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送电晚上了……加更求票啊求票~~)赵夫人收齐莞当徒弟,并也没奢求她能将自己的本领学了个十足,她是医学院的学生,到了这里后,在原来的基础上自小耳濡目染,才有昨天的成就,可齐莞不像,她不可能会整天抛在医书里,去学习的时间怕是也会很长。世家世家的千金小姐……就算齐莞自己想学,也有许多不可违抗的限制吧。。...

    (停电一天了……加更求票啊求票~~)

    赵夫人收齐莞当徒弟,并没有奢望她能够将自己的本领学了个十足,她是医学院的学生,到了这里之后,在原来的基础上自幼耳濡目染,才有今天的成就,可齐莞不一样,她不可能天天抛在医书里,学习的时间恐怕也不会很长。

    世家的千金小姐……就算齐莞自己想学,也有许多不可违抗的限制吧。

    “针灸有针刺法和灸法,两种方法的使用手法有许多种,我为你母亲治疗的方法是直刺,由外至内,由浅入深,进针时要缓缓而进,过快及动作太大会影响进气、催气、助气的功效,甚至变补为泻……”赵夫人一边替陆氏行针,一边给齐莞解说手法。

    齐莞认真地听着,将赵夫人的话记在脑海里。

    “针体刺入穴位后先行针,如气不至则向深部进针,由浅入深以促使气至,进针时捻转而进,或提插而进气,为速至……”

    赵夫人将最后一根金针慢慢刺入穴位后,才回头望向齐莞,见她神情认真地听着,嘴角浮起会心的笑意。

    “我说的这些你要是记不住也没关系,我给你带了两本书,你可以看看。”赵夫人站了起来,活动着手腕,笑着对齐莞说。

    齐莞点了点头,“师父,您刚刚说的,我都记下了。”

    “都记住了?”赵夫人愣了愣,惊讶地问。

    齐莞将刚刚赵夫人说过的又重复了一遍,竟是一字不差,连赵夫人都不记得自己刚刚说过什么了,她还全都记住了。

    这种强大的记忆力,赵夫人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她瞠目结舌地看着齐莞,“你一直都能把别人的话记得这么清楚,还是说,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没有……”齐莞摇了摇头,她的记忆力只是一般而已,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生,看过的书都需要看几遍才能记住部分,像今天这样,赵夫人只说了一遍的话就能记住的,还是第一次。

    赵夫人听她说没有,更觉讶异,“那我说的话,你全都记住了?”

    齐莞挠了挠额头,“可能听得比较仔细,所以就记住了。”

    “嗯,这样很好,先把这两本书看一看,这是我自己写的,一本是说病例,一本是讲方法的。”赵夫人从丫环那儿拿了两本书给她,叮嘱她好好地看看。

    齐莞如获珍宝,“嗯,我会好好看的。”

    陆氏已经将收拾妥当,走出屏风看到齐莞这模样,忍不住笑道,“这孩子,以前怎么没见她那么想学一个事情,如今却对针灸着迷了。”

    “小姑娘嘛,都喜欢新鲜。”赵夫人挽住陆氏的手,“让阿莞去看书,咱们呀,说咱们的去。”

    齐莞拿了书就回到自己的小书房,心里却有疑惑,为什么自己在对针灸和病征方面的记忆那么好?绝对不是因为听得认真仔细的缘故,她看其他书做其他事也很认真,可从来没能记得这么清楚的。

    是凑巧……还是别的原因呢?

    她翻开赵夫人给她的书,低头看了小半个时辰,然后合上书,闭目回想,竟是将方才多看过的一字一句都记在脑海里。

    真是很神奇虚幻的感觉!

    她重新在书架拿了一本平时最喜欢看的杂记,这本书她看过一遍了,又翻开从第一页看起,全神贯注,比刚才还要更认真,又是看了小半个时辰,她合上书,虽能知道在说什么,却是不能一字不漏地记住。

    这么奇怪……

    齐莞又试了几次,还是只能一字不漏记住关于针灸和医书上的内容,其他书并没办法记得那么清楚。

    这算是她一种奇特的能力吧?是因为再生了,所以才有这种怪异的记忆力吗?齐莞心中又惊又喜,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要说这是凑巧,但也太巧了吧,只对医书和针灸的内容过目不忘,其他人也会这样吗?事有反常必为妖……她这算不算反常呢?若是别人知晓她这种情况,会不会将她当成妖怪?

    齐莞突然脸色微凝,不管怎样,这件事都不能让别人知道,就算是身边最亲近的人,都不能说!

    她不想被当成反常的人。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午膳的时间,沉香再次到书房来催齐莞吃饭,她已经过来看好几次了,每次都被齐莞挥手退了下去。

    “姑娘,饭菜都热了好几遍,您还是先吃了饭在看吧。”沉香走到书案旁边,低声劝着齐莞。

    齐莞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脖子,“嗯,就在这里吃吧,你去把饭菜端过来。”

    本来还不觉得肚子饿,沉香刚把散发着香味的饭菜呈上来,齐莞终于觉得自己已经饥肠辘辘,吃了满满一碗白米饭,又把三个菜都吃得差不多,她才放下筷子。

    自己还从来没这么能吃的。

    “姑娘您饿过头一下子吃太多可不行,到外面走走消食吧。”沉香无奈地看着齐莞又准备坐到书案后面,忍不住开头劝着。

    齐莞摸了摸微鼓的小腹,还真的有点吃撑了,“那就到外面去走走吧。”

    “对了,我师父回去了吗?”齐莞走出书房,这才想起忽略了赵夫人,忙侧头问沉香。

    沉香回道,“赵夫人被夫人留了吃午膳,这才刚回去。”

    齐莞笑了笑,看了沉香一眼,“沉香,你识字吗?”

    走在齐莞身后的沉香听到这话,面色微微一僵,咬了咬唇才轻声回道,“奴婢不认得几个字。”

    “是么?你若是想识字,我倒是能教你。”齐莞淡淡一笑,沉香会不识字吗?这个话她自然是不信的。

    沉香脸上恰到好处地露出惊喜的神色,但又卑微地说,“奴婢只是个奴才,识了字也没用处。”

    “你怎么知道没用处?以后说不定大有用处。”齐莞笑道。

    她一开始对沉香好,很大部分是为了想要施恩在她身上,提拔她让她留在自己身边,并不是因为信任,而是想知道她究竟有什么秘密在手上,最后竟然让六皇子刮目相看。

    沉香听了齐莞这话,正要开口答谢,便见银杏急步走了过来,声音急切地说,“姑娘,老爷到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