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行善积德日很顺利地地完成4了。通过这些天的应酬,修身齐家母女渐渐地融入其中了锦州城贵妇的圈子里,再加其他人的无意攀结,往来修身齐家的客人渐渐地多了出来。其中汝南侯府的夫人和刘夫人来的最是频繁地,但是,吴夫人来找陆氏,是为了想要借修身齐家在京都的势力,而刘夫人则是与陆氏通过这些天的应酬,齐家母女渐渐融入了锦州城贵妇的圈子里,加上其他人的有意攀结,来往齐家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

    行善日很顺利地完成了。

    通过这些天的应酬,齐家母女渐渐融入了锦州城贵妇的圈子里,加上其他人的有意攀结,来往齐家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

    其中汝南侯府的夫人和刘夫人来的最是频繁,不过,吴夫人来找陆氏,是为了想要借用齐家在京都的势力,而刘夫人则是与陆氏说得来,听说赵夫人在给陆氏治病,便经常来看望了。

    谢淑静和吴盈也是常客,两人似乎在斗角力似的,都希望齐莞站在自己的一边,当然,谢淑静更多的是希望齐莞能够成为她的靠山。

    对于这两位客人,齐莞一视同仁,从来没表现出跟谁比较合得来,虽然她更想做的是将她们拒之门外,理由找了好几次,总不能重复地用,总之,这接近一个月来,她对她们感到很不耐烦。

    因为汝南侯的世子,也就是吴盈的兄长上次在城门拦住赵言钰,和赵言钰打了一架之后,被有心人故意散播出去,谢淑静仿佛抓到了吴盈的痛处,每一次见面都要刺她几句,吴盈本来就希望能够得到赵言钰的注意,因自己兄长这么一搅和,她知道赵言钰肯定对他们吴家失去好感,本来心里就难受,谢淑静还要一而再地落井下石,叫她怎么不恨得咬牙切齿。

    谢淑静敢这么奚落吴盈,完全是以为齐莞会因为她曾经送了丫环的份上,对她与众不同,而吴盈之所以这么忍让着,也是想先看看齐莞对谢淑静到底多袒护。

    齐莞怎么看不出她们的心思?只不过不想去理会罢了,她每天的心思都在陆氏的身体上,眼见这些时日来,陆氏的精神越来越好,她的心情自然日渐轻松,心底也萌发了一个奇想,只是自知想到达成不易,所以一直不好开口。

    另一件她本来没想明白的事情在这段时间她也想通了。

    为什么赵言钰会突然对她说那些话?以赵言钰的为人,除非事出有因,否则不会轻易说那样的话,她自问在锦州城从来没做出什么让人误会的事情,除了主动接近赵夫人,可她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要为母亲治病,赵言钰对她的怀疑从何而来?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齐正匡到锦州城的目的。

    上一世,在赵言钰中了一甲状元,深得天子喜爱之后,作为**的齐正匡一直想将他网罗到太子门下,可是当时赵言钰哪一派都不跟,就像个孤臣,暗地里和四皇子又似有来往,没人想到他最后会帮六皇子登上帝位。

    齐正匡到锦州城来,不是为了母亲,而是为了要替太子办差吧!

    赵言钰是收到了什么风声,所以那日才会她说出那样的话。

    “阿莞,阿莞?”正在陪赵夫人说话的陆氏见女儿神情怔忪,不知在发呆想什么,忍不住轻声叫了她几句,“想什么呢?”

