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阿莞

作者:予方 | 军事小说

收藏

  前生为了报仇雪恨,她丧失了所有尊严,消泯良知伤害无辜。复活而回,她会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所以我是阿莞,独一无二的阿莞。这一世,我只愿携妻之手,幸福和快乐终老。************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最新,不像的再次穿越言情,评论交流每天更新!齐家满门抄斩了!齐家满门抄斩了!。

    齐正匡来了?听见银杏这话,齐莞欢快的心情添了一分阴霾,面上神情却不显,而已皱眉头问,“老爷到哪里了?”“了进屋了,夫人回去相迎,使了人回来给姑娘说一声。”银杏回道。齐莞秀眉轻轻地一蹙,“我们也去去迎接老爷吧。”较为于丫环下人们难掩脸上的喜悦,齐齐莞秀眉轻轻一蹙,“我们也去迎接老爷吧。”。...

    齐正匡来了?

    听到银杏这话,齐莞轻快的心情添了一分阴霾,面上神情却不显,只是皱眉问,“老爷到哪里了?”

    “已经进门了,夫人出去相迎,使了人过来给姑娘说一声。”银杏回道。

    齐莞秀眉轻轻一蹙,“我们也去迎接老爷吧。”

    相对于丫环下人们难掩脸上的喜悦,齐莞完全看不出有欢喜的表情,只是不急不缓地走出自己的院子,朝二门的方向走去,还没走出内院,就已经见到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在众人簇拥下走了过来。

    她的父亲刚过而立之年,正是男子最是风华志气的时候,加上有显赫的身世,生得又是面如冠玉,气质温文儒雅,这样的男人……即使已经成家立室,仍吸引不少黄花闺女的目光。

    齐莞停下脚步,微微敛下眼睫,掩去眼底清寒的眸光,向齐正匡敛衽施礼,“父亲。”

    齐正匡和陆氏在说话,已经走到齐莞面前,见到女儿时,脸上释开笑意,“起来,阿莞。”

    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齐莞脸上已经恢复如常,嘴边带着温顺恬静的微笑,目光尊敬地望着自己的父亲。

    “姐姐!”齐正匡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稚嫩的声音,接着,在众丫环小厮中跑出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冲着齐莞怯生生地笑着。

    齐莞怔了一下,朝着那个长得圆润可爱的小男孩愣愣看了一会儿,才从想起他是谁,嘴角忍不住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眼尾微微弯了起来,“瑞哥儿!”

    “这孩子,一路上就一直问,是不是很快能见到姐姐。”齐正匡在旁边笑着说道,低头看着齐瑞,“好了,如今见到你姐姐,是不是高兴了?”

    齐瑞眯眼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过来,瑞哥儿。”齐莞喉头有些发紧,瑞哥儿是秋姨娘的儿子,秋姨娘原是陆氏的配房,后来才指给齐正匡当通房,生下瑞哥儿后就抬了姨娘,因为是陆氏一手调教出来的丫环,所以性子比较绵软,对陆氏也很忠心,常带着瑞哥儿到上房给陆氏请安。

    瑞哥儿不知怎么的,自幼就喜欢粘着齐莞,有时候都让人以为是同胞姐弟了。

    齐莞从来没恨过秋姨娘和瑞哥儿,在她失去一切的时候,他们仍然对她很好,可是,他们最后都死在她的计谋中。

    她亲眼看着他们被砍头,那时候,瑞哥儿还刚成亲没多久,媳妇儿正怀着他的骨肉……

    “姐姐,我来接你回家的,我还带了好多好吃的给你。”瑞哥儿向齐莞扑了过来,张手拉住她的胳膊,童言童语地叫道。

    齐莞轻笑出声,“瑞哥儿想姐姐了吧?”

    “姑娘,少爷天天念着您,要不是他在老爷面前吵着要见您,老爷还不肯把我们一起带来呢。”秋姨娘站在陆氏身后,笑着对齐莞说。

    “老爷,您舟车劳顿的,还是先回屋里歇息,稍后再让阿莞陪您说话。”陆氏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轻声地跟齐正匡说。

    齐正匡含笑点头,向前走了几步,又吩咐道,“唐先生的马车稍后就到,你吩咐几个下人在外院给他安排住处,再拨两个丫环过去服侍。”

    陆氏愣住了,“唐先生也来了?”

