。

    赵夫人挑了挑眉,却是见怪不怪了,“快请她们进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