    齐莞从沉思中回过神,对陆氏赧然一笑,“没什么,就在想父亲不知何时到锦州城。”

    如今距离齐正匡到来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陆氏哑然一笑,“应该是快了吧,就在这一两天了。”

    赵夫人啜了一口茶,含笑问道,“原来是齐老爷要来了,难怪妹妹这几天心情大好,连笑容都多了。”

    “你可别取笑我,我是感到身体比以前爽利不少,所以心情也随之轻松了。”陆氏嗔了赵夫人一眼,没好气地说。

    齐莞两世为人,从来没真正想要去学什么,所谓的琴棋书画,都是为了名声而学,并非她真心喜爱,这些天她观赵夫人为母亲针灸,既感到那根金针的神奇,又钦佩赵夫人一个女子竟有这样的本事,如果她也学会了针灸……

    “赵夫人的医术果然如传闻中一样,简直就是妙手回春,当初那个庄大夫都说母亲的病治不了,可是您凭着几根金针就让我母亲好了起来,真的很厉害。”齐莞赶紧捻灭心中的想法,别说齐正匡不会让她去学医术,就是赵夫人也未必肯传授给她。

    赵夫人爽朗地笑了起来,打趣地问齐莞,“瞧你把我都说得跟神仙一样了,要不你也学一学,将来你也是顶厉害的。”

    齐莞眼睛瞬时迸发出灼亮的光彩,希翼地看着赵夫人,“赵夫人的意思……您肯教我针灸吗?”

    陆氏笑着说道,“你还当真了,就你这娇生惯养的丫头,还想学什么针灸。”

    “我怎么不能学了?娘,我不怕吃苦的。”齐莞一听陆氏这话,马上不乐意地反对,她是娇生惯养,可不代表受不起苦。

    她所受过的苦,无人能比。

    齐莞这样紧张坚定的表情让赵夫人和陆氏都愣住了,陆氏诧异地看着她,“你真想要学这个?”

    赵夫人则是若有所思地挑眉看她。

    “想!”齐莞毫不犹豫地点头,目光明亮而坚定,声音透着坚决,“娘,我想学针灸术,想学医术。”

    “为什么?”赵夫人在陆氏开口之前问她。

    齐莞轻轻地摇头,“不知道,就是很想学,您在帮母亲针灸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很想学,您那些动作在我心里一直都忘不掉,我想偷偷地看医书学习,可是医书提到的针灸术并不多……我想,如果我学会了针灸,以后回到京都,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就算母亲的旧疾犯了,也不用被他人一句无能为力吓得六神无主……”

    “原来是一片孝心。”赵夫人笑了起来。

    “不止是这样的!”齐莞叫道,“这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别的……”

    赵夫人含笑看着她,等着齐莞接下来的话。

    要怎么说呢?说她上一世因为害死了很多无辜的人,所以总觉得这一世若是不做点善事补偿,害怕命运依旧不肯放过她吗?说她想学医术去救人,让上天这一世对她再宽容一些吗?

    这些都不能说!

    “我也想做一个像赵夫人这样的巾帼英雄!”齐莞低头想了一会儿,突然抬头挺胸地说道,这是她唯一说得出口的理由。

    赵夫人开怀地笑了起来,陆氏则是叹了一声,“你就是再想,你父亲也断不会同意的。”

    齐莞皱眉道,“为什么要父亲同意?是我想要学又不是他要学。”她看向赵夫人,“赵夫人,您愿意收我这个徒弟吗?”

    “你可真想好了?我倒是想收个关门弟子,若是这针灸术能一代一代传下去,我心里也高兴,不过这学的过程可不轻松。”赵夫人说道,她不像某些古人,将自己的本领藏着掖着,深怕被别人学了去,却不知有些知识只要传递下去才更有价值。

    赵夫人转头朝着陆氏说,“妹妹,你若是肯答应了,那我这个徒弟可就收下了啊。”

    她不是随便就想收齐莞这个徒弟,这段日子她是看出来了,小姑娘是真的很想学针灸术,每次她在替陆氏针灸的时候,齐莞一定会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底充满了好奇和求知欲|望,若不是因为这个小姑娘出身世家,她早就会问一问,愿意当她的徒弟不。

    陆氏想要反对,可看到女儿眼底的乞求,心一下子软了下来,暗暗叹了一声,“只要她别遇难而退就好。”

    齐莞闻言,脸上笑得如三月春花般灿烂。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