    “嗯,有要事要做。”齐正匡没有多解释,只是一句带过。

    唐先生是太子的幕僚,为什么会跟齐正匡一起出现在锦州城,理由根本不需要多问,大概又是要为了太子拉拢什么人,或是做什么勾当,反正不是她们女流之辈能问的。

    陆氏一向不多问齐正匡在外头的事情,知道丈夫这次来锦州城不是专门为了来陪她有些许失望,但这失望的情绪很快就被她忽略了过去,“老爷放心,我会安排妥当的。”

    齐正匡对于陆氏的办事很是放心,点了点头,便大步地往上房而去。

    “你带瑞哥儿也去歇息,若是饿了,就先到小厨房下点面吃,请安的话,就等休息过后再说。”陆氏转头对秋姨娘说。

    秋姨娘恭敬地屈膝一礼,“是,夫人。”

    “母亲,我要和姐姐在一起。”齐瑞睁着又大又圆的眼睛看着陆氏,小声地哀求。

    陆氏摸了摸齐瑞的小脑袋,柔声说,“你都坐了好些天马车,不累吗?先回去休息,以后天天能陪着姐姐了。”

    齐莞是真心喜欢这个弟弟,见他还是如记忆中那样喜欢粘着自己,心中颇有感触,忍不住便开口,“娘,不如让瑞哥儿先到我那儿吧。”

    秋姨娘急忙说,“那怎么好呢,这样会麻烦姑娘您的。”

    齐瑞却高兴地跳了起来,“好啊好啊,姐姐和我在一起。”

    “就这一天而已,谈不上麻烦。”齐莞淡淡地说。

    人的感情总是很奇怪,她并不讨厌秋姨娘,在上一世,母亲下世之后,秋姨娘真真实实地痛哭了好几天,往后对她的态度也从来没改变,因此杨君柔也不待见她,可即使如此,她仍无法真心接纳这个和母亲共事一夫的女子……

    大概是因为当年父亲进了秋姨娘的屋里,母亲却偷偷地在夜里抹泪,所以她对所有的姨娘都有种抵抗的心理。

    特别是对杨君柔和齐茹的生母连姨娘,连姨娘是齐正匡还没成亲的时候就在屋里服侍的通房丫头。

    秋姨娘诺诺地应了一声。

    陆氏让齐莞先带着齐瑞回去,自己则跟上了齐正匡的脚步,一同去了上房。

    牵着齐瑞的手,齐莞望着齐正匡的背影,眼底温情的笑意越来越淡,谁也看不出来,她是得多努力才能忍住心中那股强烈的恨意,或许以前她对这位温柔儒雅的父亲是有感情的,但现在的她,能够忍住怨恨不去和他作对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姐姐?”齐瑞拉了一拉齐莞的手,“你不开心吗?”

    “没有,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齐莞回过神,低头看着弟弟,“是不是有话要对姐姐说呢?”

    齐瑞看了身后的丫环一眼,抿了抿唇没说话。

    回到屋里之后,齐莞让沉香去厨房拿些点心,也让齐瑞的丫环下去休息,这才点了点它他的小脑袋,“越来越鬼灵精了。”

    “姐姐,我听说父亲要给您定亲了。”齐瑞见屋里没有其他人,这才小声地告诉齐莞。

    齐莞挑了挑眉,含笑问,“这话时谁说的?难道是你偷听父亲说话了?”

    “不是不是。”齐瑞急忙摇头,“我没有偷听父亲说话。”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告诉姐姐,嗯?”齐莞其实心中有数,这一幕在她脑海里曾经出现过,只不过当时她又羞又恼,觉得自己被父亲当成了棋子,却从没想过瑞哥儿这话到底从哪里听来的。

    齐瑞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毕竟他答应了不说的。

    齐莞故意板着脸,“瑞哥儿不乖了,有什么事都不跟姐姐说。”

    “我说我说,姐姐不要生气。”齐瑞急忙拉住齐莞的手,委屈地说,“是二姐姐跟我说的,她说你一定不会欢喜的,觉得姐姐很可怜,她还让我不要告诉你,可是……”

    “可是瑞哥儿不想姐姐不欢喜,对不对?”齐莞摸了摸他的脸,笑着问,心里冷哼,果然是齐茹!她想利用瑞哥儿做什么?

    齐瑞重重地点头,“姐姐,你去跟父亲说,不要定亲了,让二姐姐去,反正她是愿意替代你的。”

    “这话也是她说的?”齐莞诧异地问。

    “不……”齐瑞怯怯地摇头,“我听到二姐姐和刘姨娘这么说的。”

    齐莞心头一凛,“这事姐姐自有主张,你以后莫要再提起了,知道吗?”

    “嗯。”齐瑞见齐莞没有生气,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沉香端着点心走了进来,齐莞不再继续问下去,而是看着瑞哥儿大口大口地吃着点心,心里却琢磨着齐茹的用意。

评论
评论内容: