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谢谢大家给我投的PK票,本来想一个一个地感谢,可是不知道从哪里找投票记录,千言万语,真的谢谢大家的支持,这个月开始会不定时加更。)醉翁之意不在酒!如果是去其他夫人家里,未必会跟了...

    (谢谢大家给我投的PK票,本来想一个一个地感谢,可是不知道从哪里找投票记录,千言万语,真的谢谢大家的支持,这个月开始会不定时加更。)

    醉翁之意不在酒!如果是去其他夫人家里,未必会跟了这么多千金姑娘,可赵家这边有谁呢?有整个锦州城都知道的自小有神通之称的赵家少爷赵言钰。

    赵言钰今年十五岁,尚未有婚约,他二岁识字,五岁读书,十岁已通晓四书五经,十二岁已经取得秀才名号……

    如果没有出现什么意外,他是三元及第,明年会大周朝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状元,而后会帮助六皇子成就帝位。

    然而,不管赵言钰将来成为怎样的人物,都跟她没关系,她这一世和不想在跟他打交道。

    和赵言钰打交道,需要花费极大的心思,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他牵着走,她都不知道自己当时究竟是被利用了,还是利用了他。

    “齐姑娘,不如我们一起到园子里走走吧,反正我们在这儿也帮不上什么忙。”这次连县令夫人也带着女儿来了,就是沉香以前的主子,谢姑娘。

    齐莞其实更想做在这儿看赵夫人她们怎么安排各种事务,但今天来了好些个千金小姐,她若是表现得太奇特了,反而会引起别人的议论,索性就跟陆氏说了一声,跟着谢姑娘她们一起出了商量事情的抱夏,来到园子里陪她们闲聊。

    谢姑娘闺名叫谢淑静,以她的家世,在这些小姐群中算不了什么,不过她虽然对下人刁蛮苛刻,可对待身份比她显贵的人,却很懂得投其所好,所以,在这淑媛圈子里,人缘还是挺不错的。

    “齐姑娘,我就知道你一定也会来这儿,你还不认识大家吧,我给你介绍一下,来。”谢淑静一见到齐莞,就立刻以熟稔的姿态靠近过来,因为齐莞是初来乍到,跟其他人都不是很熟悉,就算之前有见过,也只是点头之交,并没有交谈过。

    对于齐莞身后的沉香,谢淑静只是轻轻地撇了撇嘴,只当没看见。

    “这位是江守备的二小姐,林同知的三小姐,许通判的大小姐……”谢淑静一个一个地介绍给齐莞认识,齐莞淡淡笑着回应。

    那些早已经想跟齐莞认识的姑娘笑着跟她回礼。

    “哼,谢淑静,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喧宾夺主了?”谢淑静还没说完,就听一道清脆尖利的声音站在后头传了过来。

    谢淑静脸色瞬间沉暗下来,眼底闪过一丝懊恨。

    众人齐齐转身,齐莞亦是抬眼看了过去,便见一个穿着樱红色对襟金丝绣边花纹上衣,下着撒花百褶裙的年轻姑娘走来,这一身鲜艳的颜色衬得她更显鲜妍娇丽,一脸傲气地在数个婢女簇拥下走了过来。

    “吴姑娘。”见到来人,包括谢淑静在内的姑娘们都面色微变地低头见礼。

    沉香在齐莞身旁低声介绍来人,“姑娘,这位是汝南侯嫡出的二姑娘。”

    那位汝南侯的二姑娘吴盈已经来到齐莞面前,抬起下巴斜睨着她,“你就是京都齐家的齐莞?”

    齐莞嫣然浅笑,淡然地看着她,“不知吴姑娘有何指教?”

    “指教倒是不敢,不过想提醒你一句,跟一些身份低下的人走得太近了,没得让自己失去颜面。”吴盈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是看向谢淑静的。

    谢淑静脸色铁青,可无奈吴盈是汝南侯的嫡出二姑娘,又是家里老太太最宠爱的,她哪里敢顶嘴?

    看来这位吴姑娘和谢淑静不太合得来!齐莞淡淡一笑,并无意去参合她们之间的矛盾,轻轻地揭了过去,“今日难得大家共聚一首,不如我们寻个地方坐下说话?”

