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好深深的感动伐~~谢谢您姐妹们的PK票和打赏!再次求票啊求票~)猛地听见男子的声音,齐莞眉心皱了皱,看向院中被大树掩盖住住的鹅卵石小道,脚步声就是从小道中传来,且越发近。回家去的道路,仅有这条鹅卵石小道。齐莞挥手示意沉香一同避退到隐秘的角落,不想跟来人回去的道路,只有这条鹅卵石小道。。...

    (好感动伐~~谢谢姐妹们的PK票和打赏!继续求票啊求票~)

    猛然听到男子的声音,齐莞眉心皱了皱,看向院中被大树掩盖住的鹅卵石小道,脚步声便是从小道中传来,且越来越近。

    回去的道路,只有这条鹅卵石小道。

    齐莞示意沉香一起退避到隐秘的角落,不想跟来人碰面。

    没一会儿,就有两个少年并肩走出小道,一人穿深蓝色窄袖布衫,头发只是寻常打了个髻,看起来颇有几分江湖侠士的打扮,而另一位则是穿了青绸直裰,腰系黑色腰带,袖口和领口绣有暗纹,衬得他英挺俊美,更添几分高贵,这位便是方才谢淑静念念不忘的赵言钰了。

    齐莞看不到他们的模样,只是微低着头,想等着那两人赶紧走远。

    渐渐听不到声音之后,齐莞才从角落走了出来,谁知刚转身抬起头,便看到伫立在不远直直盯着她的赵言钰。

    齐莞愣了一下,没想到赵言钰竟然没有走开,而是站在不远处盯着自己,她很快恢复了从容镇静的神色,朝着赵言钰裣衽一礼。

    赵言钰也没想到会是一个年轻女子在这里,他刚走出小道的时候,便察觉出周围有人,想着若是下人的话,见了他应该会出来行礼,而不是偷偷躲起来,所以才想看看究竟是谁,哪知……应该是母亲的客人吧。

    “咦,是你啊,姑娘。”赵言钰旁边的年轻男子却露出惊喜的神色,大步地向齐莞走了过来。

    齐莞诧异看着向她走过来的少年,这不是……那天晚上禁城的时候躲在花坛中的江洋大盗吗?怎么会在这里?哦,对了,他说有个姑姑在这里,可怎么跟赵言钰走一块儿了?

    “姑娘,你怎么在这儿呢?在下上次蒙你相助,一直想找机会答谢你,今天见到你实在太好了,在下正好当面谢谢你。”少年站在齐莞面前,眉飞色舞,脸庞洋溢着欢喜。

    “表哥,你认识这位姑娘?”赵言钰走了过来,疑惑地看着那位少年。

    表哥?齐莞忍不住看了赵言钰一眼,这么说,赵夫人是这个小盗的姑姑?

    “在下姓关,单名朗,姑娘,谢谢你那日的相助。”关朗没回答赵言钰,自我介绍之后,朝着齐莞作揖一礼。

    齐莞急忙侧身避开,尴尬说道,“关公子,我与你素未相识,并无相助你什么,当不起你这一礼。”

    关朗眼珠子一转,笑嘻嘻地说,“是是是,在下将谢意放心里就好。”

    “你便是齐家的姑娘?”赵言钰听明白了关朗的话,看向齐莞的眼神瞬间如凌厉冰寒的刀子射了过来,像是在审视什么。

    齐莞被赵言钰的眼神吓了一跳,方才还温雅平和的翩翩公子顿时对她充满了防备,全身散发出摄人的凛冽气势。

    “是又如何?”齐莞很快又镇定下来,这样的赵言钰她上一世见过好几次,怎么会轻易就被震慑住。

    赵言钰朝她逼近一步,“你接近我母亲是什么目的?”

    她接近赵夫人能有什么目的?除了想请她帮忙医治母亲,难道还有其他的算计不成?齐莞好笑地看着赵言钰,声音显得有些清冷,“赵公子这话问得可真奇怪,我的目的再清楚不错了,难道你没看出来?”

    关朗用手臂撞了一下赵言钰,“姑姑不是在为齐夫人治病吗?齐姑娘亲近姑姑,不就是为了这件事?”

    赵言钰皱了皱眉,眸光高深莫测地看了齐莞一眼,片刻,才拱手道,“是我误会齐姑娘了,抱歉。”

    齐莞知道赵言钰不会无缘无故问她这话,肯定是其中有什么内情,她为什么会接近赵夫人,在别人看来,凭她齐家嫡女的身份,根本无需降低身份去讨好赵夫人,可是如果她也跟谢淑静她们一样,对赵言钰心存爱慕……那她接近赵夫人的目的,就另当别论了。

    赵言钰是这样误会她吗?不!以她所了解的赵言钰,绝对不屑于去对任何一个倾心于他的女子说出这样的话,那是为了什么?

    “齐姑娘……”关朗咧嘴一笑,不知又想说什么。

    齐莞对赵言钰淡淡地点了点头,打断关朗接下去要说的话,“我离开已经不短时间,得回去了,关公子,赵公子,告辞。”

    没等关朗反应过来,齐莞已经抬步走上鹅卵石小道,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关朗没好气地捶了赵言钰的肩膀一下,“我说你啊,平时老装一副死人脸就算了,对人家姑娘也这样,你看,都把她吓跑了,你啊,就是疑心太重了,人家小姑娘还能算计什么呀?”

    赵言钰狭长的眼睛闪过一抹莫辩的神色,俊脸浮起淡淡的笑意,“表哥,你还真是怜香惜玉。”

    “我是替齐姑娘抱不平,第一次见面就这样对待她,你良心过意得去吗?一点大侠的风范都没有,要是姑姑知道了……”关朗喋喋不休地教训着赵言钰,赵言钰一言不发,转身往书房的方向走了过去。

    “你等等!我还没说完呢!”关朗大叫道。

    刚走远没几步的齐莞听到关朗大叫的声音,秀眉拧了一下,握紧了袖中的拳头,抿紧了唇继续走着。

    沉香虽然跟在齐莞身边的时间不长,但却对这位主子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姑娘……”

    齐莞没有回应她,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赵言钰为什么会问出那样的话?绝对不是无缘无故的,但究竟什么原因,她却想不出来。

    在隐约听到说话声的时候,齐莞才轻声开口,“方才赵言钰的那些话,莫要让其他人知晓了。”

    沉香低声应下,“是,姑娘。”

    齐莞没有回到竹亭,而是直接回到抱夏,赵夫人她们已经商议出结果了,正在说闲话。

    没多久,谢淑静她们都回来了。

    在这里坐了大半天,陆氏的精神有些不济,见齐莞也回来了,便起身告辞。

    赵夫人了解她的身体情况,没有多作强留。

    其他人见陆氏离开,也断断续续地跟赵夫人告辞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