    以前,她们这些人理由身份最尊贵的就是吴盈,所以几乎她说什么做什么都没人敢说二话,谢淑静这种平时最是霸道刁蛮的到了她面前,也只有憋屈的份儿,可如今却是不同了,齐家不是侯门,但却是大周朝百年勋贵世家,吴家和他们比起来,也只能算个二流贵族。

    有齐莞在,谁还怕她吴盈呢?

    齐莞没有接吴盈的话,更没有去排斥谢淑静,令其他人心里发生微妙的变化,谢淑静更是感激地看向齐莞,以为他是在为自己撑腰,语气欢快地说,“齐姑娘,我记得赵家的花园有个竹亭,不如我们去那里坐坐?”

    被赵夫人使来伺候这些个姑娘的妈妈这时总算回过神来,紧忙地向前,笑着对齐莞和吴盈说,“齐姑娘,吴姑娘,竹亭就在不远处,夫人已经吩咐准备了各样茶点,各位不如移驾过去?”

    “有劳妈妈带路。”齐莞微笑颔首,眼睛看向吴盈。

    吴盈本来是想和齐莞结好,可是见她竟然为了谢淑静忽视了她,脸色很是不好看,若不是想到这里是赵家,她难得能进来一次,她还想拂袖而去的。

    众人来到竹亭,果然见到早已经准备好的茶点,于是,便分头坐了下来,没一会儿便聊了起来,齐莞对于她们的话题并不熟悉,只在一旁听着,而吴盈似是不屑与谢淑静说话,也是一直保持沉默。

    “这位妈妈,不知道贵府的少爷今日可在家中?”突然,谢淑静转头看了在旁边服侍的妈妈,问出了不少人心中想要问的话。

    锦州城这边的民风果然要比京都的开放,居然就这样毫不掩饰地打听一个男子的去向。

    不过,谢淑静这样毫无顾忌的问话,却让吴盈沉下了脸。

    那位妈妈只是微微愣了一下之后便客气地笑说,“回姑娘的话,我们少爷今日和几位同窗出去了,老奴也不知是去了何处。”

    谢淑静露出失望的神色,其他姑娘也叹了一声。

    吴盈冲谢淑静白了一眼,“真真是不要脸不要皮了,明知赵公子不喜见到你,还敢打听他的去向。”

    “赵公子也没说喜欢你!”谢淑静没好气地回道,若是换了平时,她断不敢这样顶嘴,可今天有齐莞在这里,料想吴盈也不敢怎样。

    “那也比你强,就你这样的,还指望配得上赵公子?”吴盈鄙夷地斜睨着谢淑静,其实本来她们两个人的关系还不至于这样糟糕,只不过后来两人心中都恋慕赵言钰,彼此看彼此都不顺眼罢了。

    眼见两个人就要吵了起来,齐莞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忍不住站了起来,对旁边的妈妈说,“贵府的糕点可口美味,方才吃得太多了,这会儿得走走消食,这位妈妈,我可否在这园子里走走呢?”

    “齐姑娘您请便,老奴使个丫环给你带路。”那管事妈妈连忙说。

    “那倒不用,我还不至于在这园子迷路,何况这边需要人手,妈妈不必劳驾了。”齐莞淡淡地说。

    “这……齐姑娘,那您请自便。”

    齐莞含笑点了点头,便不管谢淑静和吴盈正在看着她,带着沉香走出了竹亭,往另一边的园子走去。

    吴盈看着齐莞的背影,哼了一声,“有什么了不起的!”

    其实对于这种争风吃醋的场面,齐莞并非第一次接触,以前在家中会看到父亲的那些小妾为了得到宠爱,暗地里耍各种手段,而后来她成了安远侯的小妾,也要面对其他妻妾的排挤和陷害,所以对这种场面,她是非常厌恶的。

    “姑娘,前几日汝南侯的世子还跟赵家少爷在大街发生冲突呢,可看吴姑娘的样子,好像还不知道这件事。”沉香在齐莞身后低声说道。

    “就算她心里有数,也不会表现出来。”齐莞淡淡地笑道。

    沉香凝眉想了一想,觉得有理,便不再说话了。

    主仆二人沿着园子走了半圈,赵家这园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齐莞根本心不在焉,只是不想在竹亭凑热闹而已,走了一会儿,便说,“不知赵夫人她们商议得如何了,我们过去瞧瞧吧。”

    刚要转身往回走,却听到另一边传来了男子的说话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